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NEVC 2021 | 江西赣锋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王晓申:锂企业如何匹配新能源行业的高速发展

WNEVC 2021 | 江西赣锋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王晓申:锂企业如何匹配新能源行业的高速发展

2021年9月15-17日,“第三届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WNEVC 2021)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召开,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海南省人民政府、科学技术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生态环境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能源局共同主办。本次大会以“全面推进市场化、加速跨产业融合,携手实现碳中和”为主题,邀请全球各国政产学研各界代表展开研讨。

在9月17日举办的主题峰会“动力电池关键技术及绿色高效产业生态构建”上,江西赣锋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王晓申做精彩专题演讲。他指出锂企业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源开发跟不上下游市场的需求。他表示要实现可持续的稳定供应锂产品,必须坚持绿色开采这一关键战略。

以下内容为现场演讲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我是赣锋锂业的王晓申,这两天在大会上也有工信部领导提到如何保障锂镍钴的供应,变成了大家都关心的事项,我今天也借这个机会向大家分享一下,过去这么多年来赣锋在这个方面的一些实践和经验。

赣锋锂业实际上是我们最早成立是从金属锂开始做起,刚才讲这个循环里面从锂基底化合物开始的,我们10年在A股上市之后就切入到了上游资源的开发,最早我们11年就进入到阿根廷盐湖,当时还是投了很小的一笔钱,但是这些年来我们的资源光那个盐湖就提升了10倍左右。这几年也在阿根廷、澳大利亚、墨西哥,最近也在非洲开始投锂的资源开发。

16年的时候我们就切入到了电池回收,因为我们当时也预计到电池未来的发展肯定要解决电池的回收问题,这是整个循环过程当中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否则环保问题是很难处理的,也会影响到整个行业的发展,同时电池回收又会给大家带来整个资源再生的来源。15年开始,我们也介入到了下游的电池制造,电池制造我们最初的初心就是想去做固态电池,实际上到现在我们还是初心未改,我们下游电池这一部分的应用现在是涵盖了包括3C、动力储能和工业应用。

从15年到20年,我们有过一个测算的数据,我们锂化合物作为原材料的电动车已经累计行驶里程超过了5000亿公里,当然我们也在思考高速发展背后的潜在风险,包括原材料的供应。刚才大家也讲到了VC这些东西,大家想不到的东西在快速发展过程当中都会有风险暴露出来。供应链的风险整个都会暴露出来,当然有的供应链供应风险短期可以解决的。有些原材料方面的供应解决周期是比较长的,比如说锂的资源,因为它的开发周期相对比较长。在刚才讲到这个电池回收,也是有可能会制约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因为电池的回收如果不能做好的话,可能这个环境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你的出口问题没有解决,整个循环就会出现问题。

最后一个就是未来电池发展的方向,可能也是过去几年电池有几年因为补贴的导向问题,所以行业就会突然转向。三元有一两年突然全部铁锂转三元,随着补贴的退坡以后,后来发现还是要竞争看材料最终的性价比,今年开始磷酸铁锂又变成了一个主角,市场份额大幅度提升,未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呢?电池的发展我们认为还是会有很多的可能性。

刚才也讲到了,高镍材料三元的电池未来可能会在高端的长里程,要求动力性能特别好的电池,还是需要的。随着未来我们铁锂电池的能量密度在逐渐提升,过去几年,我们都认为铁锂电池的天花板可能是160瓦时每公斤,但是实际上这两年已经有了突破了,未来还要更多结合一些新的技术,铁锂电池还是有机会继续提升它的能量密度。当然三元的能量密度还是会相对来说高很多,但是三元相对来说有一些其他安全性方面的问题,相对要弱一些,所以我们未来认为最根本的还是要解决它的怎么样继续提升能量密度的同时,还有保障它的安全性。

锂产品的供应最近大家也可能关注到了锂价格快速上升,尤其是无锡有一个交易盘最近的价格也是上升得非常快,还有亚洲金属网,包括上海有色网的价格大家都看得到,基本上是一天一个价,每天都在涨,上个礼拜又有一个标志性的事情,就是澳洲8千吨的锂灰石拍卖,最后的价格是2240美金,如果折算成我们6%的锂灰石按照CIF中国的港口价格来算已经基本超过了一倍,说明这个价格是供需的反映,可能这个价格有些极端,但是基本面上来讲反映了一个锂的紧缺现状。这个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上游资源的开发,它从勘探到开发建设周期非常长,如果下游增长快速的话,上游很有可能跟不上下游的资源需求。

第二,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全球的一个未来发展方向,就是会强调ESG,尤其是环保。第一个字母就是环保,环保也是制约了未来开发的速度。现在像智利的SQM一直被当地的社区和政府诟病,他们有可能会过度开采或者说对当地的水资源带来一定影响,这些方面都影响了它未来的开采,所以无视QM的扩建也有一些滞后,也是因为这些问题。加上过去生产过程中的排放也是有一个问题,现在不光是说汽车行业要减排,汽车行业要求整个供应链都要减排,我们现在也是面临这样的压力和要求,但是我们也认为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动力。

现在关于退役电池,现在可能大家感觉到还不是那么明显,因为过去几年毕竟这个电动车用的电池量比较小。因为我们从16年开始做电池回收,真正从退役下来的电池,目前的量还不大,大部分回收电池的来源都是在生产制造过程当中产生的,但未来再过几年可能会出现真正退役电池要进入到这个回收市场了。

这个就要考虑到怎么样有效利用这些退下来的电池,当然前些年也一直在研究梯度利用的问题,但这确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包括最近也出过事情,有的做储能电站,可能用梯度利用的问题去做大规模储能,现在国家已经不允许了。那退下来的电池怎么用?如何确保它的安全还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但是我们至少可以把这些退下来的电池变成再生资源,再重新进入到我们整个供应链当中,这一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技术是成熟的。

动力电池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认为主要还是要解决以下几个问题,最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个是过去大家担心的里程焦虑问题,一个解决方案是提高电池的能量密度,我们就是让一辆车可以多装一些电池,现在有的车场他们推出来的新车型目标是要装100度电甚至150度电,这样可以达到8百公里甚至1千公里的里程。但是另外一个角度,随着快充技术的发展,未来快充技术的普及,尤其是直流快充,我们可能会让汽车充电像手机充电一样方便的时候,可能大家就没有充电里程的焦虑了,在那个时候可能也不需要装那么大的电池,每天背上150度的电开来开去就不需要了,因为你随时可以充电。

第二个问题就是电池的安全问题,这个始终是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因为人的安全是第一的,包括最近有一个大的新闻就是美国通用汽车召回了它的19到20年期间生产的车辆,是因为电池安全原因召回的,这个也是凸显了我们认为电池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议题。

再就是刚才讲的各个方面大家都在想解决电池安全问题,有各种思路和各种角度,包括刚才长城汽车也介绍了他们从电池包怎么样把这个热流去引流,还有从大数据的分析来提早预判电池未来衰减的情况,这些都是不同角度去解决安全问题,作为我们锂和电池的生产商来讲,可能还是以从它的本质安全上去考虑,怎么样让我们的电芯做得更加安全,再让我们的电池更安全,和我们整个系统更安全,最终达到整个车的安全性。

锂企业的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的资源开发跟不上下游市场的一个需求,我这一段时间每天都要接到各种各样客户催货的电话,我们现在天天跟客户去怎么样解释,他们也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没有办法增加供应量,这个供应量的增加是有很多限制条件的。

向大家介绍我们目前在海外几个项目的情况,一个是澳大利亚,我们现在有50%的参股公司,还有这个在生产应该是澳洲目前在产的产量第二大矿山,我们参股了其他一两个澳洲的矿山。阿根廷我们目前在建的有一个项目,还有马上第二个项目是今年四季度要开始建设。墨西哥的项目我们计划也是在今年年底开始启动建设。我们现在基本上资源是涵盖了锂灰石、盐湖和粘土三大类型,我们目前的储备资源量是不小的,但是每个盐湖有它的限制,有的不一定是它的资源量限制,而是在于它的水温甚至是当地建盐田的土地够不够,这些方面受到限制。虽然我们已经有5千万吨资源量的储备,但为了满足未来新能源汽车包括储能行业的需求,还是要继续加大在锂资源上面的投入。

这是我们过去这些年产量的变化,我们现在电池级的氢氧化锂年产能在8.1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年产能4.3万吨,但是我们怎么样把我们过去的经验和技术输出到海外团队上,加快海外资源的开发和建设。

阿根廷的Cauchari项目我们现在也宣布要建2期,最少的目标是要再增加2万吨的产能,阿根廷的Mariana是我们上市以后投的第一个盐湖项目,这个项目目前也将近有1千万吨的产量了,我们现在也在为金属锂的原料做准备。墨西哥是全球来讲资源量最大的项目,这个项目我们也是非常看好,准备今年年底开始启动2万吨的建设,我们今年也宣布了要把我们合作伙伴另外一部分的股权全部邀约收购,加速这个项目的建设。

我们在2020年的时候设定的目标是2025年达到20万吨碳酸锂当量的供应能力,2030年以后要形成至少60万吨以上的供应能力。我们今年大概也就是10万吨,所以未来5年20万吨,到25-30年还要翻一倍,所以我们的担子还是很沉重的。

我们未来的战略是坚持ESG战略,做最绿色的开采项目。我们怎么样财能可持续的稳定供应锂产品,要坚持绿色开采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战略。这是我们在阿根廷的盐湖情况,刚才讲到的一个是盐湖,它有一个天然的优势,它这里的阳光很好,所以我们现在这个项目是在盐湖侧的生产。我们就用百分之百的太阳能发电配储能电池来提供夜间的供电,这个项目旁边有一个300兆瓦的政府建的供应站,未来也会为我们供应电力,所以我希要增加更多绿色电力的来源。

在阿根廷这边除了能源的绿色以外,另外还有一个他们对于环保也是非常重视的,尤其是我们有几个盐湖都有一个火烈鸟季节性的栖息区,你要非常小心选取开采区域。我们首先划定了这个项目的核心保护区,在外面又划定了一个缓冲区,把我们最初的一个盐田设计方案全部修改了,我们的钻井和盐田设计全部移到缓冲区之外,也是为了达到环保的要求,也是满足当地环保的要求,同时也是为了这个项目能够可持续生产。

我们在中国国内的一些环保方面实践也基本上已经签好了合同,我们所有工厂的厂房全部要转太阳能发电。另外我们在余热改造,尾气处理上,我们还在研究怎么样能够更高效地降低我们的能耗,更高效地来提高我们的产能和降低能耗。

赣锋可以为材料、电池和回收提供一站式的解决方案。最早的时候我们同行业美国的公司就说赣锋是一个锂的超市,实际上确实是这样的。锂除了这两个大家熟悉的产品之外,其实我们产品覆盖跟电池相关所有的化学品。因为大家只知道这个正极材料需要的碳酸锂和氢氧化锂来做正极的主要材料,但是电解质里也是需要到锂,它要做六伏磷酸锂,可以用到我们的高纯硫化锂来做,还有怎么样从补锂的方向去提升电池性能,补锂的技术路线也是有各种技术路线对应各种产品,基本上我们全都在覆盖。

资源再生这一块也是我们未来非常重视的,也是我们将来重点打造的板块。我们现在电池回收的能力要按照折算成电池的能力,我们是有34000吨的回收能力,我们锂的回收率达到90%以上,镍钴锰综合回收率大于98%以上。未来我们要扩建达到形成10万吨电池当量的回收基地。

这是我们整个内部的一个协同示意图,我们从回收做到三元的前提取,三元的前提取跟我们其他锂又有一些销售的协同效应,因为有的客户同时买我们的前提取或者是碳酸锂。我们可以提供一站式的服务,一个是资源开发,现在很多车企也随着他们开始实施大规模电动车的计划,他们也都意识到未来确保关键材料的供应是变成了非常重要了,所以这一块他们也是非常看重,很多车企现在都在跟我们直接买锂的化学品,包括一些行业里头的领先汽车电动车企。这是一个方面,另外我们也具备电池回收的能力,所以这也是他们非常看重的,这些未来我们可以提供一站式的供应,还有我们现在在海外建的基地,将来我们不光是供国内有生产基地对应中国的需求,我们将来在海外的基地也可以直接对应他们在海外的一些材料厂或者是电池厂的需求。

另外我们从15年开始做电池,刚才讲的就是为了去做固态电池,这是我们的一个初心,所以我们也一直在为固态电池的技术和材料做储备工作。固态电池跟传统的液态锂离子电池来说,它的兼顾能量密度与安全性,打开了另外一个空间。

固态最终的目的就是要用金属锂来做负极,金属锂是赣锋最早起家开始生产的产品,所以目前来说我们还是全球金属锂最大的供应商和生产商,金属锂的品种也是最多的,我们现在也在加大对应未来固态电池可能会用到的各种各样的金属锂的一些产品。

这是我们对固态的一个技术的简单介绍,我们现在有一个半固态技术已经成熟了,我们现在也建了一个工厂已经投产了,同步也在开发我们金属锂在负极的固态技术,现在也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我们也预计未来不久的将来,希望我们的金属锂固态电池也能够用到车上。作为传统的锂企业可能就是简单生产和销售产品,作为现在一体化的公司来讲,我们就要找到行业里面最大的痛点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的责任,另外我们赣锋对于自己的使命就是利用有限的锂资源创造无限的价值,谢谢大家!

(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嘉宾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