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7000张床位4600张没人住 海南农村敬老院空荡荡


来源:海南日报

海南省政府连续5年把农村敬老院建设列为为民办实事“十大民生工程”项目之一。5年来,全省累计投入敬老院建设资金2.4亿元,使得全省农村敬老院床位增加到7000张。

有人煮饭,有人打扫房间,生病有人送医,不仅不要一分钱,每人每月还发100元零花钱……敬老院的生活让86岁的五保户老人朱亚义和妻子很满足。去年5月,白沙黎族自治县邦溪镇敬老院投入使用,这对双目失明的夫妇就被接了过来。

省政府连续5年把农村敬老院建设列为为民办实事“十大民生工程”项目之一。5年来,全省累计投入敬老院建设资金2.4亿元,使得全省农村敬老院床位增加到7000张。

但农村敬老院快速发展的背后,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新建的敬老院,因没人管护而无法投入使用;能容纳80人的敬老院,只住了8个老人……全省农村敬老院,空着4600多张床位。

免费吃,免费住,还有人照顾,五保老人们为什么还不愿意来呢?

困局

新建农村敬老院里,设施完备、窗明几净,却并没有带来想象中的“五保老人蜂拥而至”。

老人不愿来——我省农村敬老院普遍管理水平较低、服务不到位;管护没人干——月工资标准一般在1500元以下,且多数未买基本保险。

全省农村敬老院闲置床位不少。全省3.34万名农村五保供养对象中,集中供养人数仅为2349人,集中供养率为7%,远低于国家集中供养率30%的要求。

经费紧 一些市县将责任全交给乡镇

白沙民政局统计数据显示,白沙全县9家敬老院里,目前正常使用的有七坊镇敬老院、荣邦乡敬老院、邦溪镇敬老院和青松乡敬老院等4家,其余5家敬老院目前均没有老人入住。

8月26日中午,今年5月投入使用的白沙荣邦乡敬老院里空荡荡的:偌大的院子,80个床位,只住着8名老人和2名管护人员。

荣邦乡民政助理符乾祖告诉记者,他已经很努力去劝说老人来敬老院享福了,但很多老人还是不愿意来。

有人伺候,为什么老人不愿来?

荣邦乡岭尾村60多岁的村民刘敬勇没有儿女,一个人居住在政府免费为他修建的房子里。“我身体还好,还能劳动,不想离开村子。”刘敬勇说。

“五保供养对象之所以不愿意入院接受集中供养,主要是受传统观念影响。”在白沙、儋州等地,基层一线工作人员这样解释。

今年5月,省民政厅组成专门调查组,对农村敬老院管理工作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

参加调研工作的省民政厅政策法规处处长石清理认为,海南老人身体好与受传统观念影响固然是一部分五保老人不愿到敬老院安度晚年的原因之一,但真正症结在于,我省农村敬老院普遍管理水平较低、服务不到位。

数据显示,我省目前210家农村敬老院中,规模小和床位闲置的为数不少。截至今年5月,我省共有175间农村敬老院的床位数在40张(含)以下,其中10张以下的57间,10张至20张的70间。

石清理说,我省一些市县并没有将农村敬老院经费纳入市县财政预算,而是把此项责任全部交给乡镇政府,造成五保集中供养人数越多,乡镇政府支出就越多。因此,一些财政困难的乡镇,对农村敬老院建设和五保集中供养热情不高,造成有的敬老院虽建成却无人居住。

全省农村敬老院7000张床位有效使用率仅为33.6%,相当于全省有三分之二的农村敬老院未发挥作用。

工资低 多数员工工资少于1500元

今年年初,白沙七坊镇敬老院63岁的高亚示“退休”了,儿媳麦玉安顶了班。

在敬老院工作了27年,高亚示并没有得到五项保险的保障。“退休就没钱领了,只能在家吃老本。”高亚示很无奈,但她并不后悔。

10多公里外的邦溪镇敬老院,院长刘进淇和管护员高兰珍、朱桂青的待遇好多了。

目前,刘进淇享受“4050”人员待遇,有五项保险保障,再加上镇政府的补贴,每月领到手的能有1000元。而高兰珍和朱桂青也有五项保险,每月领到手的工资约900元。

“工资是低了点,但没办法,怎么说也是一个工作。”刘进淇还盼着工资能涨一些。

“建于2010年的元门乡敬老院至今没有投入使用,就是因为待遇低没人愿意干。”白沙民政局负责人坦诚地说。

白沙农村敬老院管护人员所遇到的待遇低问题,在全省也并不鲜见。

省民政厅统计表明,目前全省农村敬老院工作人员344名,其中公益性岗位人员156名、合同聘用人员188名。工作人员的福利待遇普遍较低,月工资标准一般在1500元以下,有43%的工作人员工资标准在1000元以下,其中最低的仅500元,多数工作人员未购买基本保险。

同时,农村敬老院十分缺乏高学历工作人员,344名工作人员中,高中以下文化程度的336名,占比高达98%。

人手少 少数老人有时吃不上饭

按规定,农村敬老院工作人员与五保供养人员要按不低于1:10的比例配备。目前我省有344名工作人员与2349名入院老人,其比例仅为1:14.64。

另外,工作人员与失能、半失能人员配比应不低于1:3与1:5。

如此算来,我省农村敬老院工作人员缺口仍然很大。

记者实际走访的情况更不乐观。

8月27日,在琼海潭门镇敬老院,67岁的管护人员符祝花正在院子里忙着。她和另一名女管护员,负责照顾33名老人,这其中还包括3名没有自理能力的失能老人。

潭门镇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潭门镇目前仍有分散供养人员110人,由于敬老院管护人员少、床位少,很多有意愿入住的分散供养人员无法入住。

“原则上我们不接收没有自理能力的老人。”符祝花说,她们两个人实在没有更多精力去照顾失能老人。

更需要照顾的失能老人反而更难进敬老院,这在农村敬老院是普遍情况。而缺乏人手,是最根本的症结。

省民政厅调查组在调研中发现,海口龙塘敬老院,仅有1名管理人员,月工资1200元,要照顾2名失能老人、1名失明老人以及2名五保老人。因任务重、压力大,这名管理人员早就不想干了,但由于找不到人接手,只能继续坚持。

省民政厅调研报告中提到:“大部分农村敬老院管理人员严重不足,对入院老人的照料停留在自求多福状态。少数老人因病或失能等原因,吃不上饭、不洗澡的现象时有发生。”

尝试

当前,采取自我管理服务模式的农村敬老院占到了全省敬老院总数的七成以上。

石清理表示,自我管理服务模式以最低成本维系了农村敬老院的正常运行。但这种管理服务模式与分散供养没有太大区别,管理水平低、卫生状况差、生活条件简陋,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人无人照料的问题比较突出。

为了解决农村敬老院服务质量不高的问题,我省部分市县对农村敬老院运营模式进行了有益尝试。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吴曼]

标签:床位 海南 农村 敬老院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