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成美国重要监听目标 中俄为何没有反应?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内容:为什么美国一直把俄罗斯和中国作为他的重要的监听的目标,但是俄罗斯和中国政府却没有做出一个愤怒的反应,当我知道了你在对我做什么以后,或者说我已经有办法在某种程度上来防止,你要禁止美国做是不可能

核心内容:为什么美国一直把俄罗斯和中国作为他的重要的监听的目标,但是俄罗斯和中国政府却没有做出一个愤怒的反应,当我知道了你在对我做什么以后,或者说我已经有办法在某种程度上来防止,你要禁止美国做是不可能的。

凤凰卫视10月22日《时事开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姜声扬:国安局的前雇员斯诺登在日前又再次爆料美国国安局在监听法国的电讯通话,许多法国的普通公民的电话都遭到窃听,这让刚刚抵达法国进行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相当的尴尬,而美国政府则强调美国监听搜集情报也在分享情报,而其他的国家也都在针对美国搜集情报,所以监听风波会否因为大家都在做而不了了之?我们请何先生做分析,斯诺登的这个爆料让沉寂一时的监听风波再次的活跃起来,这一次的目标同样是美国的盟友,是法国,之前德国其他的国家,那对美国的伤害至少我的感觉好像这个监听风波已经在开始递减了,你是否同意?而斯诺登之前还曾经表示中俄不可能从他那边得到美国国安局的资料,所以感觉又有点想此地无银三百两,您认为为什么他在这个时候这样子说?而他这番话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何亮亮:我们先说法国,因为这件事情已经酿成了法国、美国之间的外交风暴,法国的外长已经召见了美国大使,提出了正式的抗议,其实他们的资料也就是来自斯诺登透露给英国《卫报》的信息,上面说是从去年年底,去年10月份到今年1月,也就三个月的时间,美国的国安局截取就窃听和截取了法国的电话通讯和Email,有六千多万件。

而美国方面做的解释是其中既有跟恐怖分子活动有关的情报,也有一些跟法国政界或者商界人士有关的情报,这个问题就大了,因为我相信六千多万次里面能够真正有恐怖分子活动的我相信里面可能不到几千万分之一,有几十件可能就了不起了,因为如果有的话美国和法国一定会讲开反恐的合作,那法国确实有恐怖主义,你有恐怖主义活动,但是美国这样的一个做法就像前一些时候美国针对巴西,美国针对墨西哥类似的监听和截取活动都已经引起了这两个美洲大国的愤怒和抗议。

如今法国又加入这个行列,所以这个确实对美国的声誉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虽然我也觉得,但是法国能够拿美国又怎么样,当然我们知道法国人对自己的隐私比美国人可能更强调,法国人对自由民主人权观念的坚守我们都知道的,还有包括德国也是如此,其实德国舆论对于美国这样肆无忌惮的窃听和窃取盟国,就德国人是美国的盟国,也是非常的愤怒。

姜声扬:但你说的是媒体之间,但政府和政府之间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何亮亮:除了英国,英国政府承认他们是配合美国的行动,因为美国才有这样的资源,其实我想想都很惊人,其实斯诺登也是卫报公布的另外一个资料,就是针对多个国家包括中国、俄罗斯在内的就同一个时期美国国安局窃取的那是几十亿,一次电话就是一个单位,一封Email也是一个单位,几十亿个,但我在想你怎么分析呢,他只能通过电脑来分析,这可能通过某些有他的关键词,比方说涉及到爆炸或者是什么。

但是我觉得有意思的就是俄罗斯和中国却并没有向美国提出抗议,中国并没有召见美国大使,俄罗斯也没有召见美国大使,所以这反而证明了一个,就是如果说法国拿美国人没有什么办法的话,俄国人和中国人呢,却拿美国人有某种办法,这个办法就是斯诺登,就刚才你说的,因为最近斯诺登又有些活动,他的老父亲到莫斯科去探望了他,另外他和他的女朋友在网络上有一些联系,而且居然也被人公开出来了,说他们在传递一些什么信号,我觉得这个更多的可能有点八卦的味道,且不讲,就是斯诺登的这一句话倒是引起了我的一番思考,斯诺登说俄国人和中国人从我这里得到有关美国国安局情报的可能性为零,这句话就像你讲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首先我想到的是俄罗斯的情报机构就从克格勃演变过来的,也就是普京先生当年曾经工作过的情报机构,很强大的机构,他们对于来自敌方的或者对的叛逃者他们有很丰富的处理经验,另外他们的手段也都是相当,我不说残忍,他们相当有效的,无论是对于敌人还是对于或者是朋友,因为对叛逃者来说是对俄罗斯来说是朋友,斯诺登事件我们曾经在节目里也解释过多次了,我不相信斯诺登在被俄罗斯收留的情况下他可以不讲任何话,他可以不透露任何有关美国国安局工作的情况,我不相信,俄罗斯人不会做这样,没有免费的午餐,不会做这样亏本生意,他为什么要收留他,斯诺登是个小人物,但这个小人物却是掌握了惊人的机密,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你法国的这样一种机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反而他现在就低调了,现在不说什么了,他也不向美国抗议,另一点我们知道斯诺登当时到了香港,从香港去的莫斯科,香港是中国的领土,我相信中国政府也是在关注这个事情,而且我也分析过,俄罗斯人从斯诺登那里如果得到什么信息的话,是有可能跟中国分享,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美国一直把俄罗斯和中国作为他的重要的监听的目标,但是俄罗斯和中国政府却没有做出一个愤怒的反应,当我知道了你在对我做什么以后,或者说我已经有办法在某种程度上来防止,你要禁止美国做是不可能的,但是我防止你从我这里窃取更多的机密,如果我有这个办法,我也没有必要再跟你去纠缠,毕竟俄罗斯跟美国有正常的关系,中国跟美国有更正常和更紧密的关系,有很多事情双方都只是心照不宣而已,相对来说斯诺登的说法其实还是显得比较天真。

相关新闻:

标签:监听 国安局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