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马晓霖:利比亚总理被劫持悲喜剧


来源:凤凰卫视

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阿里·扎伊丹10日在利比亚首都黎波里的一间酒店被武装分子绑架,但几个小时之后扎伊丹平安归来

核心提示: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阿里·扎伊丹10日在利比亚首都黎波里的一间酒店被武装分子绑架,但几个小时之后扎伊丹平安归来,该新闻得到了利比亚政府的证实。扎伊丹在回来之后召开了内阁会议,呼吁外界应该慎重理性地看待其被武装分子扣押一事。

凤凰卫视10月11日《新闻今日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茵:利比亚过渡政府总理阿里·扎伊丹10日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一间酒店被武装分子绑架,但是几个小时之后扎伊丹平安归来,这个也得到了利比亚政府的证实。

那么扎伊丹在回来之后召开了内阁会议,呼吁外界应该慎重理性的看待其被武装分子扣押一事。今天就此话题,以及利比亚的整个局势,我们请中东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马晓霖先生来为我们点评分析。欢迎你马老师。

马晓霖:你好。

马晓霖:利比亚总理被劫或因国内不满其亲美行径

梁茵:扎伊丹几个小时被捉放逃这个事情,他被捉走的时候,看得全世界惊心动魄,结果没想到几个小时以后平安归来,而且就像他自己召开会议对外界所说的,还要理性慎重地看待他被绑架的这件事情。大家就很奇怪了,因为到目前为止,利比亚政府在当局的官方消息上都没有确认到底肇事者是谁,就绑架者是谁,那么从您获得的消息,您现在对这个事件一些各种因素的情况的了解是什么样的?

马晓霖:被劫持这个事确实是变化非常快,是个急转直下的悲喜剧,刚开始觉得这个人马上被抓走了,不知道谁抓走了,而且生死就很难说了,因为从历史经验来讲,凡是像这个级别的老大被弄走的话,那基本上就是没有活路回来了。

以前的比方说意大利的红色旅劫持意大利总理等等这样的事情,基本上都会撕票。那么当时其实分析就两种可能,一个就是派系斗争,内部某些派别他的反对者,很底层的一帮人可能胡作非为,对他不满,因为利比亚战后是很乱,然后就要收拾他。然后一个就是说,幕后有老大,指使下面的人收拾他。那么还有一种极端的可能,就是恐怖组织把它弄走了,因为他毕竟是战后美国扶持起来的一个新的政府的一个首脑,逮他,拿他来替换,比如交换某些恐怖分子等等之类的,这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但没想到过一个小时,他就平安归来了,这个事情感觉到非常有意思。实际上从扎伊丹自己的反应来看,他不想把这个事情过于炒作,过于高调。相关地报道说,他回来以后就回到总理府上班了,看他走的时候那个情景也好像,首先没有枪战,没有暴力的行为,他基本上是被人抓着领子就提溜走了。

由此可见,他对来者也应该是大致了解,事后应该说有两个组织是大家比较怀疑的,一个就是革命委员会,另一个就是反犯罪组织。我检索了半天发现,这两个实际上都有半官方背景,第一个有点是民兵武装一样,他实际上就是散落在民间,凡是政府军、安保部队控制不到的城市,小巷,小镇子这些地方,这些人就说了算。那么另一支实际上也是有内务部的背景,司法部的背景。但究竟谁抓他到现在也没有明确。

这个事从扎伊丹的反应来看就是一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犯罪分子抓他是因为他涉嫌经济犯罪还有政坛的腐败等等,很快就放出来了,显然这背后的主谋觉得这个事情再玩下去就玩砸了,玩大了,可能就是要给扎伊丹一点颜色看看,我觉得要推测他的原因的话,还是反映了战后利比亚非常复杂,非常纠结的内部矛盾。

梁茵:外国很多人推测这个原由可能跟5日的时候美国参与利比亚反恐的行动有关系,您认为这个关系会大吗?这个跟他内部的,刚才您说的内部矛盾又有什么关系呢?

马晓霖:这种可能性是不能完全排除的,因为他被劫持的第一反应,我第一直觉就是,是不是报复利比亚政府,容许美国在5日抓走了基地组织在非洲,在利比亚的负责人利比,现在看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两个事件之间因果关系,但是我们从过去两年利比亚整个的情势来看,现在就是反美,反西方依然是在民间酝酿一个非常主流的声音,特别是各种拥兵自重的武装组织,加上还在地下活跃的恐怖组织,他们现在已经把美国,把法国、德国、英国,甚至像俄罗斯都卷入了这其中,现在感觉是对一切外来的力量都是一种排斥。那么既然5日出现了美国特种部队突袭利比亚,抓走了基地组织在利比亚的一个重要的军事首脑,这种情况下肯定引起当地反美力量的不满,两种,一种就是极端民族主义,他认为新政府丧权辱国,怎么容许美国在我们国家的土壤来实施军事行动,抓人。即使抓进来也应该交给利比亚政府来审判,不能美国你在这儿行使美国的法律,这点其实从扎伊丹他本人就说,在抓捕行动之后很快做出了反应,要求美国把利比交给利比亚进行审判,因为事关主权,民族主义。从这方面来讲,民族主义分子也可能会感到不满。

第二就是极端宗教主义分子,认为他不管怎么说,他不管支持还是不支持基地,那么他认为相对基地组织来讲,美国是大撒旦,大魔鬼,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他们来抓利比的话,美国还是要伤害伊斯兰国家的利益,伊斯兰世界的利益,所以他要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不满,表达不满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因为他够不着美国,美国去年大使已经被弄死了,美国基本上处于使馆半关闭的状态,他也就没办法直接去报复海豹突击队,那就是直奔酒店去抓总理。当然最极端的就是恐怖分子,基地组织,他为了报复利比被抓走直接加害总理。从现在看第三种可能基本上面排除了,还是应该说是政府可以管制下的内部的民兵力量。

梁茵:而且应该扎伊丹想把大事化了,应该他心里还是非常明白这个原因的,只能在他心里。

马晓霖:我觉得他通过这种行为可能是要对扎伊丹做一个警告,教训,就说你作为总理也好,作为比方说执政党联盟的首脑也好,你要注意你的行为,这个行为无非是内政、外交两个方面,外交上你不能太投靠美国。

梁茵:可是说到不能太投靠美国,这个让我们真的想起两年前在颠覆卡扎菲政权的时候,他的反政府的这些武装也好,或者说反政府派别也好,是极力地在向西方求援。

马晓霖:对,他们当时是,实际上是很矛盾的,你要跟踪利比内战的进程看,利比亚反对派在他们自己不行的时候,紧急向西方球员,请北约救他们,甚至有一段时间,班加西快被攻陷的时候,他们充满了责怨,他们直接说完蛋了,我们完蛋了,西方也不帮我们,谁也不帮我们。当他们一旦得势之后,打的比较顺利的时候就往外赶西方人,说你们走吧,不要你们,我们自己可以解决我们自己的事情。这实际上是,我觉得在阿拉伯国家来自草根阶层的一种暴乱也好,革命也好,他普遍这种心理,他要借狼驱虎,他两个都不喜欢,但是当他的力量,自己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他会引入一个强大的敌人,消灭本地他的目标。那么从他个人来讲,他又觉得又不愿意说跟西方,跟异教徒绑在一起,又不愿最终落下一个引狼入室这个罪名,所以他在任何的问题处理上都是前怕狼后怕虎,畏首畏尾,来回算计,让人感觉你很纠结,你又想靠他,完了又把他卖了,又不喜欢他,实际上我要觉得你要再放的更大点看,阿富汗战争也是这样。那些哈德分子最早跟中央情报局密切合作,拿他钱,受他们培训,受他们资助,一快把苏联打跑了,最后反目成仇,跟他们开战,很简单。

梁茵:对。那么现在这个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被捕的是扎伊丹,其实我们知道在过渡政府,按理说总统是最大的,如果说亲西方的话,其实这里面总统也是有责任的,为什么是我们在利比亚最新的这些形势当中,看到出境的都是扎伊丹这个总理的角色?

马晓霖:实际上在利比亚战后的格局,他这个所谓的总统只是一个象征性的国家元首,他没有任何的实权,实权是掌握在总理的手里头,扎伊丹他应该说是掌握着最重要的内政、国防、外交大权,所谓的总统就是一个名以上的国家元首,代表国家出访,签署内阁通过的一个法律,等等就这些事情。

那么扎伊丹本人他也很强势,他应该是一个老资格的卡扎菲反对者,80年代他就叛逃了,跑到欧洲去了,然后后来一直在瑞士做人权律师,一直为改善利比亚的人权状况而鼓与呼,所以他在西方的政界、舆论界非常有影响。那么在2011年利比亚爆发内乱之后,他就变成了利比亚反对派驻欧洲的一个代表,同时他就是推动欧盟,推动北约介入对利比亚的干扰。有报道说,他在说法法国带头推动干涉利比亚内战这方面是首功易见,第一方面他是个坚定的反卡扎菲分子,另一方面,他在颠覆卡扎菲进程中应该是功劳相当大,所以他在战后经过各派洗牌,选出来一个世俗的,又亲西方的,被西方认可的一个领导人,扎伊丹应该说首当其冲,所以他整个风格做事也比较强势。

另外为什么锁定是他?除了刚才说的原因之外,他的行迹应该是比较公开的,他平时既在总理府办公,也在外面酒店包了一个房子,就是为了便于接待外来的代表团出席一些公务活动。实际上他这个据点是明确的,这一次武装人员就直扑这个酒店,直接就把他堵在门口,而不是冲进总理府,总理府我想安全保卫级别相对要高一些。因为这两个原因他就成为被锁定的一个重要目标。

梁茵:所以他是一个被西方所扶植和认可的这样一个利比亚当局的当政者。

相关新闻:

标签:扎伊丹 武装分子 卡扎菲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