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京报:曼德拉留下什么样的遗产


来源:新京报

南非之所以能实现平稳转型,避免了种族间的仇恨和杀戮,建立在相互信任基础上的、对规则和语言的认同,是极其重要的。

南非之所以能实现平稳转型,避免了种族间的仇恨和杀戮,建立在相互信任基础上的、对规则和语言的认同,是极其重要的。

12月5日,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与世长辞,终年95岁。

在当今多元化的世界,恐怕很少有哪位政治人物,能在生前死后,得到如此普遍的、共同的尊敬和怀念,不同背景、不同政治倾向的政治人物,都在用不同的语言和形式,表达对这位反种族隔离战士的敬意。

诚如许多论者所言,曼德拉并非完人,他有许多个性上的缺点,他所建立的“彩虹国”,不仅仍存在种族和社会阶层的不平等,且在经济、社会等各方面,出现了许多新问题、新烦恼,他一手缔造的非国大,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权力异化和内部分裂、纷争,就他本人而言,曾经信奉暴力斗争并身体力行,私生活方面同样绝非无可指摘。

但与这些瑕疵相比,其95岁人生所留下的闪光点更加弥足珍贵。

曾几何时,南非是世界上种族隔离制度最残酷、最顽固的角落,让白人和黑人在同一片天空下平等相处,让南非成为白人和黑人共同的祖国,让“彩虹国”在人间实现,是不论白人、黑人、南非人、外国人不敢想象的天方夜谭,通过一人一票的民主机制,让南非避免陷入一场本可能是非洲最血腥的内战,更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任务”。然而南非人民在曼德拉的带领下,新南非成了白人和黑人共同的家园,曾经被认为“你死我活”的各族裔,如今变成虽有龃龉,却能同舟共济,虽有矛盾,却循文明途径解决的兄弟和伙伴,这是曾经炼狱而后凤凰涅槃的曼德拉,留给全人类最珍贵的遗产。

曼德拉在反思之后,用坚持和宽容,去争取各族裔共同的、平等的权益,而不再仅仅为自己的族裔去斗争,这不仅让自己的斗争目标升华到新的境界,也让越来越多昔日的旁观者甚至对手受到感染,开始摒弃非此即彼和你死我活的斗争理念。南非白人政权最后一任总统、和曼德拉同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克勒克,一直不是曼德拉的“同志”,而是他的对手,他们彼此间政治理念各异,却逐渐形成了政治游戏规则和对话语言的认同。南非能实现平稳转型,避免了种族间的仇恨和杀戮,这种心领神会、建立在相互信任基础上的、对规则和语言的认同,是极其重要的。各族裔共存、平等,循和平、民主和法制途径解决分歧,这也是曼德拉和他的朋友、对手们,留给全人类最珍贵的遗产。

自1999年起曼德拉就深居简出,2004年起更绝少在公共场合露面,此期间仅有的几次令人瞩目的公共姿态,包括2003年谴责小布什用兵伊拉克,2009年在非国大濒临分裂的关键时刻站出来力挺现任总统、和他关系并不密切的祖玛,而非渊源深厚却带头分裂的一干故人,以及2010年7月出席南非世界杯闭幕式,和多次为艾滋病防治呐喊等,仍然秉持一贯理念,保持了良好的晚节。“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曼德拉在晚年功成身退,未重蹈许多同时代历史人物的覆辙,这种政治姿态,同样是他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欢]

标签:曼德拉 遗产 南非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