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阮次山:新闻界再不整顿就乱套


来源:凤凰卫视

近日围绕着广东《新快报》和这家报纸记者陈永洲的风波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10月27日广东新快报在头版的位置就记者陈永洲收钱发表失实报道致歉。

核心提示:近日围绕着广东《新快报》和这家报纸记者陈永洲的风波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10月27日广东新快报在头版的位置就记者陈永洲收钱发表失实报道致歉。

凤凰卫视10月28日《新闻今日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阮次山:我们广东,还有内地有几个媒体,我过去跟他们谈过,你们何以如此藐视新闻的责任呢?我们也生存,我们要争取读者,你争取读者,你就可以放掉你的新闻的道德吗?新闻的法律责任吗?那问题是,我们的法律责任在哪?所以在过去有太多的新闻媒体,在闯法律,走法律的边缘,大家也知道,我们的媒体,你包括这家媒体都是官办的。

所以我们在追根究底来问,官办的媒体怎么如此没有人去约束他呢?这些人也跟我讲,我们官办是官办,我们自负盈亏,所以我们就必须要哗众取宠,来争取读者,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愈演愈激烈,所以现在引发了政府要管制媒体,管制网站,因为已经造成社会的祸害了,我们如果用癌症来讲的话,他已经癌症一期了。

我们非常的小心,我可以跟诸位举一个例子,我们为什么媒体非要用特殊法律的手段监管不可,我昨天从常德的一个场合我认识了国内一个很有名的酒业的老板,他就跟我讲,他说阮先生如果再不整顿新闻界,我们就乱套了,他说你去问问我们国内的企业,不管是民有企业,还是国有企业,有哪一个没有接受过新闻记者的勒索。

他说你去问,我说那你自己接受过最高的额度是多少?他说每一个企业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漏洞,你有漏洞,这个记者就来找你,有时候以个人的名义,你这个漏洞,如果你不给我钱的话我就来给你公布,他说少则几万块钱,他说我在两年以前,我就收过一个国内很有名的经济报纸的敲诈三百万人民币。

他三百万人民币,他做得也很漂亮,记者不敢收这个钱,他要你用什么样的形式,登广告的名义的形式,他说你去问一下国有企业,有哪几个没有收过这种勒索。

梁茵:民营家,国有的企业都有。

阮次山:民营,国有都有,一年多以前,我一个朋友是东北一个地级市的一个市委书记,有一天我跟他在这吃饭,他的属下打电话给他,他脸色苍白,他有一家运木材的车子,大卡车,跟一个民营的旅行车,就是旅游巴士相撞了,跟政府无关,撞了以后,因为木材车,这两个大车相撞就变成特大车祸,死了十几个人。

根据国务院的规定,死了十个人以上就是特大车祸,不管是不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责任,地方官员真倒霉,他马上下令说,我下一班飞机赶回去,可是你现在要做一样事情,就是命令立即筹款三百万,拿麻包带拎到现场,有记者来,哪一个通讯社的记者,当地的记者,全国性的电视台的记者,一个记者发多少钱。

我说你怎么公然的,他说阮先生你不知道,如果这些记者我没有打点的话,这个新闻一出去,我这个乌纱帽就完了,责任不是我,可是在你辖区里面发生。

梁茵:但是我们也要说,这样的钱记者怎么敢收,他对于他身上肩负着,对于社会的这种监督,这种责任在。

阮次山:我们如果在说白一点,在说的厉害一点,你中国的记者到现在,任何的不管是公营机构,还是民营机构,出了一点事情,小则每一个采访,每一个记者会,信封都要发红包,大的你说他不敢,他如果不敢收,哪些人不敢收,怎么会有这种现象呢?

现在已经是普遍的一个现象了,所以我们在香港的新闻记者有一个好处,他乱搞乱闹,可是你如果不告诉他,如果他有什么非法行为,你告他诽谤,如果告的成,他会很惨,如果是一般的记者收红包,廉政公署要抓你的。

可是我们国内没有人管这方面的现象,所以大部分的记者,他们已经形成一种职业,现在已经有一种职业,就是专门去挖你的底,这些企业的底,甚至官员,他有时候用剪接的方式,让你那些官员打个电话告诉你,你有一张相片在我手里面,你不拿五十万,二十万来解决,我就登出来,这种现象太多了。

梁茵:本来是有机会可以帮助这个社会来更好的完善他自己,去做监督的工作,结果变成了一种敲诈和勒索了,然后往自己的私人钱包里敛财。

阮次山:这个现象在台湾当年也有过,台湾管这种人叫文化流氓,台湾早期的报纸,还有电视台,还不至于这样子,在两蒋时期新闻管制,可是对于新闻界去勒索,大部分都是地方新闻,地方的报纸的记者,台湾那个时候还不至于是明目张胆,有明目张胆是后期,后期新闻越来越,新闻的市场,广告市场越来越窄了以后,报纸为了求生存,往往跟这些企业妥协,或者跟企业勒索。

所以我们现在只有两种做法,第一个赶紧改善我们的社会的环境,要不然就跟台湾一样,我们大,台湾小,我们如果在大环境之下,我们如果不让这些媒体有所约束,媒体又说约束,你不要期望他自律,不可能的,现在讲老实话,我们所有的媒体是官营的。

我中宣部,地方政府一下个令,你这些不能置外于行政命令,照理讲,应该很难管,我们为什么没有管好呢?

第二点,就是我们要有一种形式跟赔偿的观点,就是民事赔偿的观点,如果你像这次新快报》那样,他讲的是一个中联重科,如果是我是中联重科,如果我是中央主管机构,我鼓励中联重科对于这个《新快报》提出法律民事的控告。

我告到你这个《新快报》破产为止,关门为止,虽然你是官方的,当然因为他是官方的,他关门了,解散了,你哪他也没有办法,没关系,我中联重科就是要塑造中国新闻界的责任一个模范,来告诉你,所有的新闻界,如果你来那么一下,我就把你追根到底,告到你裤子脱下来为止。

梁茵:反过来讲,其实对一些有职业操守的记者,当他们在去面对危险的,去报道一些这种社会的揭黑事件的时候,其实对他们也要有一种保护和赔偿。

阮次山:那两回事,对记者的保护,记者的工作是一种有风险的,对记者的保护,他人身的安全,一般的刑法有保护,这是两回事情。我们这个国家从来没有说对记者冒险泛滥,我们没给他保证,没有,这个是两回事情。

我们对于像《新快报》这些记者,还有好几家的经常走法律边缘的这些记者,我们一定要让他有,第一个,有法律责任,刑事责任,第二个要有民事赔偿的责任,我鼓励我们的企业界,在碰到这种敲诈的时候站起来,勇敢的站起来,杜绝这种歪风,让我们的社会有免受这种不正当的新闻从业员的这种敲诈,要养成一个比较正确的空间。

相关新闻:

标签:新快报 陈永洲 公信力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