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南:10年花4000万元 渔港竟成“废港”


来源:人民网

监理、施工招标过程中存在大量围标串标行为,施工单位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监理单位未能履行职责,业主单位违规验收;工程完工未满一年,防波堤就由于被大浪掏空四脚方块及胸墙底层垫石,造成部分路面下沉开裂……这些触目惊心的问题就发生在海南省“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投资4000万元、历时10年的东方市八所中心渔港建设过程中。

被指“废港”的八所中心渔港

垮塌的防波堤

监理、施工招标过程中存在大量围标串标行为,施工单位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监理单位未能履行职责,业主单位违规验收;工程完工未满一年,防波堤就由于被大浪掏空四脚方块及胸墙底层垫石,造成部分路面下沉开裂……这些触目惊心的问题就发生在海南省“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投资4000万元、历时10年的东方市八所中心渔港建设过程中。

海南省审计厅在琼审投报【2013】71号《审计报告》中称,“审计结果表明,八所中心渔港工程在建设管理、工程质量、工程竣工验收、工程结算上存在重大问题,导致渔港成为一个‘废港’,国家财产遭到损失。”

彻头彻尾的豆腐渣工程

位于东方市八所镇海滨的八所中心渔港工程是海南省“十一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是海南为贯彻落实中越北部湾渔业约定,满足当地生产渔船停靠避风需要,实现西部渔民转产转业战略目标而投资扩建的项目。

2003年12月,农业部一份题为《关于河北省滦南嘴东等13个中心渔港工程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批复了八所中心渔港项目。两年后的2005年,农业部以《关于海南省东方八所中心渔港工程调整初步设计的批复》批准该项目的初步设计概算,总投资5570.25万元,其中工程费用4998.22万元,其他费用322万元,预备费用250万元。资金来源为中央预算内专项资金2400万元,地方自筹资金3170万元。

东方八所中心渔港项目建设单位原为东方市海洋渔业开发有限公司,2006年,东方市重新调整项目建设单位为东方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2007年,再次调整为东方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渔港在2007年10月正式开工建设,4年之后的2011年9月工程内容全部完成。

海南省审计厅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八所中心渔港于2010年12月竣工验收,但截至目前,项目仍未通过整体验收移交给海洋渔业主管部门使用。

海南省审计厅的报告将项目工程质量方面的问题列为审计发现的首要问题。报告写道:“未按设计图纸及标准施工,严重偷工减料,导致港池航道疏浚工程未达标,防波堤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八所中心渔港第一标段施工单位中基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港池航道疏浚工程不合格,是导致渔港无法投入使用的组要原因。2012年12月,海南省审计厅聘请专业公司扫海测量发现,港池航道疏浚工程航道口处存在大量浅点(专业术语,指疏浚后水深图上通航水域、停泊水域内高程高于设计高程的测点),标高范围约-1.12米至-2.63米,未达到航道设计要求高程-3.5米,最浅处比设计要求少2.38米,少68%,且浅点为成片的海滩岩,范围较广,占进港航道8242平方米面积的1/3,严重影响港口航道使用,同时,港池的停泊水域及中部水域均有大量成片浅点未达设计高程,影响渔船停泊及通航。

为了隐藏疏浚工程中这些不符合设计高度的问题,中基建设有限公司聘请了广州邦鑫测绘有限公司,双方合谋弄虚作假,出具虚假的扫海测量结果,并在竣工图中篡改航道标高。

第二标段施工单位中国水产广州建港有限公司负责的防波堤工程不合格,偷工减料严重,损毁之后用肉眼即可很容易分辨。2012年12月,海南省审计厅聘请的另一专业公司在7个抽样检测点发现,防波堤的胸墙混凝土强度大幅度低于设计强度;水平段的5个检测点平均厚度仅有28厘米,最薄处23厘米,仅能达到设计厚度60厘米的47%;防波堤的堤头不仅偷工减料,还改变了结构形式,设计要求整体现浇混凝土,施工者却改为内部用片石,仅在外层浇注混凝土;防波堤的内侧护面厚度同样未按设计施工,偷工减料严重,2299平方米的护面砌体M10浆砌块石厚度平均值仅有38厘米,最薄处仅有22厘米,比设计厚度70厘米少32厘米,比设计厚度少46%。

施工单位的偷工减料让防波堤在海浪的冲击面前不堪一击。5月9日,记者在现场看到,防波堤的两个堤头均已坍塌损毁,防波堤内侧护面大段大段地被海浪掏空,如不即使修缮,500米长的防波堤用不了多久就将被海浪冲垮,沉入海底。

如此的偷工减料,作为监理单位难道就视而不见?记者了解到,八所中心渔港的监理单位为海南水运工程监理所,但其在收取了约63万元监理费用之后,却根本没有履行应有的质量监督义务。从工程的质量问题及施工记录资料上,海南省审计厅发现,海南水运工程监理所的个别监理人员与施工单位相互勾结,弄虚作假,降低工程质量。在施工的开始阶段,监理人员对大量明显偷工减料的违规行为不加以制止;在施工的整个过程中,监理应该遵循的规范形同虚设,部分关键工程资料记录缺失;在施工结束后,监理在施工单位提交的竣工图上签字确认,使其顺利通过验收。

很显然,正是施工单位的偷工减料和监理单位的严重失职,造就了八所中心渔港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豆腐渣工程。

谁都想啃一块的“唐僧肉”

回顾八所中心渔港建设过程不难发现,这个渔港在建设初期就已经成为谁都想啃一块的“唐僧肉”。

记者在审计报告中发现,八所中心渔港招标的有关各方均涉嫌交互违规串通投标,最终导致渔港的建设从一开始就被奸商和贪官所左右。

最先是投标人之间的相互串通。渔港的第一标段港池航道疏浚工程共有5家投标单位递交投标保证金,中标单位为中基公司。审计人员发现,中基公司于2007年8月2日递交投标保证金,于2007年9月12日由一名叫林振兴的人员领回投标保证金。可疑处在于,8月1日时,林振兴还代表了另一投标公司梅州怡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递交了投标保证金,也就是说,“两个单位办理领回及递交投标保证金等招标事宜均为同一人。”

渔港的第三标段护岸及后方陆域回填工程共有4家投标单位递交投标保证金,分别来自湖南、海南、广东、武汉等四个地区,中标单位为海南航务公司。奇怪的是,这4家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同单位却均由一名叫符世光的人于2007年8月13日递交投标保证金。审计报告指出,6家施工单位的行为属于投标人之间串通投标行为。

其次是工程施工投标人与招标人存在相互串通招标嫌疑。在二标段防波堤的招标中,共有广州建港公司、长江重庆航道工程局、广东中海工程建设总局、中交四航局第三工程公司、中交第一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五家单位递交投标保证金。夸张的是,5家投标单位的保证金在开标前仍未缴纳,直至投标结束后才由时任东方城投公司办公室主任的符桂江在不同的时间补交投标保证金。审计报告指出,5家施工单位与东方城投公司的行为属于投标人与招标人涉嫌串通投标行为。

最后是工程监理投标人之间存在串通投标嫌疑。根据项目监理招标文件要求,凡参加监理投标的单位须提交监理近三年完成的主要业绩及证明材料。监理投标人广州海建公司与广州南华公司在占评分比重最大的监理业绩部分(占总比分45%)均为0分,而中标的水运监理所得分为满分45分,仅此一项,中标与未中标单位就拉开了45分差距。

而海南省审计厅的调查表明,未中标的两家公司都有大量符合得分标准的监理业绩,却在投标时未申报,投标文件与资格预审情况不相符,使水运监理所以大比分中标,3家单位因此被认为涉嫌为谋取中标而相互串通。

至此,招投标乱象仍未结束,招标人也难逃以不合理条件限制或者排斥潜在投标人,涉嫌“萝卜招标”。

根据招标代理城宇公司编制的监理招标文件,监理评分标准有“2)海南省港口与航道工程监理业绩每个再加4分,满分20分:……”,该评分标准以海南省区域的业绩作为加分条件,“影响了招标的公平公正。”

如果不是审计人员的认真细致,外人可能很难相信,一个重点工程的投资款,就是这样被某些奸商和贪官所分食。

将“豆腐渣”的责任推给台风

在海南省审计厅的报告中,记者发现,截至2012年10月31日,东方城投公司应支付中基公司港池航道疏浚工程款790.83万元,最后却支付了1143.04万元,多付了352.21万元;应支付广州建港公司防波堤工程款1069.2万元,却支付了1193.63万元,多付了124.43万元。

建了一个“废港”,不但没有受到惩处,反而可以比规定的报酬拿到更多,甚至可以虚报工程量,多计材料价差。审计的结果显示,多报的工程造价达626.43万元,这些虚报的工程正是那些本来应按设计标准完成却偷工减料后的工程。

除此之外,当东方中心渔港成为施工、监理、业主单位某些人分食的“唐僧肉”后,这帮人为了给自己留下风险,还要违规进行验收。海南省审计厅聘请的专业勘测公司的测量结果表明,港池疏浚工程在航道、港池及停泊水域均有较多浅点,但东方城投公司在没有聘请第三方单位扫海测量的情况下,就将航道存在较多浅点的疏浚工程验收合格,存在监管不到位问题。渔港前航道浅点曾造成避风渔船进港时撞坏渔船的事件,而东方城投公司也未责成中基公司返修,仍继续为该公司办理工程结算。

为了将豆腐渣工程的性质降为最低,这帮人又将防波堤的垮塌推到了台风身上。

2011年10月,东方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邀请海南省交通工程质量监督管理局、中船九院海南分院、省船舶引航站、省港航控股有限公司、八所航务有限公司、文昌市交通运输局等有关专家,以及设计、监理等参建单位对中心渔港防波堤损毁质量事故进行评估,结论竟是“防波堤破坏是由于实际波浪(‘纳沙’台风引起)破坏力超过防波堤设防标准并经随后的‘尼格’台风进一步扩大造成的。”

为了增加结论的可信度,结论后面还附上了“省内同类工程破坏案例”,其中列举了“纳沙”、“尼格”台风期间,洋浦海南金海浆纸公司外侧防波堤、马村港二期工程北护岸和围堤、海口新埠岛防波堤、昌江核电站重型设备码头两端基床以及三亚小洲岛护岸等工程均不同程度的受损。

但海南省审计厅的调查显示,2009年10月,渔港验收未满一年,“纳沙”台风未至,防波堤就由于被大浪掏空四角方块及胸墙底层垫石,造成部分路面下沉开裂,表明早已存在工程质量问题;而根据国家海洋局海口海洋环境检测中心站提供的《水文资料统计》,“纳沙”台风并没有达到50年一遇台风的级别,未超过防波堤设防标准,因此台风并非造成破坏的根本原因。

有关专家的认定过程更显荒谬。审计报告指出,渔港质量事故鉴定专家未能勘察现场、全面审查图纸、监理及施工资料,没有谨慎认真分析质量事故的内因与外因作用,而是匆忙认定为台风灾害造成破坏,“没有起到查清原因、界定责任、总结经验的目的,致使施工单位逃避工程质量事故责任。”

里里外外烂透了的“废港”

在审计过程中,海南省审计厅还发现:渔港的建设不仅被大规模偷工减料,而且现场实际完成的建设内容也比批复的概算大幅减少,原本设计功能合理的渔港被强制“瘦身”。

经计算,缩减的建设内容涉及工程造价共计2710.69万元,占原有概算工程费用的54.23,这说明一半以上经过批准的建设项目都没有建。海南省审计厅的报告显示,原概算新建渔业码头300米,实际没有;原防波堤1205米,现场仅建设500米;原新建东护岸内坡496米,外坡592米,港内护岸400米,共计1488米,现建设港外护岸663米,港内护岸399米,共计1062米,减少了426米;原港池及航道疏浚68.535万立方米,现疏浚45.74万立方米。

不仅如此,原规划的综合办证中心986平方米、港区道路12300平方米、绿化16900平方米、配套供电工程、给水和消防工程、排水工程、通讯导航设施等配套设施内容均没有建设。

没有建设是强制“瘦身”,自然不用再审计,而已经完成的投资多花了钱却仍然偷工减料,审计人员发现,八所中心渔港目前完成的建设内容,概算投资应该为2827.01万元,现在审核的项目总投资竟达3665.57万元,超概算838.56万元,超概比率达29.66%。

面对这样的审计结果,海南省审计厅的审计报告严厉批评说:目前,(八所)中心渔港没有任何配套设施,且存在渔港防波堤已毁损质量事故与航道浅点等问题不能投入使用,“该项目解决渔业难题,贯彻落实中越北部湾渔业约定,实现西部渔民转产转业战略的建设目标完全未实现,已完成的3665.57万元政府投资面临损失浪费危险。”

海南省审计厅还在审计报告中建议东方市政府等相关部门“严格落实审计意见,对造成工程质量问题和国家资产损失的,严格追究有关人员责任。同时,全面清理渔港工程建设存在的问题,维护国家利益”。

东方市城投公司现任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八所中心渔港项目历经多年,项目管理人员大部分都换了,前两任负责人也因其他腐败窝案分别被判刑入狱,自己也是在渔港建成验收后才接手东方城投,鉴于之前的教训,城投公司已基本不再做像渔港这样的基础项目,主要工作转向了投融资。目前,八所中心渔港已完成了修复方案,正在进行内部审查,在有关部门批准后即可进行,但究竟何时能够修复完成,还没有确切的时间。

5月9日,记者在尚未投入使用的东方市八所中心渔港看到,防波堤大段大段的垮塌,混凝土坡面被掏空,路面下沉和裂缝现象随处可见,几处渔排建在渔港中心,远处停放着几艘渔船,在万里无云的碧海蓝天映衬下,更显突兀残酷。(记者宁远) 

相关新闻:

标签:废港 海南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