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陶立群:“以房养老”是营利性企业算计老人


来源:凤凰卫视

核心提示:近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引发舆论对政府推卸养老责任的质疑,对此民政部回应称,“以房养老”只是试点性举措,勿以偏概全,“以

核心提示:近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引发舆论对政府推卸养老责任的质疑,对此民政部回应称,“以房养老”只是试点性举措,勿以偏概全,“以房养老”在我国提出已有十年,曾在南京、上海、北京等城市试点,但效果并不理想,一项民调显示,85%的受访者选择把房子留给子女,只有8.8%的受访者选择把房子抵押给金融机构,尤其中国面临商品房70年产权的特殊国情,使“以房养老”遭遇法律、制度、观念的重重障碍,而最近大家热议的遗产税被认为或将有助于推动“以房养老”。

凤凰卫视10月19日《一虎一席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以房养老”引发坊间热议,拟征遗产税触动人们敏感神经,近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引发舆论对政府推卸养老责任的质疑,对此民政部回应称,“以房养老”只是试点性举措,勿以偏概全,“以房养老”在我国提出已有十年,曾在南京、上海、北京等城市试点,但效果并不理想,一项民调显示,85%的受访者选择把房子留给子女,只有8.8%的受访者选择把房子抵押给金融机构,尤其中国面临商品房70年产权的特殊国情,使“以房养老”遭遇法律、制度、观念的重重障碍,而最近大家热议的遗产税被认为或将有助于推动“以房养老”,政府推动“以房养老”是否转嫁养老责任?

沈晓杰:我们这个国家对养老方面的这个投入远远低于”三公”的投入。

孟晓苏:过分地炒作养老金缺口是不了解中国国情的表现

解说:“以房养老”能否打破中国传统养老观念?

石小杰:“以房养老”最担心的就是家庭的幸福,社会的稳定,老百姓的家会因为这个房子闹得妻离子散。

李肃:我认为四世同堂已经没有了,中国不可能再往这儿走了,所以大家都是分开来过的,那房子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解说:《一虎一席谈》PK“以房养老”在中国是否可行?

胡一虎:《一虎一席谈》。

现场观众:有话大家谈。

胡一虎:今天我在这里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刚刚银幕当中所出现的“以房养老”在中国到底可不可行?一开始请教场中央的五位嘉宾,联想词提到了“以房养老”,你会联想什么?晓苏。

孟晓苏:老人的生活更加幸福。

胡一虎:晓杰。

石小杰:失败和政府推卸责任。

胡一虎:锦棠。

潘锦棠:我们中国养老保险制度的很好的补充。

胡一虎:立群。

陶立群:人口老龄化养老问题越来越沉重,这个话题。

胡一虎:四位各有不同的角度来诠释,来,我们看看小杰你的看法。

石小杰(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以房养老”最担心的就是家庭的幸福,社会的稳定,老百姓的家会因为这个房子闹得妻离子散。

胡一虎:小杰讲的是一大群的恶梦,但是他的担忧是不是真的值得大家好好地来思考?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就从他的担忧来思考一下,第一个就在于我们看到了国务院在这个时候表示说,中国在明年将会试点“以房养老”,一谈到“以房养老”我看到了晓苏就眉开眼笑,2003年你该开始提出了这样的看法,今天在事隔了将近十年之后,再度看到“以房养老”你觉得这是社会的一个进步吗?时机到了吗?

孟晓苏(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理事):2003年提出的就是“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以房养老”其实在全世界都实行了,你像老人把房子租出去,拿租金,这就是“以房养老”,把房子卖了拿一把钱,住养老院也是“以房养老”,一列有七八种“以房养老”,甚至农村孤寡老人遗嘱抚养把房子托给邻居,然后靠邻居来抚养养老,这也是“以房养老”。

胡一虎:对。

孟晓苏:如果今天讨论的是“以房养老”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好多老人都已经做了。

胡一虎:早就已经做了。

孟晓苏:除了社会保险和自己存那点钱以外,老人已经开始做这种“以房养老”了,而我们建议的是用保险的方式,用“反向抵押养老保险”的方式来给老人多一个选择。

胡一虎:在图片上讲的说就是一个过去我供你,现在你养我,很多人就用这种概念来解读“以房养老”,到底对不对?

潘锦棠(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以房养老”它是一种新的产品。

胡一虎:新的产品。

潘锦棠:是一种非常好的补充,很有发展前途,虽然就是说它可能这个只是小众,小部分范围的人能够享受这种产品,但是它毕竟是一种社会的需要。

胡一虎:如果真的是像晓苏跟锦棠讲得这么好,晓杰你还在反对什么?

沈晓杰(政经评论员):它只能是个性化的,我讲的是个别人的,对吧,像孤寡老人,但它形成不了一种普遍性的推广,美国“以房养老”讲得最多的,但是每个现在每年只有七万人,3%符合条件的人才进行“以房养老”,所以这个情况在中国中国的这个国情不同,“以房养老”的难度就更大。

胡一虎:立群我直接问你,现在有多网友在攻击到说,这是不是政府把这个养老的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了?

陶立群(中国老年学会学术部主任):国务院这个文件现在出台不是时机,我觉得国务院应该在完善这个社会保障制度的情况下,由社会来推广这个“以房养老”作为一种补充形式。

孟晓苏:“以房养老”是指那些刚才这位晓杰先生说的,那些无子女老人,中国老人现在已经有两亿人,无子女老人是10%,是两千万,其中失独家庭,就是独生子女死了的有两百万,这些老人他靠谁来养老?谁为他们养老?他们的房产传给谁?所以这些人的反向抵押养老对他们非常适合。

胡一虎:所以它有局限性,针对这些人来讲是可以照顾到的。

相关新闻:

标签:养老 房地产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