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学明:用设计找回社会中遗失的人情味


来源:凤凰家居

1984年,林学明与同在美院当老师的两位好友,陈向京和崔华锋成立了广州美院集美设计中心,他们让艺术走出了校门,创立了带有商业性质的设计公司,此举在当时的艺术院校内引起了轰动,因为在别人看来,他们在做一件“另类”的事。

广州集美组室内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总裁、创意总监林学明

“学校里面的一些老先生、老前辈,他们觉得我们不务正业,甚至当时我们走出校门的时候都要偷偷摸摸。”1984年,林学明与同在美院当老师的两位好友,陈向京和崔华锋成立了广州美院集美设计中心,他们让艺术走出了校门,创立了带有商业性质的设计公司,此举在当时的艺术院校内引起了轰动,因为在别人看来,他们在做一件“另类”的事。“当老师的没有实践经验,怎样教学生?”林学明回忆起那段艰辛的创业日子,还是坚定不移。

七十年代末,林学明成为了“文革”后的第一批学生,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当时的艺术院校老师,很多都是从欧洲留学回来,他们带着最新的西方现代主义设计理念。林学明从他们身上吸收到了先进的设计理论,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识过真正的设计。改革开放后,越来越多的外资企业进驻中国,他终于体会到了商业空间设计的魅力,也同时见到了经济发展带来的商机。

“那时候我们知识分子对钱的价值判断是误解的。”他认为以前的知识分子太过自命清高,只顾闭门学习。新一代的知识分子,需要服务于社会,甚至创造出价值。创业后的林学明,从小商店、小餐厅的设计做起。渐渐地,他尝到了成功的甜头。不过年轻气盛的他,却选择了在事业的巅峰离开,他说,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他来到了美国,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想象。在那中国人还在追求自行车和手表的年代,美国人的家庭里,已经享受着有游泳池的生活了。1992年,邓小平南巡,给全世界的人发出了信息,中国要进行经济改革。林学明知道,机会来了。学成归国的他,毅然选择再次创业,这一次,他瞄准了室内设计的市场。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背后,慢慢丧失的,是他认为那个“寒碜”的年代所拥有的人情味。“现在很多城市里面的高楼,虽然说一栋楼里面住着几千户人,但是谁也不认识谁,这就是一种城市的‘病’。”在他看来,现在的城镇建设是粗犷式的,大家追求的不是幸福生活,而是速度,是GDP的增长。铺张浪费地做城市建筑和公共设施,一味地追求奢华生活,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改变得面目全非,完全背离了我们给自己定下的可持续发展的价值观。这些看似拉近彼此距离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和工厂,却隔断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甚至打破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关系。林学明希望,他能够通过设计,用微小的力量感化这个社会。

知识分子需要为社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凤凰家居】:感谢林老师接受我们凤凰家居的采访,说到中国的设计,您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您见证了中国设计的发展过程,其实设计这个概念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林学明】:我是八十年代初大学一毕业就开始从事室内设计工作,说到设计这个概念,应该是在更早的时间就有了。但老百姓普遍去认知设计这个概念是比较晚的,应该说在改革开放以后,社会大众才开始认识到原来家居是需要设计的,或者说一个商业空间是需要设计的。

【凤凰家居】:那您在学校学习的时候是没有这个概念的?

【林学明】:有的。我是77级进入大学学习的,文革以后第一届大学生,当时我们的老师是30、40、50年代从欧洲留学回来的学者。他们到欧洲接受西方的现代主义设计教育,所以带回来的理念是非常新的。可是50、60年代在我们国家建设的一个初级阶段里,他们碰到很多的挫折,而且有很多教授被打成“右派”。他们当时很多西方的比较先进的思想并没有得到应用,文化大革命之前真正设计这个教育体系还是没有建立起来的。

【凤凰家居】:那当时在学校学习的内容是什么?

【林学明】:我们当时学得比较广泛,在大学我的专业是陶瓷设计。但是当时我们77、78、7这几届的学生的数量很少,一个班才十几个二十个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一届才七八十个人。在那样的条件下,我们跨专业学习的机会很多,比如说我学陶瓷的,学这个平面设计也跑到装饰规划系里边去听他们的课程,也可以学家居设计。

【凤凰家居】:但是设计的概念在老百姓的观念上还没有形成,不过在教育上面已经有了。

【林学明】:已经开始有了。比如说我们当时毕业分配到广州美术学院当老师。我们要创建一个室内设计的专业,那时候师资很缺的,当时你只要是受过这方面的教育的话,哪怕当时没有教材,也没有教案,社会上也没有很多的成功的设计案例,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如何搭建教育的平台。我记得当时1983年的时候,我看白天鹅宾馆开业落成的时候我是很激动的,因为说实在的,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基本上能看到一个很好的商业空间的设计,几乎是不可能的,全国都没有。原来一些所谓的宾馆、饭店都是很简陋的建设而已。

【凤凰家居】:白天鹅宾馆建成之后,大家会不会对室内设计的概念又会有一个变化?

【林学明】:是,我从事这个室内设计这个行业,其实是受白天鹅宾馆的启发更多一点,我觉得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了,看到经济发展的苗头了,未来这个市场,未来社会的发展肯定会有一个很广阔的前景,那正好学校也需要我去搭建这样的一个专业平台,那我就投身于这个事业了。

【凤凰家居】:所以后来你又萌生了一个创业的想法?

【林学明】:其实我当时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如果说我们只是在理论上有一些研究,那是不足以的,我们需要有大量的设计实践,这样才能总结出设计的经验,把这些经验传授给学生,社会实践是必须的。所以你必须要迈出这个校门,你要跟社会经济发生关系,你要跟社会经济发生关系的话,你要服务于社会大众,你必须要有个服务机构,这个服务机构就是商业机构了。

【凤凰家居】:但是在当时大家还没有形成这种观念的时候你们去做这个会不会有点冒险?

【林学明】:那是很大的冒险。我们当时做一方面有成功带来的喜悦,但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是很痛苦的,很多人会有一种现在看来是不可理解的态度去看待我们这帮年轻人。

【凤凰家居】:一开始遇到什么困难呢?

【林学明】:困难太多了,学校里面的一些老先生、老前辈,他们是觉得我们不务正业,甚至当时我们走出校门的时候要偷偷摸摸的,他们觉得一天到晚的在图书馆,在家里面备课,才是一个好的老师。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社会的发展是很快的,每天都在进步,我们当老师的每天都要触摸这个城市的脉搏,你才能知道群众需要什么,消费者需要什么,我们的设计应该提供些什么服务,这个必须要跟社会对接的。

【凤凰家居】:你们当时创业的行为在国内的艺术院校引起了一股轰动,因为当时很少人去做这个事情,或者说是没有人做这个事情,那您是怎么看待艺术走出校园的呢?怎样去把艺术与商业结合起来呢?

【林学明】:其实我觉得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这些知识分子与社会有一个很大的隔阂,其实这个社会是需要大量的知识,知识分子应该走到群众中去,走到社会中去。在改革开放初期,1983—1984年间的时候我们到顺德去为一些乡镇企业做设计,当时我就发现,乡镇企业的那些企业家对知识非常的渴求,希望我们去为他们服务。当时我就想,我们作为大学里面的老师,我们的工资也就60元,我看他们乡镇企业的企业家兜里面就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这是用他们的劳动、智慧去换取的回报。

因为那时候我们知识分子对钱的价值判断是误解的,我们总是以为读书人应该清高,应该好好做学问。其实我觉得,如果你在社会上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作用的话,你也可以得到回报的。那时候我就发现,你在大学里面当老师,实际上还比不上这个当时乡镇企业的一个小老板,这个就不正常了。其实我们很多的青年教师,或者是当时很多大学的知识分子,我们并没有为社会提供服务,如果一旦起到作用的时候,知识最终还是要转化为一个财富。所以这一点对我的启发还是蛮大的。

【凤凰家居】:那在你们做设计公司之后,接下来会不会有很多设计公司的出现?

【林学明】:当时我们在广州美术学院的时候,我们成立的是艺术院校里头第一个带有公司性质的设计机构,最后,引发到全国各地都来参观学习,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我觉得我们做出了一种尝试。你作为一个在校的教师,你如何兼顾教职的工作以及你个人的设计的工作。现在看来,大部分从事设计的教师都走了我们这条路,除了教职的岗位外,基本每个人都有设计工作室。我觉得这条路是对的,如果没有这样的话,一个从事设计教育的教师,你的设计水平是很难提高的。

【凤凰家居】:当时这个设计行业的出现在中国意味着什么呢?

【林学明】:这个行业的出现意味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还意味着民众有对更高品质的生活方式的追求,就是不满足于基本的温饱,而要追求一种高尚的生活方式。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吴曼]

标签:设计 林学明 企业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