注册

与古汉语相通的儋州话


来源:儋州政务网

华南师范大学梁猷刚教授在《广东省海南岛汉语方言的分类》一文中提出:“粤语系统的儋州话,是本岛汉语中仅次于琼文话的一种方言。五言律诗的平仄,可以看作“平平——仄仄”或“仄仄——平平”的基础上再加一个音节,就是近体诗的四种基本句式。

儋州有90万人口,汉族占93.4%,约84.2万人,少数民族占6.6%,约5.8万人,以黎族和苗族为主。语言方面与海南各市县最大的区别是语言繁杂,流行8种,以讲儋州话为主,海南流行讲的海南话,除少数民族地区外,其他人基本不会讲。

第一节:儋州地区流行语言的划分

操讲儋州话流行于中北部地区,占总人口80%,约70万人,有北岸音、水南音、昼家音、山上音、海头音、五湖音之区别,昌江、三亚部分地区也讲儋州话。

操讲军话流行于中和、那大、王五:长坡几个墟镇上,占总人口5.7%,约5.4万人,亦称古代官话。操讲客家话的流行于南部的兰洋、南丰、和庆、那大等地区,占总人口的4.2%,约3.8万人。操讲临高话的流行于南部的和庆、那大地区,占总人口的3%,约2.7万人。操讲黎话的流行于兰洋、南丰。雅星地区,占总人口的5.1%,约4.5万人。操讲苗话的流行于南丰、番加山区,占总人口0.2%,约0.19人。此外,还流行讲白话、普通话。

第二节:专家对儋州话的评价

修编于明代的《儋州志》这样记载:“儋州人来自旧高州、梧州两府,儋州话保留着粤语的一些特点,但也渗透海南各地方言的一些共同特点。”

台湾著名教授丁邦新博士通过儋州光村地区旅台人员林先生的发音研究,于1979年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十二届国际汉藏语言学会研讲会时提出:在中国目前流行的地方汉语方言当中,儋州话最接近古代汉语,可以说与古汉语相通。

华南师范大学梁猷刚教授在《广东省海南岛汉语方言的分类》一文中提出:“粤语系统的儋州话,是本岛汉语中仅次于琼文话的一种方言。”

第三节、儋州话的特点

1、自成一系的汉语方言

清代学者考究,儋州话“乃高州、梧州传来”。“外人来儋,惟高梧人为先且多,故其言传遍乡间”。高州、梧州话为粤方言,儋州话属“粤语系统”。梁猷刚教授说:“粤语系统的儋州话,渗透着海南岛各地的方言的一些共同特点。”张振兴教授说:“儋州话属于粤语系统,但是与广东大陆的粤语还有明显的区别。”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丁邦新认为,“儋州话为一个除了闽、客、粤之外的华南新方言”,“最接近古代汉语”。可见,儋州话在汉语方言中组成一系。

2、保留中古字苔齐口声调。

汉语语言发展的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上中、中古、近古和现代四个时期。上古音指先秦两汉时期的语言,《诗径》音是其代表。那时大陆移民刚进入儋州,地区性的音调仍未形成。中古音指六朝到唐宋时代的语音,以《切韵》音系作为代表。从儋州l语音符合韵律来看,和中古的字音和声调非常相似;基本上保留了中古字音和声调。

3、严格区分字音和口语的不同。

字音、儋州人讲“字眼”。如山——口语讲tan,字音念san;静——口语讲sing,字音念tig。传统的字音,带有中古音色彩,可以准确审辩字的平声仄声,习作格律诗词楹联较为容易。儋州话常常是一词多义多音多形,形音义连成一体,音同音近,互相假借,转义繁复。如“四”字,按次序读“1、2、3、4”里的“4"时,读diang(生),也可读dei(死);而读“四五六”、“七七四十九”之类排列的“四”字,只准读“死”;但在五湖四海,四通八达等成语里的“四”,只能读di(式);而一句话中出现两个“四”字,如四六二十四,第一个四读“式”,第二个“四”读生;对人辈份的称呼,如四女、四侬、四哥、四叔,只能念chuong(长):对单个数学称呼,如四日、四人,要读二双日,二双人;但碰到四十之类双数词,只能念生拾,不可读二双拾。可见,儋州话的一字多音,按不同对象进行语言替换。

4、表达相当准确形象。

如喝酒,儋州话根据喝酒的形态、多少、情绪,有十多种讲法,在全国相当罕见。例喝酒、吃酒、吞酒、挨酒、嚼酒、吹酒、美酒、尝酒等。如洗澡,儋州人讲洗皮,相当准确;怀孕,儋州人讲有喜;女人月经来,儋州人讲洗身。流传的二句半:“?姑体式真闪趣,不知交姑几美雅”。“花香千里蜜追觅,木尾娜袅引鸟投。“猪泡打人不几疼,啪啪声是恶敌人。”“天前地晒干猪食,不忌北风不忌南”。“怎生你个心汉塌,塌了再包丢锁匙。”“不来而讲不来话,莫骗咱哥踩牛屎”。等相当形象。

第四节:儋州地区流行的语言溯源

儋州话——梁大同中,冼太夫人平定儋州,梁陈隋三代,儋州地区的大小官吏,均由冼夫人的夫君冯宝家庭从高州、梧州两府调来。他们带来的粤语体系,经过和本地流行语言的结合!到唐代时,正式形成儋州话。故修编于明代的《儋州志》说:“儋州人来自旧高州、梧州两府,儋州话保留着粤语的一些特点,但也渗透海南各地方言的一些共同特点。”

军话——属汉语北方官话语系统,与古代南省官话正音相同。乃五代前士大夫戌儋,遂相传司,故名“军话”。

客家话——接近梅县标准的客家话,清嘉道至咸同至间(1796——l874年)潮州和肇庆府等地多次发生祸乱,百姓逃迁儋州居住而讲的语言。

临高话——称翁贝语,与侗台语有亲属关系。《琼台志》曾认为是“西江黎话”;德国史图博著《海南岛民族志》认为是“秦汉语的混合物”,陈明枢写的《海南岛志》说是“与缅甸语颇相似”。经中国科学院、中央民族字院民族语言专业研究,认为具有“古越语的成份”,“属于汉藏语系峒秦语族壮秦语支的一种语言”,“与壮语十分接近”。随汉马伏波将军来儋州后落户临高的广西官兵,应是临高话的祖先。

第四讲:关于儋州调声

调声,准确的写法是“娌声”,解放前民间流传的手抄本就是用“娌声”。过去的《辞源》这样解释“娌”字一(弟3切音窕韵去声)娆也。“娌歌”跳歌也。(左诗赋)何晏日:“巴人讴歌,相引连手而跳歌也”。读音与“调”字第一音“diao”相同。(“调”字还有第二音读“tiao”),从音调与动作形式,完全相符“调声”。而诃声这个词是六十年代初,广东有名音乐家关慧棠女士到儋州采风,座谈会上有的提用“耳声”,有的建议用“依声”、“e声”,关女士按群众口音,结合音乐曲调特点,提出用“调声”,一锤定音,群众接受,社会公认。

第一节:调声溯源

调声产生于什么年代,历来说法不一。从《儋州志》记载来看,北宋以前,调声在儋州已相当流行。因苏东坡居儋时,常常听到“夷声彻夜不息”,“黎歌蛮舞视公旧”。“书声琅琅,弦歌四起”。史书也这样记载儋州民俗:“春则秋千会邻峒男女,妆饰来游,携手并肩,欢歌互答”。山歌为独唱,二人对唱,不需大动作配合。调声多为群唱,晚上唱,节日游唱,有歌有舞,所以东坡及志书记的活动实为调声。

今年初,海南省政府把儋州调声作为民间民俗文化保护启动项目上报中央,认定儋州调声产于西汉,盛于唐代。从文学理论上说没有错,因为民间艺术总是劳动人民在劳动中产生,口头创作,口头流传。而西汉时儋州已建儋耳郡,当地人民群众有自己爱好的歌舞是很正常的,从事实上看,普遍流传在儋州地区的拗口令:“丽丽板板,叫古南山,南山独斗,独斗义山,义山麻球,麻来宗旨。”可以说是儋州第一歌,其接近调声的长短句,又与《诗径》相似,但至今无人懂其意思。流传这样一首歌:“山歌出处难知尽,至今不知几多春,传说天皇始唱出,传予今世爱歌人”。有天皇就有儋州山歌调声,虽然有点夸张,但说明调声山歌产生很早很早。今年5月3日,儋州人,省财政厅厅长陈海波博士策划了一次儋州北岸调声联谊会活动,因为多数人都认为调声产于北岸地区。至于有的人提出调声是清代海头珠江人车水唱歌而产生的,今天已没有多少人赞同这个观点,连提出者不少已改口。而先有山歌还是先有调声,至今仍有不同的观点,我的意见先有山歌,后有调声。因先有调声,后有山歌不那么合情理。如果没有山歌作词配曲,而先创造出调声曲调,没有音乐专业水平的群众是不可想象的。

第二节:调声的特色

关于调声的特色,陈海波博士为北岸调声联谊会活动写的一段前言相当形象:“儋州调声,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相传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儋州调声发源北部地区。它的特点可以概括为:唱词丰富,通俗易懂;曲调悠扬,铿锵美妙;动作整齐,富有节奏;唱演结合,声形并茂。集曲艺,山歌、诗词为一体,是一种以比兴为基本表现手法,讲求宫商与韵律,集体“调”(唱)演的民间艺术。儋州北部调声,男的“调”出豪放粗犷,充满激情和力量,有如惊涛拍岸,排山倒海,催人奋进;女的“调”出温柔细腻,充满情感和魅力,好像春风化雨,行柳婆婆,令人陶醉。

儋州调声的特色,主要从语言,曲调、艺术、动作四方面看。语言特色,通俗优雅,朴实自然,准确鲜明生动,富于形象性和感情色彩。曲调特色,以二句曲调和四旬曲调为主,也有三旬半体,六句体,长短句体,格律与古体诗相近,韵律比古体诗严。曲调有热情、奔放、优美的音乐旋律,但其曲艺韵调又变化无常。艺术特色方面,尤以抒情、说理、讽刺、夸张、烘托、渲染、对比、引用等方法为常用。如举人张刚的情歌:“被风不怕身寒冷,心红不忌路熟生;寻梅踏雪思春色,转水绕山放步行”。抒情、夸张达到顶峰。“泪满似江边泛浪,心如石压重难当”。的比喻手法:“泪流浦浸江河满,任意人推只大船”的夸张手法:“蝇咬蚊死蝇狂笑,蚂蚁兴兵去验尸”。的拟人好法,都相当生动形象。动作特色,如浪如潮,灵活无极。以扎马、搂身、甩手、摆项、勾小手指、打颈花、妹眼神为基本动作。

第三节:调声的发展

调声由于不断地升华发展,才成为艳丽夺目的南国奇葩,在祖国的文艺百花园中永开不败。其发展,大致有四个阶段。

1、升华。北宋期间,受苏东坡的影响,调声歌词从通俗到成诗,使调声提高了品位,出现了质的升华。东坡设馆收徒教学,他的学生有一情人唱歌相约,不会解。这首歌是:“高根杨柳参天顶,八三不是二十四,五六不是逢三十,哥知变通侬话灵。”东坡听后,为他解释,情人约你十一日晚上十一时在椰子头下见面。可东坡爱好儋州民间文艺。

2、普及。清代乾隆年后,大批文人参与,调声从一般百姓进入学堂,实现了普及。现在流传山歌的著名文人还有黄河清进士,陈圣与解元、吴德义才子、张绩举人、唐丙章举人、王云清进士,充分说明了文人的参与。有一个插曲:王云清中进回来后,调声泛滥,王进士等地方头人曾提出禁止调声山歌。他到木棠见到人们照唱照调,想抓人。有一名艺人唱歌讽刺他:“诗书有本歌无本,何曾进士爸敌咱。唱歌人是贪花色,该知贪花拼状元”。禁止令才解除。

3、入剧。海南流行一句俗话:“文昌无黎,儋州无剧”。八十年代,以唐宝山为主要代表的一批民间艺人,在县政府一些有远见领导支持下,解放思想,大胆创新,编演儋州歌剧,把调声搬上了艺术舞台。特别是县委书记何友信,顶住“文革”禁止调声,打成“封”资修“旧文化的压力,旗帜鲜明地支持儋州调声,使其成为儋州特色文化之一。林芝畅、黎焕都、吴焯明、羊经位、戴青云、陈开就等领导为发展儋州调声艺术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4、成节。新世纪初年,得到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创立了“儋州调声艺术节”,即每年中秋节为调声节,使儋州调声成为海南文化的重要品牌。海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洪寿祥说:“被誉为南国乐坛奇葩”的儋州调声,既是儋州民间文化的“品牌”,也是海南文化的‘品牌’。成为海南四大文化节日之一。(其他三个是椰子节,三月三,欢乐节)

第五讲:关于儋州山歌

儋州山歌是儋州民歌的主要类型之一,她不仅具有严格的平仄声律,而且具有独特的韵律。由于节奏流畅分明,语调错落有致,唱起来音韵悠扬回荡,声情激越感人,产生很大的艺术穿透力。

第一节:类别

从句体上划分,儋州山歌有四句体,即象古体诗一样,用完整的四句;..四六句体,俗称“狄青调”,即从四句演变为六句,但第三句三字一节奏,其他五句均七字;二句半体,多为“驳口角”用,二句中间加称呼感叹;三句半体,即第一句只用三字,其他三句照七定旦二如:“真怨叹,怨山离水水离山;怨哥与侬相分拆,拆侬离哥侬闷烦。”另外还有八句体、十二句体。

从内容上分,有情歌、时政歌,教化歌,历史故事歌,横理歌,雀对歌等。

第二节:韵律

儋州山歌虽然是以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口头语言为主体,但每首歌相当讲究韵律,一定要押脚韵。四句体,一、二、四句未押韵;四六句体,一、二、四、六句未押韵。也有少数是句中押韵,句问交叉押韵的。甚至有句首押韵的。如:串字韵头歌《肚闷鸾》:“累风心烦意又乱,担愁不得一时宽。风吹山动木叶影,难转废哥肚闷鸾。”以后以此序歌28字折开,作为后面各首山歌每句第一个字的头韵来创作。

歌韵比较流行的,有36个长声韵和20个短声韵。长声韵是:茶麻、斜蛇、条者,河鹅、螺砣,时潮,来齐、离眉、台洗、梅葵、胡模、茅头、巧妙、流油、逃劳、烦银、冉篮、联鸾、寒盘、神人、混们、沉林、含凛、甜钳、莲年、前言、盐严、乘蝇、堂郎、长阴、怎王、情平、停灵、绫盟、红绒。短声韵有:鸭杂、囚咬、急立、鸽合、发达、鼻辣、贴夹、接叶、铁蔑、决裂、失物、脱夺、作乐、国药、借席、惕戟、竹木、雪月、击敌、斥贼。

第三节:声律

声律就是我们平常写诗的平声仄声。现在流行的普通话只有阴平、阴平、上声、去声四种声调。古代还有入声调,儋州话不论字音口语,仍保留有入声调。

按照羊中兴先生的研究,将儋州话的所有字音归入阴、阳、上、去四种说法,去调界定为第四声,如平、人、鱼、来等字;上调界定为第3声,如,量、后、被、任等字;阳调界定为第2声,如江、关、书、衣等字;阴调界定为第1声,如水、手、海、鼓等字。那么,第2、4声为“平平声”,第1、3声为仄仄声。即24=平平、13=仄仄。

其基本横式:

仄起格——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例:一世人生得几久,一年四季换春秋;

人生不得千年老,不似水干水换流。

平起格——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例:嘭嘭拼了嘭嘭拼,猪仔吃食狗仔争,

妈握棍伸打狗仔,打着猪仔眼核瞍。

其规律是:1、按照双音节平平仄仄交错组合排到;2、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3、第二句未必须是第2声;4、句中最后三字属于“单音节+双音节”格式时,不准“下三连”,即连成平平平或仄仄仄。

第四节经典山歌赏析

搂搂哩呵搂搂哩,屋底廊岗种荔枝。

荔枝生得肉人吃,龙眼花开到几时。

去呵世学不识字,读书利怕费心机。

吃了的不想做,不听母爹催促他。

月怀丹桂春不老,咱哥情义比天高。

百年水浸石不烂,千年金菊万年桃。

情泪浸人心疼烂,情字杀人无血痕。

欠钱债慢还钱债,情债知将的去还。

莫尽嫌咱是老爸,头春甘蔗二留楂。

几老谷藩点下地,不久自生小嫩芽。

匆尽与领导略脏,宽路不登窄路登。

三十岁有当局长,五十岁有做股长。

有志读书勿尽厌,黄蜂怎忌竹枝尖。

万事交间勿怨若,几多海水喜成盐。

唱口山歌得去省,爽快不知讲人听。

不有毛主席的话,怎知广州道路行。

祝毛主席身体好,健康寿万岁千秋。

千里举杯来祝福,欢呼声震动全球。

骑摩托车射老鼠,茅房吊项电视机。

娶人亲妇全村醉,落水打风去钓鱼。

煎鸡腊鸭且街上,几塌鼻人利见香。

羊打边炉高级酒,补阴连顺补与阳。

女人衣着多花样,真似金鱼玩水缸。

连衣裙项呢龙袜,风吹不知几乐凉。

人生在世要勤奋,花开不得百日新。

年小不努力拼搏,年老丫颔北暑人。

第六讲:并于儋州诗词

儋州的诗词创作活动,逐年发展,成绩斐然。2001年全国第十届中华诗词研讨会曾在儋州召开,2002年4月又被授予“全国诗词之乡”称号。儋州诗词成了儋州特色文化的重要品牌。

第一节儋州诗词的特色

1、东坡居儋诗风影响明显。

东坡谪儋三年,留下诗文269篇(首),由于东坡名气太大,他的诗文对儋州人影响很大。但必竞年老体弱,又是受压被贬,所以居儋诗多为抒发诗人穷苦,孤寂悲凉、闲适、旷达的情怀,消沉的基调为主,但也有诗人不为艰难困苦所折服的豪情,旷达乐观的襟怀有只寸也跃然纸上。不管写得多么细腻、清新、传神,都是反映其。晚年复杂的心态。这种风格在儋州诗里明显凸现出来。

2、山歌诗广为流行在民间。

宋前儋州山歌较为流行,宋代受苏东坡的影响,诗的意境进入山歌,使山歌出现质的升华。由于儋州话为粤语系,平仄用韵,多符合格律,出现了不少符合绝句韵律的山歌,这类山歌称作LLf歌诗,在民间相当流行。如,“歌似竹根生竹笋,一根生笋发千根;千年歌海歌不断,辈辈斑斑出杰人。”“晚翠松林松茂盛,山明水秀鸟欢声;渡槽架在云深处,千里良田似镜平”。“鹧鸪鸡也鹧鸪鸡,谁人叫你路边啼,你为多言遭石死,我因无语被夫离。”用口音唱是山歌,用字音吟是诗。

3、应酬奉和诗进入百姓家。

在儋州,凡结社,或遇进祠堂、入室、升学、结婚、当兵等喜事,及成服等悲事,题诗撰对,贴满四壁,成为一大特色。不少作者都是来自农民。特别是有作者题一首诗出来,奉和者成千上万,你唱我和,热闹至极。

4、田园山水诗多有精品问世。

儋州流行的田园山水诗较多,也比较好,因为取材容易。自然风光,田园景色,场圃农事,退隐生涯,都是其抒写描进的对象。田园山水诗,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发人之所未发,言人之听未言,不碍天,不碍地。不论什么政治风云,都可说得过去。非常适合我们这种边远、又没有任何政治势力的地区文人听为。如清代进士黄河清的田园诗:“旭日霞开辩海乡,山峰翠色远于将。水心那受蛮烟染,独吸清溪胜酒浆。”“午风轻淡树生香,引得浮阴色载阳。嗟我农人犹力作,汗流满面发沧浪。”“农村傍晚向鱼梁,轿马前途匪客装,不惜忘签归步急,呼传篱苍剪条杨。”多么清新通俗,简朴亲切,颇有山歌诗风格。

第二节儋州诗词的发展

儋州诗词的发展,大致经历了打基础、普及、东山再起,成诗乡四个阶段。

1、打基础阶段。有的亦称“两基础”,即东东坡居儋敷扬中原文化之遗泽和清代中叶桄榔诗社的成立。前者使儋州人喜爱上诗词,而且诗的意境进入山歌,出现山歌诗,后者使唱和之诗风基本形成。

2、普及阶段。“五四”运动前后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l917年陈有庄拔贡成立王五诗联社,带动全县有24个诗学社团的成立。在民间学习做诗,普遍掌握诗的韵律,这批诗联社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3、东山再起阶段。解放后,l957年反右扩大化,一批教师,干部因题诗被上纲上线成了右沛;“文革”十年动乱,诗对当作旧文化惨遭推残,几乎无人敢做诗。八十年代初,王五诗社,松涛诗社率先成立,在此带动下全县又成立了诗词社团14个,好诗之风再次兴起,诗词在儋州东山再声,再次得到普及。

4、成诗乡阶段:儋州建市后,在市委市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成立了诗联学会,中华诗词学会,集中诗对爱好者四、五百人在一起作诗,还出版了不少诗集。2002年被国家授予了“全国诗词之乡”的称号。白此,称儋州为“诗乡歌海”,才有根有据。

第三节:近休诗创作的关键

诗歌的创作有古体诗(包括古诗)和近体诗之分。古体诗,句数不限,一首古体诗,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长,韵律没有严格的规定。虽隔句押韵,但可押平声韵,也可押仄声韵。这种诗,有时亦称“乐府”。如《诗径》、《楚辞》,汉朝著名的《陌上桑》、《东门行》,南北朝的《子夜歌》,唐代李白的《将进洒》、《行路难》等。这种古体诗,在儋州并不流行。

近体诗有四大特点:1、句数固定,四句五字式称五绝,四句七字式称七绝,八句五字式称五律,八句七字式称七律。2、押韵严格。3、讲究平仄;4、要求对仗。这种近体诗在儋州相当流行。

1、关于押韵:绝句的一句、二句、四句的韵脚必须是同一个韵中的字,律诗的一句、二句、四句、六句、八句的韵脚必须是同一个韵中的字。

押韵,隋代时分为l93个韵,北宋时分为206个韵。南宋定“平水韵”,包括平声30个韵,上声29个韵,去声30个韵,声17韵,儋州人作诗,基本上遵循“平水韵”。

上平声有一东、二冬、三江、四支、五微、六鱼、七虞,八齐、九佳、十灰、十一真、十二文、十三元、十四寒、十五洲;下平声有一先、二萧、三肴、四豪、五歌、六麻、七阳、八庚、九青、十蒸,十一尤、十二侵,十三覃,十四盐,十五咸。上声有一董、二肿、三讲、四纸、五尾、六语、七虞、八礼,九蟹,十贿,十一轸,十二吻,十三阮、十四旱、十五潜、十七筱,十八巧,十九睹,二十奇,二十一马、二十二养、二十三梗、二十四迥,二十五有、二十六寝、二十七感、二十八琰、二十九赚。去声有一送、二宋、三绛、四真、五未、六御、七遇、八霄、九泰、十卦、十一队、十二震、十三间、十四颗、十五翰、十六谏、十七露、十八啸、十九效、二十号、二十一筒、二十二杩、二十三漾、二十四敬、二十五径、二十六宥、二十七沁、二十八勘、二十九艳、三十陷。入声有一屋、二头、三觉、四质、五物、六月、七曷、八黠、九屑、十药、十一陌、十二铴、十三职、十四缉、十五合、十六叶、十七洽。平水韵,习惯称“佩文诗韵。”

2、关于平仄

平仄是形成近体诗最重要的因素,基本要求是平仄相间,以求到声调的抑扬顿挫。

平仄起源于梁代的永明体诗,发展成近体诗的声律,再影响到后来的词、曲的格律。中古汉语,平是平声,仄是非平声,包括上声,去声和入声。现代汉语没有入声,平声包括阳平和阴平。近体诗的声律,阴平阳平为平声,上声去声为仄声。

五言律诗的平仄,可以看作“平平——仄仄”或“仄仄——平平”的基础上再加一个音节,就是近体诗的四种基本句式。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

七言的近体诗,在前面加上相反的平仄: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第一,仄起仄收式(七言即平起仄收)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第二,平起仄收式(七言即仄起仄收)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第三、仄起平收式(七言即为平起平收)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第四、平起平收式(七言即为仄起平收)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但要注意:做诗有个口决:“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即一、三、五个字、可平可仄但不要拗口,但二、四、六个字的平仄必须分明。

第三、关于对仗

律绝(五言四句、七言四句)完全不用对仗,但律诗必须对仗。其中,第一联称首照,第四联称尾联不用对仗。第二联称颔联,第三联称颈联必须对仗。

所谓对仗,虚对虚,实对实,同性词(词组)对同性词(词组)。但还有两种特有的对仗,即借对和流水对。

借对、是利用一字多义的现象的构成对仗。如一个字有甲、乙、丙多种意义,诗中用甲义,可以借用它的乙义或丙义的另一字相对。如:“酒中堪累月,身外即浮云”。目是年月,借用日月的月与云对。“竹叫。于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竹叶是酒名,借用竹子的号与菊花对。有时也可借对是借音。如“翠黛不须留五马,争恩只许任三年。”借“皇”为“黄”与翠相对。

流水对,即一联中的两句,字面是对仗,意义是相承,两句意义上都是说一句话。如“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鱼泉”。

另外,近体诗的句法还有四种情况:活用、错位、省略、紧缩。

这里再补充说明,本讲义所说近体诗的创作要领,以北京大学七、八十年代时期的教材《古代汉语》为依据,应该是全国最标准的提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红亮]

标签:平仄 儋州调声 田园山水诗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