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洗澡”背后:一列动车得46个人清洁4个小时

 

作者:董宇

 

当动车缓缓驶入检修库时,北京中铁富红保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海南分公司的保洁员们早已经列队站好,当动车车轮停下时,他们便井然有序地忙碌起来。
   他们的作业是动车保洁工作中最后的环节,他们的工作有着不为人知的神迷,在整个城市都渐渐熟睡的夜晚,他们还奋斗在动车清洁的岗位上。

 

8点30分列队训话: “工作做得再好也要注意安全”

 

夜晚的帷幕已经拉下,海南三亚一级动车检修库内,动车保洁员们齐刷刷的站成了一个方阵。领班欧爱民再三强调工作纪律,“我们要将保洁工作做到一丝不苟,更要注意自身安全。”

这样的话,欧爱民每天都要重复很多遍。

“说这么多遍我一点都不觉得烦,相反不说反倒心里不踏实。”欧爱民说,公司虽然对保洁工作质量做了严格的要求,但更看重员工的个人安全。

训话结束后,动车已经在检修库内停稳,保洁员们秩序井然地将工具准备好,一天的工作悄然开始。


清洁工作无死角 行李架上的每一根钢管都要擦拭干净

 

“动车分有电作业和无电作业两种模式,车厢内的保洁员在清洁的过程中,一半是有电作业,一半是无电作业。在无电作业情况下,保洁员们才能登上车顶,擦拭动车的高压瓷瓶。” 动车所经理蒋亮君介绍说。

在车厢内,动车所经理蒋亮君的手指一直没闲过,他一直在强调要做到清洁工作无死角。行李架、窗沿、裙板、垃圾桶、电视机边……蒋亮君用手指一一检查,稍有一点灰尘都要保洁员返工。
  “蒋经理这个人平时笑呵呵的,一做起检查来就像变了一个人,脸黑黑的,像个包公似的。”同是湖南老乡的谭大姐打趣到,随后谭大姐又说:“我们知道他这也是为公司好,也为我们好,只有检查做得严格了,我们才能保证保洁质量,也为我们省了不少力气。”

 

为动车“洗脸”5种工具同时上2个小时才能忙完

 

动车常年风里来雨里去,每次进入检修库时都是“一身疲惫”,而动车保洁员们就是让动车“清爽”的人。

王斌已经入行半年,他的工作就是清洁动车车头。“这个工作可不轻松,需要5种不同的工具进行清洁,车头的大部分都是玻璃板,对清洁要求就要高一些,动车在高速行驶时,飞虫都会直接拍在上面,最后甚至在上面干枯,这就为清洁工作带来了难度。”王斌一边刷车头,一边介绍着他的工作。

一会儿站在台子上垫脚清洁,一会儿躬下腰清洁动车车头底部。王斌说,一个车头擦干净2个小时,他算上做了一个全身运动。

 

清洁刷子分三种 洁净标准要达到“玻璃窗车体如镜面”

 

在车体外侧,一支队伍正在有条不紊地对动车外壁进行清洁。先用清水将车体打湿,再用刷子刷洗车身。

长刷、中刷、短刷,刷洗车身的工具也有讲究。蒋亮君介绍说,不同的刷子主要针对不同的部分作专业清洗。对于洁净的标准,蒋亮君说:“玻璃窗车体如同镜面一般。”

 

滤网更换有周期 保洁工作连细菌都不能放过

 

保洁员的专业清洁不仅表现在“看得见的”环节,更在“看不见的”环节做得有声有色。

动车在高速运行中是全封闭的状态,车厢内部的空气清洁主要通过空调调节,而空调外部的滤网装置则负责空气的过滤和杀菌。

“可不能小看这小小的滤网,它可是关系车厢内部空气质量的关键。”蒋亮君说,为了保障乘客乘车环境,保洁员们定期会更换滤网,并对滤网进行消毒处理。

 

动车高压瓷瓶情节有讲究 分片擦拭不能有余灰

 

除了动车内外的清洁外,保洁员们还要担负一项事关动车安全的工作——清洁高压瓷瓶。当班的保洁员首先是到动车所监控值班室登记领取登顶磁卡。登记要求很严格,领取登顶卡的登记时间精确到了秒,然后才能持卡打开专门的登顶作业门。

苏庭辉是当晚登顶作业的4名作业员之一,他沿着钢架登顶楼梯,来到一扇铁门前。用磁卡接触铁门感应器,铁门打开。随后的登顶作业员要依次刷卡进入,不能尾随一次性通过。

苏庭辉清洁瓷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擦拭灰尘,如果有丝毫的疏忽,就很有可能酿成大事故。“如果没有擦干净,动车在运行过程中,高压绝缘部件周围就会产生高压电弧,溅出火花,这对动车运行是很危险的。”苏庭辉说。

“尽管已经在无电作业环境下,但登顶作业是一项极其危险的活。”蒋亮君说,公司除了对作业员进行严格的业务培训外,还再三叮嘱作业员要严格依照正常的操作程序来作业,确保万无一失。


出品:凤凰网海南站  合作联系电话:0898-66836551  邮箱:city_hainan@ifeng.com

策划:郑小霞   主编: 罗朴华 罗世容  编辑:吴曼   设计:蔡道成   前端:陈敏

凤凰网城市联盟监督电话:010-60676727 监督及意见反馈邮箱:huly@ifeng.com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2 Phoenix New Medi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