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南:银监会启动金融惠农政策 小额信贷助农民"钱生钱"


来源:海口晚报

谭娇玲是镇海村的村民,30岁左右,已经是两家婴幼儿用品店和一家茶店的老板娘。政策扶持:银监会启动一系列金融惠农政策  海南农信社的小额贷款让谭娇玲、洪里严等农民享受到了借贷的甜头,但事实上,海南农信社的“草根金融”业务只是国家金融支农惠农的一部分。

谭娇玲是镇海村的村民,30岁左右,已经是两家婴幼儿用品店和一家茶店的老板娘。2011年,镇海村的拆迁费是她的第一笔起步资金,同时她借助小额贷款扩大装修了第二家婴幼儿用品店,如今全家人都在她的店里打工。可以说,谭娇玲是镇海村民中比较会利用手中资金来“钱生钱”的一拨人。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和各种征地、拆迁赔偿款的出现,不少农民手中有了钱,但是如何使用和管理手中的钱,很多农民还缺乏正确的理财观。为了有效引导农民合理理财,各家银行也开始瞄准农民市场,一方面提高存款利率,另一方面陆续推出各种针对农民的小额贷款,相关面向农村的理财产品也在酝酿中。

惯常做法:把钱存进银行或盖房

由于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海南的很多农民同全国其他地方的农民一样,倾向于把手里的钱存到银行里。

“现今农民多还保留着淳朴的理财意识,那就是把手里的钱存到银行里。”海口农商银行的理财分析师杨柳说,“我们作为面向农村,面向农民的银行,为了让这些存款的农民获得最大的收益,我们在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上浮区间内上浮到最上限,为农民提供最大的利率,也就是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20%,每一个档次都上浮到顶。这是给农民的一个普惠措施。”

除了把钱存到银行里,不少农民也选择把钱“存”到房子里。对于像镇海村这样被拆迁的村庄,有部分村民选择到别的村子买地盖房。

这些选择盖房的农民中,有一部分是用来自己居住,而另一部分则是想要建拆迁房,等待获取拆迁费。

村民李维雄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盖起来属于我自己的房子,最近我正筹钱盖房,可能会先向银行借一笔钱,然后再做生意还贷。对我而言,盖房子比生意更重要。”

而对于另一部分想靠盖房获拆迁费的农民,海南省农信社信贷员王默才说:“如果我们在放贷前调查发现农民是利用贷款来盖拆迁房的,我们是不会放贷的。”

记者在走访新海村时,村民洪里严指着村里七零八落的垃圾房说:“你看,这些房子都是为了拆迁而建,现在都只是一片建筑垃圾。”

借力赚钱:小额信贷帮助农民“钱生钱”

要想理财,首先得手里有钱。随着信息的普及和银行放贷政策的宽松,越来越多的农民懂得利用银行的贷款来带动生意的发展。

拥有三家店面的谭娇玲说:“我是一个爱偷懒的人,之所以能有三家店面只是因为我借用了别人的力量。”

这所谓“别人的力量”便是小额信贷。小额贷款在带动农民致富、扩大再生产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谭娇玲说,她起步的第一笔资金来自拆迁费,靠拆迁费,她开了第一家婴幼儿用品店,第二家铺面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好,面积也比较大,在去年底扩大装修时出现了资金短缺。她找到了海南省农信社,申请了10万元的贷款。

“她现在使用的是循环贷款,如果她需要用钱,只需要在手机上申请用款,银行就会自动打钱过去,非常方便。”海南省农信社信贷员王默才说。

借用小额信贷的力量来做生意的还有新海村民洪里严,他经营着十几个渔排,每到购买饲料的季节,他就会来农信社申请小额贷款,等到鱼苗长大卖出后就把欠款还上。“有时候资金周转不过来,但又急需钱,我就向农信社申请小额贷款,他们帮了我的大忙。”洪里严说。

尽管海南农信社的“小鹅”项目已经做得很出色,但仍有农民不了解小额信贷。

“不少农民觉得向银行借钱挺难的,有时候下去做调查,甚至有些农民还会主动请我们吃饭、塞红包之类的,其实小额贷款是特别阳光的放贷,我们强调的是‘不喝客户一口水、不抽客户一支烟、不拿客户一分钱’的‘三不’原则。只要农户有需要,我们会非常阳光、公正地做检查和审批,农民只需要把相关证件准备齐全交给附近的信贷员就可以了,不需要额外的程序和手续。”王默才说。

为了鼓励农民自主走上致富道路,我省进一步加大了对小额贷款的扶持力度。在2014年11月4日召开的海南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提交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执法检查整改情况的报告》中,将农民小额贷款的贷款额度从5万元提高至10万元,并将农民自建住房贷款纳入贴息范围,让更多农民更好地享受财政扶持政策。

政策扶持:银监会启动一系列金融惠农政策

海南农信社的小额贷款让谭娇玲、洪里严等农民享受到了借贷的甜头,但事实上,海南农信社的“草根金融”业务只是国家金融支农惠农的一部分。

农村人口在我国人口中占一半以上,农村拥有巨大的消费潜力,同样的,在农民生产生活过程中也会产生旺盛的金融需求。但长期以来,农村金融是我国金融体系中较为薄弱的一环,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支持力度尚未全面激活。为了更好地帮助农民致富,促进农业增收,让农村百姓享受更阳光便捷的金融服务,中国银监会启动了一系列金融惠农的措施,2012年6月12日启动实施的“金融服务进村入社区”、“阳光信贷”和“富民惠农金融创新”三大工程便是其中重要内容。

海南也推出了一系列政策,多样化落实金融惠农政策,解决“三农”融资问题。尤其是在小额贷款的落实上,各大银行都推出了相应的金融业务,加大了对农业生产投资的扶持力度。

建设银行海南分行把涉农领域作为优先支持的重点领域,不断加大涉农贷款投放,先后推出“成长之路”、“速贷通”、“信用贷”、“善融贷”等针对性的贷款产品,以满足不同企业资金需求,在扶持省内小企业发展上取得了显著成效。

农业银行海南分行则依托“万村千乡市场工程”农家店等渠道,在广大农村商店、农资店等摆放各类电子机具,并设立“金穗惠农通”工程服务点,为农户提供查询、转账等基础金融服务。同时,通过惠农卡代理功能,帮助农民享受各种惠农补贴。

民生银行在海南热带现代农业发展融资对接会上推出了35个农业合作项目,总投资达57亿元,项目涉及南繁育种业、特色农业、农产品加工以及物流园区、菜篮子生产、休闲农业等领域。

未来趋势:理财产品正向农村进军

“农民的理财跟工薪阶层理财有很大的差异。靠工资吃饭的人每个月会有固定的收入,即使把钱用完了,下个月还会有资金入账,但是农民就不一样,他们的资金收入具有不稳定性,这使得他们更倾向于稳定的理财方式,比如存进银行或盖房。”长期奔波在农村小额信贷一线的海南农信社小额信贷部经理曾雪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资金去购买理财产品,现在有些富裕的农民也开始慢慢接受理财产品,并且开始购买。”

谭娇玲就购买了一套生命人寿保险公司的理财产品,每年交两万,10年后享受收益。她说:“我现在还年轻,赚了点钱,但20年后,我的小孩30岁了,我也老了,我可以把投入的20万作为自己的养老金,分红及利息留给我的孩子使用。”

“我们2014年12月推出了一款个人理财产品‘海宝’,我们是分批推出,目前主要在海口城区推行,待时机成熟后我们会全面推向农村,包括各个乡镇的营业网点。”海口农商银行的理财分析师杨柳说。

“理财跟存款不同。存款起点低,而理财,按照银监会的要求,最低起点是5万。还有,存款可以随时取用,而理财则是定期支取,没有到期不能提前支取。”理财师杨柳分析,“针对农民的特点,如果利率市场化后,我们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存款利率,此外,以推荐稳健的理财产品为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欢]

标签:惠农政策 小额贷款 理财产品

人参与 评论

商讯

凤凰海南官方微博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