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鲁迅文学奖,不能这么评了


来源:检察日报

继作家方方公开披露某诗歌作者为使自己质量不高的诗作评上鲁迅文学奖,公然四处活动,企图拉拢圈内人士为其帮忙等消息之后,陕西省作协副主席阎安拿文物赠送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并最终获得2014年第六届鲁迅奖的消息又引起舆论大哗。笔者虽不从事专业创作,但从小爱好文学,故对鲁奖评选风波频出心有不安。作家对此话题的敏感和脆弱,似乎正好印证了社会舆论对鲁奖等评选活动公正性和权威性的质疑。

继作家方方公开披露某诗歌作者为使自己质量不高的诗作评上鲁迅文学奖,公然四处活动,企图拉拢圈内人士为其帮忙等消息之后,陕西省作协副主席阎安拿文物赠送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并最终获得2014年第六届鲁迅奖的消息又引起舆论大哗。虽然阎安送高洪波古钱币一匣,是朋友之间正常礼尚往来,还是权钱交易行为,有待进一步查实,但其送礼活动正值鲁迅文学奖评选之际,将两件事情截然分开,恐怕很难令人信服。

笔者虽不从事专业创作,但从小爱好文学,故对鲁奖评选风波频出心有不安。在一次文化艺术界人士参加的会议上,当听到方方等人谈及鲁奖评选中的不正常现象时,本人插嘴附和,表示对某些获奖作品的不敢恭维,不料引起一位曾经获得过鲁奖殊荣的知名作家的强烈不满:“你一个搞法律工作的对文学有什么发言权?你读过几本文学作品?”由于那次会议的主题不在文学,我不便声称自己读了多少作品,但法律工作者也可以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为什么就不能对文学作品是否够得上获奖谈谈自己的看法?

作家对此话题的敏感和脆弱,似乎正好印证了社会舆论对鲁奖等评选活动公正性和权威性的质疑。纵观近年来鲁奖评比诸多不正常现象,问题的根源不外乎两个层面:一是制度的设计本身与客观公正相悖;二是操作层面人为的不正常因素作祟。文学艺术是个面向大众的事业,一部作品是否真实地再现了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是否具有较高的审美价值,虽然需要一定的鉴赏水平、一定的文学理论知识来评判,但这些都只是必要条件之一,而更主要的则是广大读者千万双眼睛的识别、千万颗心灵的感受;作家的形象思维是否带电、触动读者的灵魂,只有广大的读者最清楚。因此,文学评奖虽然也要讲它的专业性,但其专业性并非学术评奖那样,有很多专业条条框框的限制,比如是否达到该学科国际领先水平、是否填补该学科研究领域的空白等,这些都需要相关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来鉴定。文学作品的质量是否上乘甚至最佳,既需要熟悉当代一定时期文学发展状况的业内人士来识别,也离不开热爱和关注文学创作的社会各界读者的评判。因而在诸如鲁迅文学奖等奖项的评选制度设计上,应坚持专门部门的操作与群众的广泛参与相结合,专家推荐与读者推荐评选相结合,评选过程的公开与评奖结果的公开相结合。其评选委员会可由业内评委与随机抽选的读者代表共同组成,他们享有平等的投票或评分权;在作品的遴选评比过程中,可在面向社会广泛征集并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再进行初评;从初评提出评选方案到最终评定,至少应有一至二轮公示程序;整个评选过程及其评委的投票情况必须公开。只有在评选程序、评选方式方法等方面来一次真正的改革与改进,才能促进评选过程和评奖结果的公平、公开和公正。

鲁奖是政府支持的国家级最高文学奖项,其资金主要来源于纳税人的付出,业内人士没有理由排斥公众对评奖过程与结果的关心和关注,更没有理由掩盖问题,搪塞社会舆论对评奖内幕及其不正之风的批评。否则,文学艺术创作及其评奖活动,都不过是创作者和评奖参与者们的自娱自乐。遗憾的是,自鲁奖等国家级文学奖项设立以来,几乎每次评奖活动都有一些作者及其作品受到质疑,且有可疑事由值得怀疑。然而,怀疑归怀疑,结果均不了了之。没有结果的结果是,问题愈演愈烈,疑问越来越深,以鲁迅先生等人大名而设立的崇高荣誉因此大打折扣。我们这些“隔行如隔山”的外行们,只能站在远山大声呼唤:内幕该拉开了,再也不能这样了!

(作者系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委会专职委员)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欢]

标签:鲁迅文学奖 评奖 隔行如隔山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