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南的抗日战争 海南人民浴血奋战抗击日寇侵略


来源:凤凰海南

日军登陆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海南岛东部、北部、南部、西部各地的重要港湾和城镇全部沦陷——”  冯白驹所说的潭口渡口位于南渡江下游,是海口去往文昌、琼海等重要城镇的“咽喉”地带,也是日军侵犯海南东部地区的必经之地。

日军登陆不到三个月时间里,海南岛东部、北部、南部、西部各地的重要港湾和城镇全部沦陷——

《画报跃进之日本》杂志刊登的日本军队侵占海南定安中山纪念堂的图片。 海南日报记者李英挺翻拍

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潭口渡口阻击战——琼崖人民抗日第一枪纪念园。 海南日报记者张茂摄

旧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潭口渡口阻击战旧址。海南日报记者张茂翻拍

日寇凌晨侵占海口琼崖纵队打响海南抗日第一枪

1939年2月10日凌晨,日军在原琼山县天尾港强行登陆,不到半天时间就占领了海口、府城地区。在接下来不到三个月时间里,他们以疯狂的镇压、掠夺和屠杀,占领了海南岛东部、北部、南部、西部各地的重要港湾和城镇,令远离祖国大陆的海南人民陷入空前浩劫。

“鬼子登陆后,从海口、府城逃出来的市民躲在潭口渡口一带的灌木丛、树林里,大约有几千人。当时的抗日独立队队长冯白驹为掩护老百姓转移,派出独立队第一中队中队长黄大猷、队附符荣鼎率领该中队迅速赶到潭口,利用地形,构筑工事。日军发现潭口有独立队驻守,不敢贸然渡江,便出动飞机对独立队阵地狂轰滥炸。”原海口党史办主任王修德说“这是潭口阻击战的背景所在,也是琼纵打响的抗日第一枪。”

时任一中队队附的革命先辈符荣鼎已经故去,但他的儿子符小平仍然记得父亲曾经多次对他描述当时的情景:独立队队长冯白驹带着几个警卫兵从大队部疾步走了过来,亮开嗓门大声作出战斗指令,“海口如果被占,敌人必然经由潭口渡江东进。一中队要尽快赶到那里,协同友军坚决阻击敌人,阻滞日军前进,掩护人民群众安全撤退!”

冯白驹所说的潭口渡口位于南渡江下游,距海口15公里,距云龙墟约10公里,是海口去往文昌、琼海等重要城镇的“咽喉”地带,也是日军侵犯海南东部地区的必经之地。

不一会儿,日军果然从海口朝着潭口方向开来,空中的战机轮番对一中队阵地进行疯狂的轰炸和扫射。“杀啊!”一时间沙石横飞,火光冲天,一中队战士高喊口号浴血奋战,一面向低空飞行的敌机射击,一面向渡口对岸的日军不断扫射,想方设法阻止日军渡江。

埋伏在渡口近处的一中队班长李文启被炸断的左脚血流不止,大半截身子埋在炸弹掀起的泥土里,可仍然忍着钻心的疼痛坚持战斗。战友们近在咫尺,可在那缺医少药的年代里,他们连为班长递上一枚止痛药、一包急救包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血泊中战斗到最后一刻……

“仅就实际战果而言,这次战斗规模并不大。但其政治意义则非同小可。”省委党史研究室秘书处处长游宪军认为,潭口渡口阻击战不仅揭开了琼崖抗日独立队历时6年的抗战大幕,也振奋了全岛的民心士气,激励了热血青年投身抗战洪流。

如他所说,潭口渡口阻击战后,许多爱国青年纷纷要求参军参战,甚至一些失掉联络的国民党区乡行政人员、警察、地方武装以及各地的民众抗日自卫团,也要求独立队予以收编或派人领导他们。

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独立队已经从改编时的300多人发展到1000多人,拥有800多支步枪和200多支驳壳枪,被琼崖特委扩编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下辖3个大队和1个特务中队。

但是,尽管抗日队伍迅速壮大,仍然无法阻挡日军染血的铁蹄。疯狂的日军正式开始了对海南的全面侵占。

1939年2月13日,日军的3支特别陆战队共2500多人分乘日海军第五舰队3艘舰艇从雷州半岛深尾港出发,经岛西部海面于2月14日拂晓抵达榆林、三亚强行登陆,使进行反击的国民党壮丁常备队王醒亚部和国民党警察中队遭受沉重打击。商团团长邢福多带领30多人甚至不发一枪一弹便逃入落笔山区,向红花、罗蓬地区溃散。

日军轮番轰炸海南城镇文昌村民自毁房屋阻其步伐

占领榆林、三亚后,日军继续分兵向东西两路进发,并派出数十架飞机轮番轰炸海南南部的各中小城镇。在接下来的3个月时间里,日军攻陷海南各个城镇、港口的噩耗不断传来:2月20日占领定安县城,2月21日占领文昌县城,2月23日占领清澜港……日军不断加快侵略步伐,叫嚣“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海南岛上的抗日力量”。

当日军于4月占领琼海时,他们惊讶地发现,这座当时经济发展水平仅次于海口的城镇——嘉积已经变成一片残垣断壁。原来,为了不让日军实现“以战养战”的目的,这里的百姓早在日军到来之前,亲手将自己经营多年的商店烧毁,逃离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

“我们文昌人又何尝不是如此?”88岁高龄的革命老战士郑心凯不胜唏嘘,得知日军即将袭来,文昌市南阳乡的百姓们首先将人畜和粮食转移到深山老林,再忍痛返乡摧毁房屋、桥梁和交通要道,以阻碍日军侵略步伐,让他们空着手来,空着手去。

可是,空拳赤手难敌刺刀大炮,还很薄弱的抗日力量终究抵挡不了日军贪婪的脚步继续进发。4月16日,由台湾混成旅团的川崎部队与坂垣大佐指挥的海军陆战队在海南岛西部(今洋浦港入口处北岸)登陆,最终于18日占领儋县县城(今儋州市新州镇)。

至此,海南岛东部、北部、南部、西部各地的重要港湾和城镇全部被日军占领,一座座碉堡、码头、港口也被日军迅速建设起来。他们拓宽公路,甚至在南渡江上架设铁桥,以加速对琼崖物资的掠夺和对琼崖的控制。

如今,历经岁月沧桑的南渡江铁桥只剩下断桥残墩,但作为日本帝国主义者侵略、掠夺海南岛的铁证和中国军民战胜日本军队的战利品,仍然静卧在南渡江面上诉说那段血泪交融的曾经。

1942年3月通车的南渡江铁桥,被称为“鬼子铁桥”,由日本侵略军建造,用于掠夺海南资源。如今,党员、学生经常来这里开展勿忘国耻警示教育。海南日报记者苏建强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谷春林]

标签:文昌县城 轰炸 日军侵略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