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战老兵郑心凯: 我生于革命“堡垒户”


来源:凤凰海南综合

“在抗战中,我成了一个‘四无’的人:无村、无房、无家、无亲人。”回忆起艰辛峥嵘的战争岁月,即将88岁的郑心凯老人不胜唏嘘,他家乡的小村庄、自家的房子、美满的家庭都被日本侵略者烧毁,多位亲人被杀害。“那时我还不满15岁,是南阳乡(今文昌市文城镇南新村、南联村一带)儿童团长。”

郑心凯

“在抗战中,我成了一个‘四无’的人:无村、无房、无家、无亲人。”回忆起艰辛峥嵘的战争岁月,即将88岁的郑心凯老人不胜唏嘘,他家乡的小村庄、自家的房子、美满的家庭都被日本侵略者烧毁,多位亲人被杀害。“那时我还不满15岁,是南阳乡(今文昌市文城镇南新村、南联村一带)儿童团长。”

郑心凯记得很清楚,1939年底,日本侵略者占领文昌,同时也占领了南阳。但在地下党组织的游击战不断袭扰下,小股日本军队无法有效控制,于1940年夏撤走了。党组织在南阳可以半公开地活动,组织抗日斗争。在抗战的浪潮里,年纪幼小的郑心凯加入了革命工作。

从土地革命时期开始,党组织就在南阳地区开展工作,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当地党的群众基础非常好。“我家还住过冯白驹呢。”郑心凯说,他就出生于这样一个革命“堡垒户”,父亲早年参加琼崖工农红军,1928年在战斗中牺牲,当时郑心凯才1岁多。在革命氛围的熏陶下,他成为儿童团团员。

1941年7月,琼崖抗日独立总队在美德战斗中缴获了一挺重机关枪,部队领导经过再三考虑,选中了机灵的儿童团长郑心凯保管这挺机关枪。1942年,当时仅14岁的郑心凯正式参加革命工作,并在不久后入党。

1944年,他的第一任妻子、养母相继被“扫荡”的日军杀害,他的家乡陵仔园村被日军焚烧摧毁。“我当时也成了‘四无’的人,幸好革命大家庭接纳了我,培养了我。”郑心凯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胡林]

标签:郑心凯 堡垒户 革命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