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河南遂平:专款建农村桥梁成“豆腐渣”工程


来源:消费日报网

“这修的啥桥啊,比路面还高出恁多,收割机、农用车都进不地里去,过几天就收麦了,到时候该咋办啊?” 日前,河南省遂平县玉山镇村民投诉称,该镇初徐村、坡李村等村惊现大量的“毁民桥”,修成“戏台子”无法通行,并且偷工减料,质量太差,是豆腐渣工程。

消费日报网河南频道6月9日消息:“这修的啥桥啊,比路面还高出恁多,收割机、农用车都进不地里去,过几天就收麦了,到时候该咋办啊?” 日前,河南省遂平县玉山镇村民投诉称,该镇初徐村、坡李村等村惊现大量的“毁民桥”,修成“戏台子”无法通行,并且偷工减料,质量太差,是豆腐渣工程。

刚刚修建好的一座“危”桥

新修桥梁与地落差80公分村民笑称“戏台子”

走进玉山镇初徐村村庄路两旁,本网工作人员看到刚刚修建好的桥梁,桥面被松土草草的掩埋,桥墩两侧大部分都是半成品,高低迥异,桥梁与路面基本脱节。

被村民笑称为“戏台子”的农用桥

被村民笑称为“戏台子”的农用桥

位于初徐村小康庄东玉贾路北谷氏兄弟门口的一座桥梁,本网工作人员看到桥墩的一侧只是垫了少许松土,另一侧的裸露着的桥体便形成了一个长约1.5m,宽约2m的深坑。一村民表示,一旦经过大雨的冲刷,这些松土会不断流失,桥墩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因为这座刚刚修好的“危桥”就横在自家门前,出于安全考虑,无奈只能自己动手,用施工时丢弃的废石把桥墩一侧回填修整。

随后本网工作人员又走访了初徐村多处已完工的桥梁现场,发现类似情况普遍存在。

无独有偶,在与之比邻的坡李村,出现这种情况的“危桥”更是离谱。在一座标号为1841的农用桥边,本网工作人员看到桥两头都铺着厚厚的虚土,使桥面与路面连接处形成了一个陡坡。附近的村民介绍说,原来刚修好时,桥面与地面就是一个垂直的截面,落差大约有80公分,只多不少。如此“奇葩”的桥梁,被无奈的村民们笑称:“这哪是修桥啊,跟搭了个戏台子差不多。”

然而,在村民们的“嬉笑”背后,却是无尽的焦虑:虽然在村民的一再要求下,“戏台子”现在已经被施工方渣土填铺,但因为巨大的落差形成的陡坡,让马上就要面临麦收的村民陷入了困境。一村民自嘲说:“这桥就是平常过辆电动车都要打底,更别说过农用车。如果拉一车麦子从这儿走,弯儿都拐不成,随时都有翻车的危险,如果开始割麦,恐怕得叫县里的120守在这儿。”

“到时候只能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把麦子一袋一袋从地里背出来。问题是收割机有可能进不到地里,总不能让我们用镰刀割吧。就算能进去,原来一亩地30块钱,现在给50估计也没人干。这不净让老百姓花冤枉钱嘛!”另一位村民解释道。

对于这种说法,其他村民也纷纷表示赞同,称:“这桥修了还不如不修!”

据一位之情者介绍,在坡李村新修的七十多座桥中,落差在30公分至80公分的桥就有十多座。其中一座不是桥面太高,而是低于路面30多公分,桥帮才勉强与地面持平。真不知这高高低低,参差不齐的“民心桥”玄机何在?难道是施工方为凸显“错落有致”,而别出心裁的“大胆创新”?!

老汉弱妇练“神功” 展示徒手“劈桥”绝活

除了“奇葩”的桥面设计之外,这些“民心桥”更是让手无缚鸡之力的老汉弱妇练就了一招让人瞠目结舌的“神功绝活”。

六旬老汉展示徒手“劈桥”绝活

在初徐村,一位六旬老汉指着一座刚刚修好,标号为1077的农用桥说:“我跟你们表演一下我的武功,你们一看就知道了。”说着,他用手掌在桥帮处使劲拍了几下,然后用手一抠,桥帮上面的水泥硬生生地直接被扣下来一大块。接着老汉用手一撮,里面的石灰竟然呈粉末状簌簌落下,随风飘散。

在另外一座标号为2114的农用桥边,另一位体态娇弱的村妇也迫不及待地向大家展示起“徒手掰水泥“的“神功绝活”。她说:“这还是好的,桥下面更差劲。”在她的指引下,本网工作人员也来到桥洞下面,亲身体验了一把,轻轻用手一抹,桥洞墙壁上的石灰就会下雪一般剥落,用手指抠几下,就会轻而易举在墙上戳出一个能够伸进手指的洞。

这位老汉解释说:“我又没上过少林寺,哪会啥武功啊!就是这桥质量太差了,跟豆腐渣没两样!”

一位懂行的村民介绍说,新修的桥出现这种问题,主要是因为在施工过程中偷工减料,用的水泥标号不够。另外桥建好后,基本没有养护到位。基本都是洒点水应付了事。

一村民透露,在初徐村新修的三十多座桥中,有好几座都出现了这种质量问题。

据悉,玉山镇初徐村、坡李村出现问题的这些新修桥梁,属于遂平县玉山等4个乡(镇)土地整治项目。该项目由河南省国土资源厅、财政厅拨付1.5亿元专款投资建设,由遂平县国土局土地整理中心负责实施,其中预定修建桥涵1671座。

然而,就是这样一项功在千秋的国家“民心工程”,却因为严重的质量问题,从而让“惠民”的初衷,沦为了“毁民”的结果,令人民群众怨声载道,困苦不堪。

一位村民坦言:“反正他们领导都是把国家的钱骗到自己手里就算了事,谁还管工程质量咋样!”

国土部门:除了拆除重建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对于这些桥梁存在的质量问题,初徐村和坡李村群众曾多次向玉山镇和遂平县国土局反映。遂平县土地整理中心虽通过与施工方协商,进行过修补,但也仅限于用渣土填铺了事,治标不治本。据村民透露,土地整理中心李飞主任曾坦言: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除非拆了重建。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本网工作人员来到遂平县国土资源局,向董局长说明了来意。董局长表示:“我刚上任不久,不太了解情况,具体情况要到土地整理中心去。如果确实存在工程质量问题,该整顿整顿,真不行就必须拆除。

随后,在遂平县土地整理中心,李飞主任就此事作出了解释:“初徐、坡李这两个自然村,一共修建大约100多座桥梁,是由县统一分标段招标。另外招聘的也有监理,负责把好质量关。桥面落差情况确实存在,村民也反映过。明天我们就通知监理,一起把所有桥梁排查一遍,发现问题根据技术标准重新整改。整改不了的,就拆了重建,一定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重新整改”、“拆除重建”,这样的言辞表明了遂平县国土局“惠民”的决心。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们更会有相应的行动举措。

只是,我们不禁要问:为何总是出现了问题之后,才会大费周章、劳民伤财地去改正?前期监管为何形同虚设?监理如何“监理”?土地整理中心又做了哪些“防患于未然”的工作?

整改容易,重建也不难。不过费些财力、时间而已。但是,对于再有三五天就要麦收的村民来讲,本该喜迎丰收的他们,面临的却是增加成本、浪费劳力、延长收割时间、甚至是粮食减产的困境。

数天之后,村民究竟如何度过难关?众多“危桥”又将如何整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吴曼]

标签:河南 遂平 农村桥梁 “戏台子”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