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征房产税需废除70年产权年限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三中全会赋予市场决定性作用,如何利用市场力量开展财税改革和土地改革,中国土地浪费严重,土改迫于眉睫,农村集体土地能否入市交易,财税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该怎样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将为居民生活

核心提示:三中全会赋予市场决定性作用,如何利用市场力量开展财税改革和土地改革,中国土地浪费严重,土改迫于眉睫,农村集体土地能否入市交易,财税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该怎样处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将为居民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如何排除阻力才能确保改革落到实处?

凤凰卫视11月20日《震海听风录》,以下为文字实录:

邱震海:欢迎收看《震海听风录》,我们大家知道11月12号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闭幕,发表了公报,三天之后也就是11月15号新华社正式公布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改革的若干重要问题的决定,其中零零种种洋洋洒洒几十项决定,坦率的讲这几天各方许多专家都在解读,专家们解读的云里雾里老百姓感到不接地气,究竟哪些改革对老百姓来说实实在在未来可以期待的,而且是有成效的,到底是财税改革还是未来的土地改革,还是金融改革,房价、物价未来老百姓的实际生活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到底会走向何方,这是我们今天所谓接地气的主要的一个探讨的焦点,所以在上海和北京我们同时请出二位专家。

周天勇:“土地制度改革”最大受益者是农民

在北京是周天勇先生中央党校的国际研究所的副所长,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同时在上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主任张军先生,二位先看看,这一次的决定我刚才说零零种种洋洋洒洒,二位觉得哪些改革对老百姓来说是最接地气的,未来是可以期待的,而且有可能会改变老百姓的实际生活的,天勇兄在北京,在祖国的首都您先给我们来点信号吧。

周天勇(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我想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财税体制改革里的税制、税负改革对今后企业的一些创业,及扩大就业会产生一些积极的影响,另外就是土地制度改革,我觉得这一次最大的受益者是农民,因为这一次三中全会说要让农民获得财产权,土地同地同价,农村的建设用地直接可以进入市场,土地可以流转,这样就是给农民带来一系列的利益我想。

张军:《决定》条文涉及到农村改革内容更多

邱震海:天勇兄认为财税改革,无论从企业还是到房价,还是未来是土地改革,听听上海的张军兄的意见。

张军(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我想天勇兄讲的是对的,就是说其实这个六十条里面我觉得跟百姓有关的,我觉得主要还是跟农民有关,因为中国所谓百姓、百姓我们通常都是讲城里人,实际上我觉得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里面可能更多的条款、条文是涉及到农村的改革,农业的改革,所以这个无论是财税改革、土地流转、社会保障等等这些问题,我觉得可能它惠及的面其实是很大的,因为它跟更多的我想我们的这个农民跟农民工有关系。

周天勇:事权财权不匹配致央地财税关系紊乱

邱震海:二位谈到主要是两个改革,一个财税改革,一个土地改革,土地改革等下我们详细的讲,我们先看看财税改革,财税改革对老百姓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有两个图表,我们先看一下,这个财税改革到底有可能会怎么改?当然从整体上来说,我们认为财税改革主要是涉及到三方面的关系,一个是中央跟地方,一个是政府与企业,第三个是国家与个人,但是坦率的讲这是知易行难,说出来容易,做出很难,我们看看第二张图表。第二张图表首先解决中央与地方事权与财权如何划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现在经常是地方政府是事权很大,但财权是有限,往往是中央请客地方买单,然后同时推进增值税的改革现在已经开始了,营改增的改革会不会倒逼财税改革。

第三个就是刚才天勇兄在北京说到的房产税的立法,相信电视机前的很多老百姓,尤其是有二套房以上的老百姓都非常的关心,未来房产税会不会增税,好,我们先看看吧,先看看央地的财税关系到底如何改,这是个老大难的问题,近20年始终是一个问题,天勇兄。

周天勇:我觉得像中央和地方的财税关系,我们一直没有理顺,它主要几个关键问题就是事权和收入以及支出不匹配,另外就是政府成绩过多。

邱震海:当落实到具体的,你比如像中央马上说了,三千六百万套的保障房,这个具体来说是谁出钱?中央出钱还是地方出现?诸有此类这样东西,张军兄。

周天勇:现在的规定就是这三千六百万保障房10%是中央财政拿钱,90%是地方拿钱,但是从现在来看地方实际上拿不起的,而且地方他就可能给你变通,商品房配建,把原来的改造房充数,搬迁房充数这样的。

张军:央地重新划定事权支出责任才能调整

邱震海:所以现在很具体的情况,我现在不知道这个财税改革,包括中央和地方的事权的改革会延续多长的时间,也许会延续个两年、三年、十年,但关键三千六百万套保障房是等不得的,马上就要建了,习总书记已经下令了,所以我说中央一声号令,各地的诸侯恐怕都要抖三抖,因为钱是要他们拿出的,张军兄你怎么看?

张军:我想刚刚提到这个问题其实在这次方案里面其实并没有特别明确的一个表述,方案里面其实是没有提出财权跟事权的匹配,他是提支出权跟事权的匹配,所以我觉得你刚刚讲的很对,就是说接下来的一两年里面,我觉得可能重要的问题是要重新来划定中央跟地方之间的事权,把这个事权定好了以后,支出的责任才能够重新的来调整,讲到保障房的问题,10%中央出的比例显然是过低的,我相信现在要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重新调整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的这样一个方式。

相关新闻:

标签:改革 民生 三中全会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