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巧家投毒案蒙冤13年女子回家 与父亲相拥大哭(图)


来源:京华时报

钱仁风来到母亲坟前。家中看到母亲遗像,钱仁风痛哭。全村人为钱仁风回家接风。父亲拉着钱仁风的手回家。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12月21日,云南省高院对“巧家投毒案”做出改判,已入狱服刑13年的钱仁风被当庭释放。

巧家投毒案当事人蒙冤13年终昭雪踏上回家路

回家路上,钱仁风一直望着窗外。

巧家投毒案当事人蒙冤13年终昭雪踏上回家路

钱仁风来到母亲坟前。

巧家投毒案当事人蒙冤13年终昭雪踏上回家路

家中看到母亲遗像,钱仁风痛哭。

巧家投毒案当事人蒙冤13年终昭雪踏上回家路

全村人为钱仁风回家接风。

巧家投毒案当事人蒙冤13年终昭雪踏上回家路

父亲拉着钱仁风的手回家。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12月21日,云南省高院对“巧家投毒案”做出改判,已入狱服刑13年的钱仁风被当庭释放。当晚,钱仁风和亲戚一起赶了近7个小时的山路,暂时住在离家不远的巧家县城。昨天,钱仁风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见到了等候其多年的父亲。13年来,父女首次相见,顿时抱头痛哭。随后,钱仁风又来到母亲的坟前祭拜,将这份迟来的公正告诉母亲。

□重返家乡

陌生的回家之路

昨天,钱仁风起了个大早。“昨晚在宾馆里差点没睡着,不适应床铺,太大了。”钱仁风告诉记者,她已经习惯了监狱的作息,每天6点半前准时起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到楼下晒晒太阳。她说,能够沐浴阳光、能够看到天,她感到非常幸福。因为在监狱里,这对她来说是件很奢侈的事情。

钱仁风的家在巧家县崇溪乡南团村,距离她前一天临时落脚的巧家县城有60多公里。收拾好东西,催促着亲戚,钱仁风于昨天上午9点踏上了回家的路。过不多会儿,她便能见到父亲。

坐上车后,钱仁风挺直腰、伸着头、一路望着窗外,“我都不认识这里了”。钱仁风说。大约半小时后,车驶入双河村境内,钱仁风盯着两旁白墙灰瓦的房屋,思索了片刻,用浓重的家乡口音询问开车的侄子钱伦荣“这是不是双河?”“对,对,就是这,娘娘(钱仁风)你还记得这里呀!”钱伦荣未用家乡话回应道。“这里原来不是一个集市吗?咱们以前从县城回家不就在这里下车吗,然后走回家。”钱仁风说完,又继续看着两旁的街道。“以前哪有这么多小楼呦。”说完,钱仁风抿了抿嘴。

20分钟后,路旁的行人越来越少,车开始盘山。“这条公路我不认得,但这山我还记得,以前要从双河村走到这里,从这里开始爬山,到了山顶还要再下去,翻几座山就到家了,但是要走一整天的山路。”钱仁风指着路旁一处山沟说着,“现在应该没人走这条路了吧?”钱仁风又用家乡话问钱伦荣。

“对呀,都修公路了,谁还走。”钱伦荣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应着。钱仁风摇了摇头,她告诉记者,这条山路自己以前很熟悉,每次往返县城,都是走的这条路,白天出门进县城的话,家里一大早就得准备干粮,早上五六点钟出家门,太阳落山后才能到,所以每次去县城,或者从县城往家返,他们都会带上手电筒。“太阳落山后,山里没有一点光亮。”钱仁风说。

又过了半小时,车进入崇溪乡境内,向南团村开去。此间一路上钱仁风一直盯着车窗外,时不时地看看车窗另一侧的大山,嘴里不停地嘀咕着,“我没走过这条路、我没走过这条路”。

久违的家中老父

上午10点半,经过一路颠簸,钱仁风及亲戚到达了南团村附近。在半山腰处,车停了下来,侄子钱伦荣从后备厢拿出两个红绸子做的大红花,一个系在了车前,另一个挂在了钱仁风的胸前。钱伦荣告诉记者,按照当地的风俗,从监狱里回来就要穿红戴红。在得知钱仁风宣判通知那天,家里的亲戚也开始着手准备这些。“红花是向邻居借的,家里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没准备过。”钱伦荣说。

人车都穿戴好后,车子缓慢地驶入了南团村。看到挂着红花的车子进村,早早在村口守候的几个钱姓亲戚,点燃了一截鞭炮。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南团村的村民纷纷跑了出来。一时间,路的两旁便聚集了数十名村民,钱仁风拉开车门走下了车。村民们接二连三地点燃鞭炮,炸响声经久不息,钱仁风一直静静地笑着。

鞭炮碎屑腾起的烟雾中,一个身材不高、歪戴着帽子、脚穿胶料球鞋的老人缓缓地走过来。“爸爸!”钱仁风大喊了一声,朝着父亲钱智远快步奔跑过去。钱智远此时也看到了钱仁风,他停下脚步,微微张开了双臂。钱仁风一头扎进父亲的怀中,失声痛哭起来,久久不肯松开。钱智远拍了拍钱仁风的头,“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说着说着,钱智远也流下了热泪。看到父女团圆,周围很多在场的村民,也跟着抹起了眼泪。

平复情绪,钱仁风挽着父亲的臂膀,两人踏着盘山小路,往家走去。小路不宽,只容一人通过的地方,钱智远就走在前面,紧紧拉着钱仁风的手。两人一路上没有再说过话,钱仁风时不时地抬手抹泪,钱智远则一直用力地快步向前走。

两人身后,村民们一排排地跟了上来,走在后面的村民还不时探头去看钱仁风。“这么多年变化还真不大”,认识钱仁风的村民告诉记者。一些年轻的村民则称,只听说过钱仁风这个名字,还没有见过真人。

10分钟的路程后,一行人到达了钱仁风家门口。门口并排坐着三位年事很高的老人,他们都是看着钱仁风从小长大的老邻居。钱仁风弯下腰对三位老人说“我回来了”,三位老人纷纷乐着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阴阳永隔的母亲

跨过父亲准备的火盆,钱仁风回到家中。25平米左右的房间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张桌子、一个矮旧的沙发和一台彩电。见到这些,钱仁风开始抽泣,“我不知道,这么多年,家里一点没有改观,我以为现在家里的条件能够好一点,没想到还是这样。”

“你不也还是17岁那个样子?没变就好,孩子你懂事了。”钱智远安慰着钱仁风。“这么多年没去看你,不要怪爸爸,家里条件不好,去不了昆明。”

话音未落,钱仁风抬头看到了屋内桌台上的母亲遗像,顿时泪如雨下。她拨开身旁的人群,冲到母亲的遗像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妈妈……”钱仁风已经失声。在一旁的钱家亲属赶忙过来扶起了钱仁风。“我没有给妈妈尽孝,13年没有见到母亲一面,最后一面也没赶上。”钱仁风伸手触摸着遗像中母亲的脸庞,几乎要扑倒在桌台上,“妈妈你看一眼,我回来了”。

“你妈妈不在了还有父亲在,你以后要好好地孝顺父亲。”亲戚们七嘴八舌地将钱仁风一次又一次地扶起。

母亲在世时,一直都在四处为钱仁风伸冤,但是却没有能够等到钱仁风重获自由的这天。钱仁风想要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母亲,于是她和父亲一起来到了母亲的墓前。这里距离钱仁风的家不足200米。在黑色的墓碑前,钱仁风静静地流着眼泪,为母亲点上两支蜡烛。随后她跪在母亲坟前,边烧着纸钱边小声念叨,“妈,我还有很多话没跟你说,你就不能再等等吗?”说完这句话后,钱仁风陷入了沉思,片刻,她伸出右手抚摸着母亲墓碑上的刻字,“妈妈,你放心,我回来了,你能瞑目了”。

站在一旁的钱智远嘱咐着钱仁风,“你妈生前最大的希望是看到你能伸冤出狱,然后过上自己的生活”。“妈,你放心吧,我在监狱里学了服装缝纫,我会照顾好自己和父亲的。”钱仁风一边对母亲说着,一边看着钱智远。

给母亲上完坟后,村中的钱姓亲戚在村中的一块空地摆出了十余张小桌子,布置好饭菜、碗筷后,钱仁风和钱智远等钱家亲属纷纷落座。“按照习俗,本来要咱家出钱请这些亲戚吃顿饭的,但是现在家里条件太差,所以这些亲朋就自发地每家做一份菜,凑了这么几桌。”钱智远告诉身旁的钱仁风。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覃业伟]

标签:钱仁风 当事人 投毒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