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亮程海南品老爸茶 感叹海南“有温度”


来源:凤凰网海南站

从《一个人的村庄》到《风中的院门》,刘亮程不慌不忙地叙述着一种人类久违的自然生存。他的语言素淡而明澈,对生活的认知纯真而瑰丽。在时隔十年后,他再次来到海南,在喧闹的小街边上,悠然的品起海南老爸茶,“海南的味道就像这老爸茶,苦甜同在。” 刘亮程感叹 刘亮程(资料图) 从《一个人的村庄》到《风中的院门》,刘亮程不慌不忙地叙述着一种人类久违的自然生存。他的语言素淡而明澈,对生活的认知纯真而瑰丽。在时隔十年后,他再次来到海南,在喧闹的小街边上,悠

刘亮程

刘亮程为凤凰网海南站题字

从《一个人的村庄》到《风中的院门》,刘亮程不慌不忙地叙述着一种人类久违的自然生存。他的语言素淡而明澈,对生活的认知纯真而瑰丽。在时隔十年后,他再次来到海南,在喧闹的小街边上,悠然的品起海南老爸茶,“海南的味道就像这老爸茶,苦甜同在。” 刘亮程感叹。

评价海口生活:纯净而安宁

刘亮程说话的语速低沉而缓慢,言语中透露出一种笃定和坚持。他被冠以“20 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这绝非是一种偶然,他在《一个人的村庄》中,将后工业社会与传统村庄的落后,这样一个哲学反思抛给了世人,这样的尖锐反思让人在“快时代”倍感亲切和温存。有人这样评价他的作品《一个人的村庄》:繁忙的尘嚣生活让人变得复杂,但这里的文字却是如此纯粹、清新,有一种亲切、朴实的美好,充满了哲理和自然的纯净、安宁……

而这种纯净而安宁,也成为了刘亮程对于海口的赞誉。在海口明珠广场后面的一家老爸茶店,刘亮程不断摩挲着手中的杯子,舒适地倚靠在木椅上,“这种闲适,很久没有感觉到,怕是只有海南才有。”刘亮程说,在这个飞速发展的快时代,缓慢成为一种弥足珍贵的奢侈品。看到百姓悠闲地品茶,老人们泡好一壶茶,在温润的天气里,谈谈以往的旧事,这让刘亮程感到欣慰:在繁忙的都市里,竟也有这样一片让人闲适的天地!

快时代需要慢节奏体味生命

“十年间,海南几乎没有一点变化。”刘亮程笃定地说,随后,他又补充的道:“十年前,我与好友来海南游玩,当时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郁郁葱葱的椰子树,而现在它还如当年那般”

刘亮程之所以如此钟爱椰子树,也许是两者都是隽永而缓慢的。在交谈中,刘亮程曾不止一次的提到“快时代”,“这个时代发展的太快了,让人无所适从。” 刘亮程说,我们应该向草木一样的学习,就在一个地方,缓慢地、细细地,去品味人生,去感受生命的每一种维度。

“我总是希望一个地方能够缓慢的发展”,刘亮程说,无论是一个城市还是一个村庄,它必然是承载几代人的记忆,它的草木、砖瓦都是历史的承载者,而“快时代”的飞速发展,让这些记忆瞬间消逝,于是,几代人的故事瞬间被半代人顷刻毁灭。

向往椰子树一样的生存哲学

刘亮程透露,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去探寻当地的古树。古树的每一道年轮和它背后的故事,都让刘亮程为之神迷。

在《与虫共眠》中,刘亮程曾如此体会村庄中人与虫子的那种感情。“一年一年地听着虫鸣,使我感到小虫子的永恒。而我,还在世上苦度着最后十几个春秋。面朝黄土,没有叫声。”这样的释怀,也体现在刘亮程对于椰子树的独特情怀里。他说,椰子树缓慢的生长是一种沉淀,也是一种超然,在这样的“快时代”,如若一个人能像椰子树一般的笃定而纯真,那便拥有了悟透人生的深邃。

品老爸茶感叹海南“有温度”

桌子被茶客磨旧、太阳将老人晒老、所有的树木都按照自然地意志伸展,这种自然生存的节奏,在刘亮程看来时很多城市所没有的。这些和老爸茶一样,被他称之为是海南的一张有温度的标签。

“这一杯老爸茶,海南人从壮年之时一直喝到古稀之年。”这其间,茶馆一直都在,而茶也还是记忆中不变的味道,细细地将老爸茶中的白糖融化,在唇齿之间品尝苦甜的交错,刘亮程品读老爸茶亦如人生,“苦甜交错,便是这老爸茶的精髓。”这些在刘亮程特有的“乡村哲学”里,被评价为是一种归还本质的温度。

谈及接下来的行程,刘亮程说,他将会细细品味每一种有温度的海南风情。

作家简介:

刘亮程,作家,1962年出生在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一个小村庄。著有诗集《晒晒黄沙梁的太阳》,散文集《风中的院门》、《一个人的村庄》、《库车》等。所获荣誉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

(本文仅代表刘亮程个人观点。)

相关新闻:

标签:刘亮程 作家 专访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