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闻调查:汽车社会,我们能否重返单车时代?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5年11月20日,北京阜外大街东向行驶一侧,一位骑自行车的女士因看手机而停驻在非机动车道上,久久不动。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表示,将畅通整个慢行系统,取消一部分路侧占道车位,力争让自行车出行比例从12%达到18%。

作为“三转一响”之一的自行车,曾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家庭中的奢侈品,甚至需要凭票购买。随着城市扩张和经济发展,曾经的“自行车王国”已经迈向汽车时代。然而,交通拥堵等“城市病”缠身的当下,你会重新选择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吗?

2015年11月20日,北京阜外大街东向行驶一侧,一位骑自行车的女士因看手机而停驻在非机动车道上,久久不动。 陈伊昕摄

重返“两轮生活”

——或拥堵所迫

“去年听说北京地铁要涨价的消息,直接刺激我买了辆自行车”,为了节省每年约两千元的地铁支出,“北漂”周齐告诉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自己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单程就有17公里,从东向西贯穿了大半个北京城。

“刚来北京两年,我还不够摇号资格。今后若能在北京摇上车号,还要面对买车、养车、找停车位等一系列麻烦事。以我在北京坐出租车的经验来看,堵车都能堵出百十块钱来,自己开车的话,这又得白白搭进去多少油钱啊?”周齐说。

今年11月,一家数字地图企业发布的《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列出了通勤族因拥堵造成的时间成本榜,其中北京位列榜首。根据社保部门最近公布的上年度平均工资,按每月22个工作日、每天通勤2小时计算,将时间换算成金钱的话,北京通勤族每月因拥堵造成的时间成本就有808元。

一切以省钱为出发点,周齐前期特意花两千元置办了骑行的基本设备。“大城市里去哪儿都要花钱,但有了自行车,脚多蹬几圈,我就能去任何地方”。周齐说。

2015年11月20日,北京三里河路向北行驶一侧的非机动车道被刷成了红色。 陈伊昕摄

——或主动选择

“除了带家人出游外,我上班基本不开车,因为堵车、停车都是问题。我的一些开车上班的朋友也常说:要是骑自行车,恐怕早就到单位了”。供职于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康拓说。康拓骑行上下班已经4年,在他看来,这项活动集通勤、健身、环保等功能于一身,即使他每天上下班有近50公里的路程,骑行依然充满乐趣。

从刘家窑到三元桥的15公里是白领彭鹏的上班路。三环早高峰的大堵车,使他的上班时间变得不可控:“有时候我8点前就出了门,坐公交车的话,到单位就已经快11点了,迟到要扣钱”。三个月前,彭鹏开始骑自行车上路,上班时间稳定在1小时以内。“骑车毕竟偏休闲,我的工作又以远途办事为主,所以有条件的话,还是倾向买辆汽车。”

随着城市生活半径不断扩大,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从2002年的180万辆上升到2015年的557余万辆。

五年前,2010年4月,政协北京市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召开的第十五次会议上,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北京绿色出行体系建设情况的调研报告”。这份报告提出,随着城市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高,机动车出行受到更多亲睐,而步行和自行车出行被忽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种落后的象征。步行、自行车出行空间不断被挤占,出行环境日益恶化,自行车出行比例逐年下降,由1986年的62.7%下降到2009年的18.1%。

2015年11月20日,北京三里河路向南行驶一侧,有路牌清楚标示出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但仍有多辆汽车在非机动车道停驶。 陈伊昕摄

是什么困住了城市中的“两轮”?

——车道失序

“自行车上班族”康拓称,自己每天坚持从北京的北五环外骑车到市区上班,这一路整体路况不错,但是到了二环以里的自行车道,就很不好走了。

“骑车到二环以里,经常遇见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混合的路”,康拓说,今年来,为了明确自行车道范围,北京城区的很多道路铺了红色塑胶跑道,但实际作用有限,一些大型的旅游车、家用车依然占道停驶。

2015年11月20日,阜外大街向东行驶一侧的非机动车道被十几辆汽车一“占”到底。 陈伊昕摄

记者注意到,北京曾在2014年完成了80条共330公里的慢行系统的整治,10条立交桥下的自行车道被涂成了彩色。

然而,一面是政府部门在推动路况改善,另一方面则存在来自人为的破坏。康拓举例,“非机动车道入口处曾被交警立下两处大石墩,不过,附近有好多占道停驶的黑车司机,原来的大石墩或许是被他们挪走了,还有一些隔开的铁栏杆,也被人为挪动得歪七扭八。此外,在一些不太重要的路段,没有路灯,建筑垃圾长时间摆放却得不到清理。”康拓说,自己曾因为自行车道被占的事情专门找过交警,但忙碌的交警有时候显得力不从心。

2015年11月20日,北京迎来今冬第二场降雪,地面湿滑。图为阜外大街向东行驶一侧,一名外卖配送员骑车逆向行驶。 陈伊昕摄

——天气极端

曹村羊也是自行车通勤族中的一员,他告诉记者,自己以前骑行没经验,曾有一个月骑车时没戴口罩,事后担心吸入过多的汽车尾气,“总觉得肺里有层土”。为此,他还特意花了三四百块钱去医院做了相关检查。现在的他骑车时会戴一个口罩,有时候则会换成防毒面具。除了路权,他的迫切诉求是改善空气质量,如此一来,骑行体验也将相应提升。

用手机app查看当天的天气状况和空气质量,这成为了康拓出发前的固定动作,他也会依据情况佩戴不同的防护措施。他告诉记者,从这4年自己骑行的情况来看,今年戴口罩骑行的次数相对较少。他也希望,良好的天气状况和空气质量能帮骑行者们“减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覃业伟]

标签:乐视 1986年 汽车社会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