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高温战台风 10万西环高铁工人书写“铁人”传奇


来源:南国都市报

从2013年9月,西环高铁建设开工,全线345公里的工地上,10万建设者挥洒青春热血。令池平平印象深刻的是海南西环铁路南海大道双线特大桥的连续梁转体。面对高温,中铁七局新建海南西环铁路项目部副经理李清也印象深刻。

致敬西环铁工人群体,回望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十万铁军建西环

路虽远,行将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

从2013年9月,西环高铁建设开工,全线345公里的工地上,10万建设者挥洒青春热血。工期紧迫,困难重重,2年多艰辛岁月,激情燃烧。他们抗高温、战台风,用艰辛的付出、顽强的毅力书写了一个又一个“铁人”的传奇。他们大胆尝试,用科技创新解决建设中的难题,为海南也为世界,建造了一条独一无二的环岛高铁——绿色高铁。

如今,整个西环高铁建设已经接近尾声,一列列“和谐号”高速综合检测列车满载着未来的希望,正沿着西环高铁往返于三亚、澄迈,进行最后的调试。345公里的铁轨上,激荡着十万铁军建西环的豪迈之歌。南国都市报记者杨金运敖坤

夜幕降临,西环铁工地上仍在进行钢绞线张拉施工。受访者供图

跑步进场

10万铁军满怀热情来琼岛

路,是用脚走出来的,对于西环高铁而言,更是用心、用激情开辟的。在西环345公里的铁轨上,每一颗铁钉都凝聚着汗水和激情,凝聚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们的艰辛与刚毅。

“参与西环高铁建设,将是我一辈子的记忆。”中铁四局新建海南西环铁路项目部总工程师杨玉龙至今记得2013年9月23日这个特殊的日子。这天上午,中铁四局总局召开关于建设海南西环铁的动员会。坐在台下的总工程师杨玉龙心想,“如果选到我去就好了?”

正想着,突然台上清晰念出了“杨玉龙”三个字。

他激动万分,转过头冲着身边同事微微一笑,悄声说:“全球第一条环岛铁路哦。”

从那一刻开始,杨玉龙与西环高铁建设紧紧绑在了一起。当天下午,杨玉龙便带着3名技术管理人员乘飞机赶往海口。杨玉龙负责的西环高铁四标段的建设,范围涉及东方、昌江、儋州,全长近80公里。“这是能够写入历史的工程,也是工期最紧的工程。”对于“时间”,杨玉龙印象深刻,“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时间,每天都要充满激情往前赶。”

刚到的时候,杨玉龙开展“施工调查”,每天仅睡4个小时,白天对西环高铁4标段线路进行沿线施工调查,晚上写报告。一路翻山越岭,过森林,穿河流,没有一天休息。

10天后,一份切实可行的实施性组织设计拿出来了。这意味着海南西环铁路4标近28亿工程的施工总体蓝图已经明确。杨玉龙说:“这就是一个详细作战计划。”

“这么快?”同事们惊讶杨玉龙的速度,“他真的是拼了。”杨玉龙说:“工期紧,我们只能‘跑步进场’,身体上要‘跑步前进’,精神上更要‘跑步前进’。”

几乎同时,陕西咸阳人池平平也来到了海南。池平平是中铁二十一局新建海南西环铁路2标项目部副经理兼总工。抵达海南后,池平平从海口开始走,调查沿途施工环境。经常走进了荒地,到处都是杂草,很难回头,便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耽误了吃饭,饥肠辘辘。

池平平感慨:“西环高铁的铁轨下,每一寸土地都布满了西环建设者的脚印。”

西环铁每个标段的铁军如箭在弦,蓄势待发。西环高铁的建设由此点燃激情。从五湖四海汇集而来的建设者们共计约10万人,为西环高铁的开通而奋进。

他们,被称为建设海南西环铁的“10万铁军”。

科技攻坚

用智慧解决一个个难题

西环高铁建设要构建的是全球第一条环岛高铁。路漫漫其修远兮,建设这条高铁,最不可缺的便是求索破难的精神。中铁二十一局的池平平,便是这些求索破难者之一。

令池平平印象深刻的是海南西环铁路南海大道双线特大桥的连续梁转体。

在那之前,海南没有过这样的尝试。“这创造了海南省首座连续梁成功转体的历史记录。”池平平依然记得,2015年1月14日上午,新建海南西环铁路南海大道双线特大桥连续梁转体开始,重达5496.3吨的梁体以每分钟0.42米的速度沿顺时针方向水平旋转,于10时6分旋转30度后,成功跨越既有西环铁路,实现了海南省首座转体桥成功转体。

这座转体桥在转体过程中,很重要的是支撑点要平衡。西环铁军做到了。

池平平记忆中更深刻的是:2015年2月4日上午,被誉为西环高铁最难“啃”的颜春岭隧道终于正式贯通,比原计划提前1个月。贯通那天,池平平长长松了一口气。

颜春岭隧道是西环第12座贯通的隧道,它所蕴含的危险,注定了它会受到更多关注。颜春岭隧道全长2860米,工期紧迫,但隧道地质条件差,埋深浅,围岩多为火山灰岩,软弱破碎,施工难度大,稍有不慎极易坍塌,是西环全线唯一的Ⅱ级风险隧道。

如何既保证施工的安全,又赶得上速度,是令池平平头痛的问题。

“从中间开挖两个斜井,增加4个作业面,短开挖,勤支护。”在设计的时候,池平平已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挖井增加了作业面,可以使工程节约一半时间,而在建设过程中,分上中下三层来挖,每挖一层就做好充分的支护,再往下挖,可以降低风险。

时至7月,隧道洞内温度让人难以忍受,作为总工程师,池平平每天从早到晚要进出洞几十次。颜春岭隧道的提前安全顺利贯通,为西环按期铺轨和通车奠定了基础。

池平平完成了这个任务,便投入到下一个任务中去了。西环开工以来,池平平负责施工的标段共有10联连续梁(其中包含海南省第一例转体桥南海大道双线特大桥)、西环铁路全线控制性工程颜春岭Ⅱ级高风险隧道、海口火车站站场改造及弱膨胀岩深路堑开挖等很多专业性强、施工难度大、技术含量高的项目。每一项,池平平都顺利地交出了答卷。和池平平一样,许多铁军在这条铁路上倾注着自己的智慧和心血。每一个困难的克服,都是一段可歌的传奇。

铁人意志

战高温阳光下迸发出最靓丽的的色彩

海南的热,给铁军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每到夏季,骄阳如火,烤炙着铁军的脸庞、背脊,将白脸庞晒成黑脸庞。十万铁军中,有多少黝黑的农民工脸庞闪现!

来自安徽宿州的农民工彭建华在工程结束后,已经回故乡去了。但他在新建海南西环铁路4标五分部工地上的黑脸庞和忙碌身影,却留在了工友们记忆里。

彭建华是一名施工班组带班员,今年38岁,皮肤黝黑,眼神坚毅。

2013年,彭建华和五六十个工友一同抵达海南时是11月,安徽已经冷了,海南却仍温暖如夏。这是彭建华第一次感受海南的“热情”,“觉得特别好,一点儿不冷。”

可到了夏天,骄阳似火,工友们开始有些吃不消了。

在工地上,工友们刚开工便热得大汗淋漓,可为了赶工期,又不能不干工。彭建华记得,那段时间工友们身上的衣服总是汗湿的。彭建华自己原本黝黑的皮肤,也变得更加黑。这时,有的工人表示想走。彭建华鼓励大家要坚持:“坚持住,我们不能被酷热吓坏。”看着被晒得黝黑仍坚守的彭建华,工友们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面对高温,中铁七局新建海南西环铁路项目部副经理李清也印象深刻。

李清感慨:“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吃过亏的。”

李清所在项目部负责西环铁3标段,主要集中在儋州。他所负责的工程中,有54.5%属于桥梁,一共33公里多。从接到工程任务开始,李清就知道肩膀上的担子不轻。

“桥梁和平地建设不同,我们不能因为赶工期就多上人。桥梁的建设工人数量是有控制的。”李清记得,夏天最热的时候,桥面上的人员基本实行轮流上岗,“只有中午特别热的时候才不上去。”在桥顶施工,没有一丝树荫可躲,炽热的阳光烤得工地上的钢筋、水泥都烫脚。可令李清感动的是,“工地上没有人退缩,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干活。”

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人中暑。可是中暑的人下来,吃了药打了针,休息一下,又上去替换正在干工的人。

印象最深的一次,李清去查看工地建设情况。当时大约是下午3点,太阳正烈,李清刚一下车汗便哗哗直流,不一会儿衣服便全部湿透。他走着走着,远远看见两三个工人光着膀子,他们皮肤黝黑发亮,由于经常锻炼成就的肌肉线条,在阳光下散发出古铜色地光芒。

“那算得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颜色,比所有健身运动员身上所迸发出的光芒更打动人。”李清遗憾地说,“我现在就后悔当时没有带上相机,记录下那感动的一幕。”

战台风疾风中铁军的责任担当

与高温一样给铁军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台风。无情的台风。

威马逊来袭,李清忙着抢险。台风后,李清前往一处高铁建设工地,看到一片汪洋。曾经茂密的绿色不见了,看见的都是水。“台风后,我们的工棚就是:只见骨架,不见衣。”李清说,“我当时脑子里一下就想起了杜甫写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我们这个是:‘茅屋为台风所破歌’,看了之后心里泛酸。”

但李清没有时间伤感,他马上组织抢修,张罗复工。

相隔不远,杨玉龙同样经历了台风。台风威马逊来之前,他料想到可能会造成破坏,便下令将其项目组全线77公里西环高铁建设范围内的建设设施进行加固、清理。其中对墩身施工、架梁等重要工序停工避险,龙门吊、搅拌站和设备,甚至拉上了防风缆。在个别河道边缘,担心河水上涨,冲坏铁轨路基,他甚至叫人浇筑混凝土。

可威马逊来临的那天,依然出乎了杨玉龙的想象。

杨玉龙记得,工地旁有一条小溪,勉强算是昌化江的支流。平常时候,河道仅4到5米宽,挽起裤腿甚至都能跨过去。可威马逊台风来的那天,这条河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条超过200米宽的大河。架在河道上的便桥瞬间被冲毁。这是工程施工建设的便桥,桥梁没了,整个施工也受到影响。此外,部分生产材料和设备也被冲走。

“不能中断施工,这是死命令。”杨玉龙指挥着工人们每天绕道七八十公里去现场施工,保证整个工期不落后,一边极力重新修桥。而就在台风后,粤海铁传来了消息:西环铁路水尾隧道洞口被埋,需要支援抢险。

身为铁路施工人,杨玉龙知道营业线一旦遇险,将对铁路运营造成极大影响。随即,他迅速组织400人,奔赴抢险现场。“2000多方的塌方体已经堵住了洞口,抢险一旦方案不合理,可能造成更大的抢险人员安全事故。”至今回想起来,杨玉龙都有些紧张。

由于抢险点交通不便,一日三餐只能送饭到工地,累了、困了就靠在树下休息。经过连续48小时的紧急抢险,被堵隧道终于及时抢通,保证了铁路的快速恢复运营。

抢通那一刻,业主单位现场人员拉着杨玉龙的手激动地说:“你们真是铁人啊。”

拼毅力用“假肢”和时间赛跑

疾风知劲草,亦知铁军。在台风中抢险救灾的铁军队伍中,有一个叫程龙的人,很特别。1987年出生,1米83的个子,他是中铁四局新建海南西环铁路XHZQ-4标工程部长。很多人仍记得,他在台风中坚持60多小时指挥抢修被山体滑坡掩埋线路的往事。然而,很多工人不知道的是,他赖以行走的两条腿中,一条是“假肢”。

用“假肢”和时间赛跑的程龙。受访者供图

2008年10月,程龙被查出患有“左腿中心性骨肉瘤”,“骨头全部换了钛合金,但血和肉还是我的。”2010年,程龙装上了“假肢”后重返工作岗位。2013年9月,程龙来到海南。这一次,他要参与负责所在项目全线十个单位、总里程77.6公里的技术管理工作。

医生是嘱咐过的,钛合金的“骨头”,不比真的骨头,没有修复能力,极易磨损。走路,5公里便是极限,过了5公里,腿便承受不了了;跑步更是不行,因为开过刀,韧带受损,跑步时右腿出去了左腿绝对是跟不上的。程龙接下大任那天,便已知道此行的艰辛。

工期紧张,换了“假肢”的程龙奔走工地和时间赛跑。

“参加工作8年以来,这是最紧最紧的工程。”程龙连续用了两个“最紧”,从打墩到架梁到铺轨,一环扣一环,不能出现一丝的安全质量事故。程龙一边安排施工计划,一边又在70多公里长的公司上奔走,进行技术监督和检查。

程龙的字典里已没有什么上班下班,睁开眼睛便上班,忙到凌晨,闭上眼睛入睡才算下班。有时,为了一个承台顺利浇筑,程龙还要彻夜在现场监督,确保完成。

奔走过程中,钛合金骨头磨久了,程龙便感觉到了左腿的“警告”,它变得很重很重。平时不易觉察的双腿不协调也变得明显。程龙咬紧牙关坚持,忍着疼痛,放慢脚步,试图不让身边的人看到。但身边的人还是看出来了,心疼地劝他:“你还是休息一下吧。”

程龙却回答:“年轻嘛,扛一扛就好了。”忍痛忙完,回到住处,程龙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腿部也说不出的不舒服。带着疲倦往床上一躺,第二天起来,他又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工地上。远方的父母担心他,打来电话,他总是说:“一切都很顺利,腿没事,爸妈放心。”

有一天,身边的一个同事瞅着程龙的头发,惊讶说:“你怎么长白发了?”程龙拿镜子一照,果然,原来的一头黑发,竟然长了不少白发。程龙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我这么年轻,怎么也有白发。”程龙发现,白发竟越来越多。

为了把这些白发掩盖住,程龙干脆剪了个寸头。

程龙并不为白发苦恼:“为了完成肩上的西环铁建设的重担,一切都是值得的。”

舍小家为大家

把工地当家的“疯子”们

建设西环铁,每一个建设者都要牺牲很多。从接到建设任务的第一天开始,杨玉龙就抱着一个信念,“不把西环高铁4标段建设完成就不回家。”

杨玉龙肩膀上的压力很大,“整个四标段从东方到昌江到儋州。铺轨的时候,从东方开始。我们是第一个开始铺轨的。我们落后了,整个西环铁建设就将落后。”

从一开始,整个工地上都是你追我赶,和时间赛跑。家?自然是顾不上了。

这两年多来,李清心里也藏着很多对家的思念。“整个西环铁建设期间,我几乎都扎在工地,没有回过一次家。”李清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2月18日,大年三十。这天中午,老家打来电话,“过年了,你还在忙啊?”李清没时间说太多,支吾两声便挂断了电话。

这种中午,他在工地眼睛紧紧盯着海南西环高铁3标段最后一块梁的架设情况。突然,工地上响起了欢呼声。3标段最后一块梁建设完成。李清看看时间:12点18分。

“那时刻,哪里记得是除夕,记得大年三十?”如今回想起来,李清笑着说。“这是建设者的工作性质决定的。牺牲小我,可换来的却是未来一个地区经济的发展、腾飞。”

铁军队伍中,除了在一线抛洒汗水的人,还有一些人在背后默默付出。

1986年出生的史丽娟是中铁四局新建海南西环铁路XHZQ-4标工经部预算员。来海南,是史丽娟第一次远离故乡安徽和母亲到远方工作。恋家的她饱受思乡之苦。

2014年11月28日,家里的一个电话打乱了她的工作生活节奏。打电话来的是亲戚:“家里有事,你妈妈血压上去了,眼前一黑视力就模糊了,住了院。”

史丽娟急得哭了出来,想马上赶回去看母亲。但史丽娟也知道,自己走不开。每一笔帐的清晰无误,都关系到工程的推进。几乎每天都是在晚上十点后才能下班。

史丽娟只能把眼泪咽进心里。坚持到春节,回到家的史丽娟一见到母亲便奔了过去,抱住她,许诺:“妈妈,等西环铁路正式通车了,我要带着你去乘坐。”

史丽娟抬头看母亲。母亲的眼里,蓦然有泪光。

海南圆梦

一条“绿色生态”铁路

东西环高铁“牵手”,串成一条闪耀希望的“项链”,助力海南的绿色崛起。

为了等待这一天,西环铁军们已期盼了太久。他们远离家乡,异乡筑梦;他们顶着烈日,挥洒汗水;他们钻进隧道,忍受潮湿;他们抵御台风,彻夜不眠;他们带着伤痛,奋战一线。所有这一切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海南西环高铁开通,列车疾驰,驶出新希望。

“以前,西线交通相对不方便,西环通车后,对海南省特别是西线经济的拉动作用是非常大的。”中铁十四局集团新建海南西环铁路XHZQ-5标项目部党委书记曹晶记得,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东方当地人,这个当地人对西环铁路开通充满了期待,“他说以前开车到海口要几个小时,动车通了,一个小时就到了,时间快,还方便省钱。”

和当地人一样,作为参与建设的人,曹晶也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负责的工程结束后,农民工彭建华已离开海南,但他对海南很是怀念。工作两年,彭建华对海南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很喜欢。“老百姓很朴素,工地的钢筋之类的,一开始我们还派人看,后来不用人看也没人偷。在村子里,经常有村民问我们要不要喝椰子,从来没有说要收钱。”

儿子今年13岁了。彭建华有一个愿望,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带着儿子乘坐海南的西环高铁,到了自己参与建设的桥那里,要告诉他:“这是你爸爸参与建的。”

整个西环高铁建设已经临近尾声,中铁四局的李清仍然仍在负责西环铁建设后期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绿化补偿。“海南西环铁建设跟其他铁路不一样。”李清说,西环高铁将被建设成一条绿色的生态走廊,一条绿色铁路、生态铁路。

什么叫绿化补偿?李清解释:就是要把西环高铁建设过程中损害的绿化补偿回来,保持整个生态的平衡。

杨玉龙同样在忙这件事。他说:“在其他地方建铁路,没有这么多的要求,可在海南,绿色成了一种尤为重要的概念。”杨玉龙介绍,如今他们正在沿线种植绿化植物,包括三角梅、夹竹桃、木芙蓉、木槿等。每一段铁路都根据当地的地域特色进行不同的景观设计。“你可以想象一样。”杨玉龙说,坐动车上,一段有一段的景色,一段有一段的特点,那将是多么漂亮啊。

“等高铁开通那一天,我一定要带我的家人来体验一下。”杨玉龙心里期盼着,期盼着海南西环高铁——世界第一条环岛高铁正式开通运营的那一天。列车开出,十万铁军,抛洒无数汗水,圆梦西环。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谷春林]

标签:铁人 二十一局 张拉施工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