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京津取经,海南乡村旅游要学什么?


来源:海南日报

如何让海南旅游发展惠及广大乡亲,发展乡村旅游无疑是一条重要的途径,也是今年省旅游委的一项重点工作。

延庆四季花海。海南日报记者杨春虹摄

古北口民俗村悠闲的村民。海南日报记者杨春虹摄

编者按:

如何让海南旅游发展惠及广大乡亲,发展乡村旅游无疑是一条重要的途径,也是今年省旅游委的一项重点工作。继赴华东、台湾考察乡村旅游后,8月31日,海南乡村旅游研修团又赴京、津考察调研,重点学习其“国际驿站”、“采摘篱园”、“民俗风苑”、“养生山吧”、“休闲农庄”、“生态渔家”、“乡村酒店”和“山水人家”等乡村旅游特色业态,希望能够借鉴这些地区发展乡村旅游的成熟理念,让刚刚起步的海南乡村旅游实现跨越式发展。

■ 本报记者杨春虹

8月31日晚上8点多,结束第一天的考察,海南赴京、津乡村旅游研修团学员们一下大巴车,迎接他们的就是举着牌子的北京密云县古北口村经营民宿的乡亲。40余人的研修团学员被分配到5个家庭,热情的民宿主人带着各自的海南客人回到自己家。

在这个远近闻名的民俗旅游村安顿下来后,学员们一串门发现,各家的枕套、被套、床单都统一印有“密云旅游”,再一问,这些都由政府按老百姓民宿床位1:3配套,统一配送、统一洗涤,老百姓只需要支付洗涤费用。

从第一天开始,吃农家饭、住民宿就成为海南研修团的标准行程。一天天住下来,学员们觉得入住的民俗村,其实更像是客房分布在各家各户的一个乡村酒店,这些客房既有百元的经济型,又有数百元的舒适型,还有上千元专门接待高端游客的,甚至还有数千元具有国际范的乡村度假民宿。

一锅“标准化”豆腐

带出一个旅游村

如果说古北口村的乡村旅游是依托了村旁2A级旅游景区古北口文化文物旅游区,另一个同样知名的民俗旅游村———北京延庆县柳沟,就是靠了一锅“标准化”豆腐带旺了当地旅游。

“虽然就一锅普普通通的豆腐,但家家户户做,而且按照统一的标准做,那就成了一个民俗旅游品牌!”延庆县旅游委副主任申玉民说,柳沟没有其他产业,而且距知名景区较远,很难发展以景区为核心的旅游业。从2003年起,政府开始帮助当地村民营销“豆腐宴”品牌,经过十年的推广,每年接待量达到几十万人次,豆腐宴也带动了当地的豆腐加工等行业,为闲置的劳动力提供了就业岗位。

今年“五一”,为了带动村民升级豆腐宴,延庆将县城最有名的国营“燕春饭店”开到了村里。当地民俗接待户接待游客人均26元,燕柳园则人均68元,并同时推出168元、198元两个标准。海南研修团在这家政府的示范点看到,无论是装修还是环境,都丝毫不亚于城里的高端餐饮酒楼。

开业几个月来,燕柳园火爆不减。申玉民说,与其劝说乡亲提升档次做精品,不如政府率先做出示范效应,农民自然会跟进提升乡村旅游的品质。

一个民俗村

就是一个乡村酒店

今年8月刚刚开始迎客的司马台新村展示的是另一种方式的乡村旅游。

司马台新村是密云县的一个搬迁安置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司马台村就依托景区诞生了北京最早的一批民俗旅游接待户。现在,村民们以合作社的形式,以土地入股中青旅共同开发古北水镇项目。新村定位为建成融长城、民俗接待与民俗文化为一体的生态民俗村,统一规划建设的200多幢青砖灰瓦小别墅,村民住一楼,二楼是客房,全村可提供客房达到645间,床位933个。

为避免各家民宿打价格战,拉低服务质量,司马台新村实行乡村酒店式的经营模式,村里专门设立的游客服务中心,就是村里的“大堂”,房间统一定价,入住和结算都在这里完成,民宿不得私自接待游客。

“农家乐升级是发展趋势,现在比过去轻松多了,周末都爆满。”上午10点多,134号民宿的主人李金生拿着刚刚换下的5套床品到游客服务中心,登记后领取统一洗涤消毒过的床品,他只需要付洗涤费用即可。老李原来在长城脚下经营“李家大院”农家乐,一次可以接待100多人。现在只经营5间客房,每间收费180元,是过去好几倍。老李说,自己从卖大排档升级到了现在卖私房菜。

经过改造提升的天津市蓟县郭家沟呈现的是另一种风情的乡村酒店。作为天津发展精品乡村旅游的示范,这里总投资4270万元,以“津京地区最具北方民居特色的水乡旅游目的地”为定位,将塞北民居的粗犷与江南水乡的婉约巧妙结合,提升改造独具特色的民居、道路、绿色长廊等基础设施,并新建游客接待中心、活动中心等,打造集吃住农家、生态观光、果品采摘、水上娱乐于一体的旅游示范村。这里五星级的农家民宿,房价328元/间,周末一房难求。

老外把乡村旅游

做出了国际范儿

还有人把乡村民宿卖出了1680元/晚的价格,甚至有跨国公司花2万多元包个农家院开董事会。海南研修团慕名想去参观这些高端民宿,遗憾的是都因客满且客人多为外国游客,不能接受参观。

就在海南研修团入住的古北口村,普通的农家民宿百元一间,但团园古北口长城客栈客房价格却卖到近2000元。村干部介绍说,客栈是由一间百年老宅改建而成,甚至院子的东墙就是明代的长城城墙,有的房间干脆就是紧贴着长城壁面!“老外挺牛,原本不起眼还有些破破烂烂的老宅,经他们一改就变得有味道了。”村干部说起来颇多感慨。

尽管慕田峪村的几家高端民宿也因为客满不接受参观,但经过多方联系,与海南在善行旅游研究方面有合作的“小园”创始人萨洋先生尽管身在国外,还是专门安排海南研修团参观“小园”。

很难有人将现在这间有格调且富文化气息的餐厅与曾经垃圾遍地的校园联系起来。小园由一所废弃的村小学校改建而成,萨洋和合伙人在保持原貌上进行整体布局,粉刷、油漆、修加了些现代元素和小点缀,景观上就地取材,但呈现出来的艺术效果却让人惊叹。

“海南有老宅子吧,一定要好好保留!”小园合伙人美国人尚珠丽说,房子要有故事,而故事是最能够打动人的。比如小园,曾经的教室被完整保留下来,里面质朴而温馨:有黑板,有大讲台,有报墙,地面是水泥地。如果不是里面摆着餐桌椅,还真以为走进了一间教室。

现在,慕田峪村有12个国家的老外入住该村开办洋民俗。对游客而言,老外对当地民居的改造成为村内最大的看点,青砖灰瓦的民居配上落地大玻璃窗,在保持中国北方民居传统风貌的同时,借鉴了西方建筑风格的精华,如欧式壁炉、吊灯、油画等,融合了东西方的审美观。

一片花海创造出

神奇的大地景观

与老外们在老宅中创造神奇不同的是,延庆县将传统农业与创意产业结合,打造神奇大地景观。

在延庆四海镇,青山绿水间,数千亩鲜花铺展开来,姹紫嫣红,农田变花园。数十亩的万寿菊、向日葵、薰衣草、百合成片相连,形成独特的大地景观,尽管大多是普通的花卉,但成片相连形成的视觉冲击力却吸引了周边的大批游客。

申玉民说,“四季花海”整合了延庆东部山区三个镇的沟域资源,总长度47公里,规划面积164.17平方公里,涉及29个行政村,沟域花卉总面积超过万亩,成为华北地区面积最大、观赏效果最佳、独具特色的大地“花海”景观。

创造这片神奇的大地景观,政府不仅仅是为了好看,更帮农民仔细算过一笔账。比如四海镇南湾村村民刘桂琴原来家里种了10亩玉米,满打满算一年收入也就1万元。如今,她家的土地流转给村里的花卉专业合作社种植万寿菊,每年能拿到土地流转费6000元。同时,万寿菊开花时,她还在合作社摘花打工,两月就能收入1.2万多元,赚回了过去辛苦一年的钱。

花开时节,每逢周末,南湾村的民俗户家家生意火爆,来自县内外的赏花客挤满农家小院儿。旺季时,全村13户民俗户1个月就能接待赏花客两万多人,实现收入60余万元。

“如果没有各部门齐心协力实现政策集群,这样大手笔的项目是很难完成的。”申玉民说,乡村旅游作为解决三农问题、实现城乡统筹发展的重要途径,旅游部门会同发改、交通、农委、科委、文委、园林绿化、林业等相关单位,就提高乡村旅游可进入性、改善乡村旅游生态环境、营造乡村旅游特色景观、丰富乡村旅游产品体系等问题,整合政策、资金、资源共同强力推进,一年起步,三年见效。

相关新闻:

标签:海南 乡村 旅游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