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董碧辉:抚养费,该出来秀几步了


来源:钱江晚报

钱到底去哪儿了?据新京报报道,今年7月至今,已有24个省份,依公民申请,陆续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共计200.98亿元。但同时,由于社会抚养费的收、支均由县一级计生、财政部门统筹,尚无一省份能够公开这笔巨额费用的用途。

钱到底去哪儿了?据新京报报道,今年7月至今,已有24个省份,依公民申请,陆续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共计200.98亿元。但同时,由于社会抚养费的收、支均由县一级计生、财政部门统筹,尚无一省份能够公开这笔巨额费用的用途。

所谓的社会抚养费,是指中国施行计划生育政策,而超出计划出生的人口(即不符合法定条件出生的子女)占用社会公共资源,为了适当补偿政府在社会事业公共投入的经费,要对违规生育子女的父母征收费用。

对于该费的诟病颇多。比如,社会抚养费的征收,虽然已经明确说明属行政性收费,并非罚款,但生三胎却比生二胎时需缴纳翻倍的社会抚养费,实则就是一种变相的罚款。有人就质疑“怎么解释生三胎按照二胎社会抚养费标准加倍征收,难道第三个孩子比第二个孩子要多占用一倍的社会资源?”

而社会抚养费的弹性尺度,也是莫名其妙地大,同样在北京,有的地方按收入基数的5倍标准征收,有的地方按10倍标准征收。有政协委员表示,“在同一个地方,当事人经济状况相近,违反计划生育的情节相同,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会有数倍的差异。这种弹性,大大逾越了自由裁量权的幅度和范围。”

与这些相比,最最关键的一点是,作为一项行政性收费,至今没有一个省份能说得清楚这笔钱的具体用途。巨额的社会抚养费成了黑洞,被装进了黑箱,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的。社会抚养费,到底在哪个程度上、哪些用途上体现了社会抚养这四个字的真义?能不能向公众说个清楚明白?三公经费都公开了,假如社会抚养费成了三公经费的一部分,随波逐流地公开一下又何妨?审计署9月18日发布的对9省45个县的审计结果显示,各地截留、挪用社会抚养费的现象普遍,在这样的审计结果面前,公众怎么会不心生疑窦:社会抚养费到底抚养了谁呢?

张艺谋因为超生而没缴社会抚养费遭到围剿,这事关乎社会公平,当然无可厚非。假如张艺谋真被征收了数十万甚至上亿的巨额社会抚养费,那么给社会增加了抚养压力的他想必也很关心这些费用是如何用于减轻社会负担的。昨天有则新闻报道说,因为长期被征收“糊涂”的社会抚养费,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龚堡村村民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来到该村党支部书记家中讨要说法,最终却在村支书家中因为喝农药中毒,经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这里的“糊涂”之处在于——“有时候拿走200,有时候拿走500,都没开过发票。”

不能糊涂下去,不能再以一句说不清楚搪塞公众,我们从张艺谋身上谋求公平,可是就社会抚养费的去向问题,有关部门更应该出来走两步,秀秀自己的透明度和信任度,这一点的重要性,绝不会比公众眼里的公平差。

 

相关新闻:

标签:抚养费 董碧辉 出来秀几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