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亲生父母与养父母起冲突 海南13年前被拐女孩犯难不愿回“家”


来源:南国都市报

13年终于盼来亲生父母,不料“园长奶奶”却被当成人贩子一边是血浓于水的至亲一边是13年养育之恩的“家人”被收养的小梅该选谁?南国都市报11月6日讯(记者

13年终于盼来亲生父母,不料“园长奶奶”却被当成人贩子

一边是血浓于水的至亲

一边是13年养育之恩的“家人”

被收养的小梅该选谁?

南国都市报11月6日讯(记者梁振文文/图)一个被遗弃的孩子牵系着两个家庭,对于亲生父母而言,血浓于水,不能割舍;对于养父母而言,13年的朝夕相处,孩子已经成为一家人。“我想回家看看,但我更想和奶奶在一起。”虽是这么说,但是小梅的内心也充满了矛盾。如今养父母与亲生父母发生冲突,小梅宁愿待在学校也不愿回家。

今年4月6日,时隔13年后再次见到女儿的符伟有,然而,与女儿的再次重逢,没能说上一句话。

因为小梅亲生父母的出现,双方也发生了不愉快,园长奶奶赵晋柳的脸上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孙子长大了,不管怎样,我们全家都支持她的选择,”赵晋柳说。

被拐之前,小梅(符晶晶)和父母的合影。

13年前女儿被拐父母寻女脚步不停

“我的大女儿叫符晶晶(注:被拐走后取名“小梅”),有目击者告诉我,那天她是在上幼儿园的路上被人哄骗上车后拐走的。13年来,只要听说有女儿的线索,我都会马不停蹄的赶往查看。”谈起2005年9月15日发生的一切,儋州市和庆镇木排农场的符伟有记忆犹新。看着多年前晶晶的照片,他感慨地说,自己也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然而,2005年,晶晶被拐走后,他从此踏上漫长的寻女之路。

符伟有拿出从不离身但早已泛黄的寻人启事,缓缓地说,在发现女儿被拐后,他随即报警,然后把寻人启事贴遍了儋州的大街小巷。不久,他的手机响了,打电话的人却向他索要1万元的赎金。

符伟有说,电话那头说孩子和他在一起,他急着要钱。“最终我答应给他5000元赎金,但是要确定孩子就在他的手中。几经商量,对方同意让我妻子单独去查看孩子被拐时穿戴的书包和衣服。”符伟有说,对方称只允许他妻子只身前往,但或许对方已经察觉自己已报警,在与妻子见面后,男子趁隙逃走,从此再无消息。

那名男子皮肤黝黑,个子不高,身材较胖,40岁左右……这是妻子对人贩子的描述,13年来,符伟有四处寻女,却一无所获。

“那些年,我和妻子整日以泪洗面,吃不下饭,也无心工作,不知做了多少噩梦,担心人贩子伤害我们的孩子。”符伟有说,2009年,在警方的要求下,他和妻子接受血液采集,将自己的DNA信息输入打拐系统。

亲生父母称

养父母是“人贩子”

2017年12月,符伟有等到了日夜期待的好消息。“那天,警方打我电话,说我失踪的孩子可能已经找到了,让我到公安局做DNA鉴定。”符伟有激动不已,不久,DNA的对比有了结果,《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符伟有夫妇确系小梅的生物学父母。

其实,2017年7月,被赵晋柳收养的小梅由于不能上户口,无法继续上学读书,经本报报道后,儋州市公安局随即开启了绿色通道为小梅办理户籍。当把小梅的DNA信息输入打拐系统时,却发现小梅是被拐儿童。在确定符伟有夫妻系小梅的生物学父母后,2018年4月6日,在警方的安排下,小梅与亲生父母第一次见面。然而,初次重逢,小梅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在过去的13年里,赵晋柳一直养育小梅,视如己出。“那天听警方说已经找到了小梅的亲生父母,我们都替她高兴。然而,我来到公安局后,事情却使我深感意外。”赵晋柳的儿子黄强说,当天他带着小梅来到公安局,让小梅与其亲生父母相认,没想到对方只是一味的要把小梅带走,还声称黄强一家人是“人贩子”。

精心照顾小梅13年,赵晋柳一家人也满怀期待小梅的父母能够找到她,没想到,却被小梅的亲生父母称为“人贩子”。“他们没有感激,也没有表示对小梅的思念。我只听到一种愤怒的声音,说我们是‘人贩子’,还扬言要将我们告上法庭。”黄强说,由于对方称自己是“人贩子”,造成小梅与亲生父母的初次重逢不欢而散。4月20日,小梅的亲生父母来到白马井派出所,要求与小梅相见,他们还差点对赵晋柳大打出手。

“好人”变成了“人贩子”?在记者的询问中,符伟有表示,经过当面相见,他的妻子也表示,赵晋柳家人中并没有当年与她见面的中年男子。

“其实,我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苦苦寻找孩子13年,其中的辛酸和焦虑谁又能理解?”符伟有说,如今孩子已经成年,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他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只希望能够拥有随时探望孩子的权利和希望孩子常回家看看自己和妻子。

面对小梅的亲生父母,还有小梅多年来的回家梦,赵晋柳一家也无所适从。“这些年早已把小梅当成了家庭的重要成员,难以割舍,但小梅已经成年,我们尊重她的决定。”黄强说,由于两个家庭的矛盾让小梅感到害怕,如今小梅常待在学校,回家的次数也少了。

和谁在一起

小梅犯愁了

一边是血浓于水的亲生父母,一边是13年无私养育自己的养父母,何去何从,小梅陷入了两难困境。

“这么多年来,对于家,对于父母,梦里都是一样的。”小梅说,“小时候不知梦到过多少次回家,父亲牵着她和弟弟的手,走亲戚,我们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但梦终究还是会醒,家乡的记忆正渐渐淡去,记忆中的父亲,也只剩一个朦胧的影子,没有面孔,也没有声音。”

谈起再次见到生父的情景,小梅说,她也想回家看看,但是陌生的环境让她感到害怕。

“我和奶奶在白马井生活了13年,奶奶的精心养育让我无法割舍,我早已把幼儿园当成了自己的家。”小梅说,她更希望和赵奶奶一起生活,和陪伴她一起长大的小伙伴玩耍。不过,她也会抽时间回家探望亲生父母。

由于两边的父母因为孩子发生冲突,矛盾加深,对此,儋州警方表示,将进一步协调双方妥善处理此事。

2017年7月27日南国都市报3版的报道。

事件回顾

赵奶奶和她的“孙女”

2005年的一天,一个身材不高、体形微胖、皮肤黝黑的男子把3岁的小梅送到了位于儋州白马井的小太阳幼儿园,该男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从此,幼儿园园长赵晋柳就担负起养育小梅的责任。由于小梅来历不明,无法上户籍,怕耽误小梅的学业,2017年7月,赵晋柳向《南国都市报》求助,经过多番努力,小梅终于成功办理了户口,继续读书。这些年的朝夕相处,小梅已经把赵奶奶当成了她生命中唯一的亲人,赵奶奶也把小梅当成自己的心头肉,就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精心养育。

相关报道》》》

儋州一幼儿园园长收养两女孩无怨无悔将她们养大成人

赵晋柳收养的小梅。

赵晋柳(左)和收养的小竹。

[责任编辑:孙器昂]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海南凤鸣旗袍文化工作室招募新成员!

商旅

海南那些事儿微信号
凤凰海南重要直播专题展示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