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白安儒: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激增比美国还严重


来源:凤凰卫视

中国债务问题不在中央政府的债务,中央政府的债务比较小,美国的债务主要都是中央政府的,就是中国的债务问题,主要在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它们举债的速度非常之快。中国的债务问题,比美国的债务问题要严重得多

核心提示:中国债务问题不在中央政府的债务,中央政府的债务比较小,美国的债务主要都是中央政府的,就是中国的债务问题,主要在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它们举债的速度非常之快。中国的债务问题,比美国的债务问题要严重得多。

凤凰卫视10月12日《一虎一席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莫大伟:美国现在吃这个本。

丁志杰:对。

胡一虎:它吃本,吃自己的老本,来,大伟,大伟说美国在吃自己的老本,它怎么样吃自己的老本?你看它美国的债务上限危机是不断的蔓延,一年一年叠加的。到现在为止,您可以看到10月17号到11月7号,美国合计4170亿美元国债到期,相比之下,美国截至10月17号的现金水平只有300亿美元,实在是杯水车薪。这个它的债务真的是非常严重吗?它跟其他的国家来对比是不是还显得比较轻呢,安儒,你也是研究这方面的问题专家,你的看法呢?

白安儒:我的看法是中国的债务问题,比美国的债务问题要严重得多。

胡一虎:中国债务比美国债务更严重,你的理据是什么?

白安儒:中国债务问题不在中央政府的债务,中央政府的债务比较小,美国的债务主要都是中央政府的,就是中国的债务问题,主要在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它们举债的速度就非常非常之快。

胡一虎:所以说与其去担心这个,中国不妨看看自己的中国债务问题,

白安儒: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中国债务问题,对美国债务问题我不是特别担心。

胡一虎:来,雅玲?你跟他在同一个阵线这样的看法吗?

谭雅玲:我同意他的观点,为什么呢?就是美国的债务它是在一个世界范围之内的资源搅动和资源利用,而中国的债务呢,是在本土和本国的概念当中,而这场金融危机给中国带来的结果就是过去我没有这个财政赤字,我们现在有财政赤字了,过去我们债务没这么严重,通过这场危机我们的债务这么严重。所以我前面一直在说美国的经济没有问题,美国的市场很好,我要提示的就是我们国家的问题非常的严重,经济在下滑贸易在收缩,创造力不足,生产力在下滑,我们多严重啊。

胡一虎:先别急,等一下,来,志杰,有没有不同看法的?真该操心的不是美国国债?

丁志杰:我要补充两点,美国的国债也要操心,中国的债务也要操心。但是我觉得两点不同,一点中国的债务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我们的损失自己担。

胡一虎:没有转嫁到别人,人民币还没有国际化。

丁志杰:对。第二点呢,中国目前面临的很多问题其实进美国转嫁了危机的成本是有关的。

胡一虎:来,一凡认同志杰的说法吗?

丁一凡:那确实你在2008年没有出现经济危机之前,那中国地方政府,包括地方政府和国企是没有什么事。2008年发生了这个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为了维持中国经济增长,中央政府允许地方政府借钱,是为了给中央政府提出的那一套,一揽子刺激经济计划的资金搞配套,所以很多很多地方政府的债务,都是由于这个事情而产生的,确实这是直接跟这些国际金融背景有直接相关。然后你说这些东西会不会将来成为中国巨大的问题呢?我觉得这里头更多的是一个债务错配的问题。我不认为这个,就这次地方政府的债务就会成为烂账,是因为它确确实实还是除了房地产之外,是有很大一部分投资改善了这些地区、地方,特别是中西细地区的一些基础设施,而这些基础设施的项目一旦完成,它就会有收益,它就会有好处,它就会给经济下一步经济增长奠定更坚实的基础,所以这里头是要看,也是辩证的看这个问题。

胡一虎:来,安儒,你被两位丁先生说服了吗?

白安儒:他说的话我不是不同意。

胡一虎:等一下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同意,还是?

白安儒:我不是不同意。

胡一虎:不是不同意,就同意。

白安儒:不是特别同意,2008年那个金融危机确实是美国创造的,中国必须自己应对,但是中国去怎么应对,这是中国自己的选择,美国人没有让中国去举那么多债,建那么多地方政府的项目,这是中国自己的选择。

胡一虎:来,场下的嘉宾来回应我一下,你在看待美国国债的同时,你不会想到其实中国国债还更严重。还是你觉得就是像志杰所说的,中国国债严重的很多部分,大部分是美国你转嫁到中国,由中国来吸收的,认为、认同雅玲的这边请举赞成牌,认同稚杰的请用反对牌,三二一,来,我们看一下。来,好,来,请说。

现场观众:我不同意这位教授,他对中国债务的描述有一点夸大、夸张了,因为中国经济目前也是正在不断的调整过程当中。但是美国现在出现关门的现象,我们也应该有一点着急,因为我们中国的经济跟经济现在关联度越来越高。

现场观众:人民币没有国际化,所以它整个的震荡方向并不是在全球市场。全世界范围的,而像美国的债务危机它所震荡方向全世界、全球,所以说中国的债务危机,中国也刚才说到是地方的债务危机,大部分是用于中西部的基础设施建设,这对刺激那个中国经济复苏的一揽子计划是有相当大的帮助,这也不会对中国的未来经济造成特别大的影响。

胡一虎:我打个岔,听你的口音你是来自中西部对吧?

现场观众:对对对,我是来自新疆的。

胡一虎:难怪。

相关新闻:

标签:债务 人民币 危机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