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乡愁

城镇化是大时代的缩影,也是工业化、现代化的必然结局。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想说爱你不容易

“打车软件”的出现,冲击了传统“招手停”式打车方式。

别被汇率“下”一跳

别被汇率“下”一跳

人民币的贬值究竟会牵动我们生活的哪些花销?

潘采夫:中国记者四大族群生态问题分析

2013年10月31日 10:52
来源:凤凰网 作者:潘采夫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中国记者族群大致分四种:老大是搞宣传的,老二是弄产业的,老三是当劫匪的,老四是干新闻的。老四最命苦。他们栖身于市场媒体,面带饥色,首如飞蓬,栖身荒村野店,采访断壁残垣,好容易憋出独家报道,半夜手机一震,十之八九“毙了”。人所谓:“理想只能管吃饭,六环之内不买房。举家食粥酒常赊,月底不见丈母娘。”

最近两个月,最火的行当是记者,最火的媒体是《新快报》。记者火是因为被抓,《新快报》火,是因为它有两个记者被抓。

该报的财经记者陈永洲长期报道中联重科的财务问题,被长沙警方跨省抓捕。而在今年8月,《新快报》记者刘虎因微博实名举报官员,被北京警方从重庆抓捕。

记者的问题,大致不出几点:上了不该上的车、举报了不该举报的人、报了不该报的事、拿了不该拿的钱。而媒体的问题,在于刘虎出事,没反应,陈永洲出事,反应大了。

记者被抓,报纸反应也正常,但动作太过风骚,就有点挑事。《新快报》呐喊“请放人”,还特别声明“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还用曾国藩的诗讽刺湖南:“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二根穷骨头”。话说得太满,待陈永洲一“认罪”,只好啪啪地打自己的脸,着实可怜。

如此看来,习总去年底说的一句“打铁还需自身硬”,含义相当深。

有点跑题,我这篇小文不是探讨这事的,其实想谈谈记者这个行当。十年前我做过三个月记者,结果没通过试用期,还没上场就黯然挂靴,告别了记者界。但这阻挡不了我对记者行业的热爱,见记者就套磁,对这个行当的生态倒也摸了一些。

即使跟全世界同行比,中国记者也是最复杂的。香港记者干两件事,堵明星的车子,盯特首的院子;台湾记者干两件事,拍马英九的奶子,问小S的肚子;欧美记者干的多一些,除了关注酋长的帽子、总统的裤子和中国的票子,他们也上战场干战地记者。而在咱国,中国记者族群中的一小枝就涵盖了以上全部。

中国记者族群大致分四种:老大是搞宣传的,老二是弄产业的,老三是当劫匪的,老四是干新闻的。老大地位高,虽然属于权力辐射带的边缘群体,但吃香喝辣衣食无忧,少数杰出者能以资源兑现权力,民间俗称“官记者”的就是他们。老二最有钱,他们多是行业记者,栖息在财经、金融、地产、汽车领域,接添花、送碳、熄火、平事、浇油、添堵等业务,皆是火中取栗的高难度表演,玩好了二环有房,玩不好央视赶场。

老三最光棍。多年前认识一人,穷得响叮当,后去某官媒当记者,开上豪车,某日聚餐,脸有伤痕,说是去山西去调查煤老板,结果碰见了硬茬,钱没扎来,人被打了。干这行也分国营私营,国营的,不怕警察跨省,不怵中联重科,关怀民营企业,青睐地方政府。私营的风险就高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弄好了生活小康,弄不好劳改农场。

这类记者属于劳动密集型劫匪,跟前两种相比,这种小手工业者只能算低端蓝领阶层,由于素质良莠不齐,少数鸡鸣狗盗往往惹出事端,毁了第三种族的声誉,搞得记者行掌门人不胜其烦,常威胁要清理门户。民间说的防火防盗防记者,大约防的也是“老三”。

老四最命苦。他们栖身于市场媒体,面带饥色,首如飞蓬,栖身荒村野店,采访断壁残垣,好容易憋出独家报道,半夜手机一震,十之八九“毙了”。人所谓:“理想只能管吃饭,六环之内不买房。举家食粥酒常赊,月底不见丈母娘。”这帮看不到未来的穷汉子,是我比较崇拜的一群人。

就我视野所及,从衣着长相、口齿谈吐、乡土指数和屌丝气质四个方面指标来评,河南孙旭阳、山东陈宝成、安徽黄玉浩、甘肃王克勤,均堪胜任“老四”形象代言人。

 
[责任编辑:张晨] 标签:记者 问题 族群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聚焦海南

海南黎族苗族传统节日“三月三”拉开帷幕

乐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