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字号”传承人黄照安 牛角椰壳竹子奏出美妙黎乐


来源:南国都市报

木头掏空制成大鼓、椰壳晒干奏出旋律、牛角敲打飞出音符……当刀耕火种时期的黎寨先民为驱逐鸟兽就地取材创造出竹木器乐时,大概不会想到一首首或深沉或清亮的乐曲会从偏远黎寨的山水间

黄照安演奏牛角胡。

木头掏空制成大鼓、椰壳晒干奏出旋律、牛角敲打飞出音符……当刀耕火种时期的黎寨先民为驱逐鸟兽就地取材创造出竹木器乐时,大概不会想到一首首或深沉或清亮的乐曲会从偏远黎寨的山水间飘出,转眼便在琼州大地的上空回荡了数千年。 59岁的黄照安也不会想到,当刚刚记事的他听见爷爷吹响黑乎乎的水牛角时,这辈子便注定了要为黎族器乐而活。

四处奔波收集乐器民歌、自费下乡组建八音演奏队、改良发明传统乐器,这名来自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黎族汉子几十年如一日地挖掘、整理、保护、传承着一个民族的传统器乐,只因谨记着一句黎族俗语:歌声不停,笛音不止。如今,在得知自己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成为黎族竹木器乐项目的“国字号”传承人后,黄照安则期待着能奏响更蓬勃的黎乐交响曲。

□南国都市报记者李梦瑶文/图

黄照安弹奏榔棹柃。

1

耳濡目染

爷爷的牛角号声中

酝酿出音乐梦

没有人能探究得清这些竹木乐器具体产生于什么年代,可出生于保亭什玲镇什磨村的黄照安却记得,他从小就是在这些器乐的悠扬声中长大。每逢月明的夜晚,村里的老人聚在村头的大榕树下,或是从怀里摸出一个口弓吹上一曲,或是带上令东挑拨弹奏,孩童们常常拥在一旁听得入神。

让黄照安颇为骄傲的是,爷爷当时是附近几个村里最为有名的号手,黑乎乎的水牛角总能被他吹奏得绵长嘹亮。年幼时的黄照安,正是在爷爷的牛角号声中酝酿出自己的音乐梦。

更为深远的熏陶,则来自于身为乐师的父亲。每逢村里婚丧嫁娶,黄照安的父亲黄进标都要到场,牛角号、鼻箫、口弓、哩咧、哩喽、哔哒等乐器在他的指间或唇间上下翻腾,一曲曲或深沉或清亮的乐曲便会从这些稀奇古怪的物什中流淌出来。

“不仅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父亲还会制作乐器。”看着取材于大自然中的各种竹木、畜兽皮原料在父亲的捣腾下居然变成了能吹奏出美妙音乐的乐器,这让黄照安愈发对黎族竹木器乐产生了兴趣,他在年仅八九岁时便开始尝试自己做乐器。

黄照安演奏太阳牛角鼓。

2

翻山越岭一屋子淘来的黎族乐器是最大财富

高中时考上县里的歌舞团,随后前往广州学习音乐,黄照安原本以为自己能一直沿着音乐之路走到底,可歌舞团于1987年的突然解散却如同当头一棒,让他意识到这只是黎族传统音乐日渐式微的一个缩影。“村里已经很少有老人吹鼻箫了,口弓、灼吧等乐器也不常见了。”这一转变让黄照安变得惴惴不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促使他开始走上黎族竹木器乐搜集之路。

自此以后的每个周末或节假日,黄照安要么是在乡下采风,要么就是在去乡下淘“宝”的路上。不管山高路远,从保亭、五指山、陵水到琼中,哪儿有黎族同胞的聚居地,哪儿便有他的身影。“你瞧那个鹿皮鼓,是我有一次去黎村采风时发现的,传到主人手中时已是第六代,我想买可主人却坚决不同意。”无功而返的黄照安在家寝食难安,遂又多次登门求购,他对乐器的热爱和执着让鼓主深受感动,最终无偿赠与了他。

黄照安对竹木器乐究竟有多热爱?走进他家,你会发现除了生活必需用品外,目之所及几乎都堆满了一件件用竹木、牛角做出来的黎家乐器。“活了几十年没攒下什么钱,有点钱几乎都投进这些黎族竹木器乐里了。”在黄照安看来,他搜集的50多种黎族传统乐器,是自己最为宝贵的财富。

黄照安演奏椰呜。

3

精雕细琢创新改良让传统乐器媲美西洋乐器

黎族传统竹木器乐多取材自山林乡野,不加修饰的音色古朴而单调,却也存在着不少局限:只有四五个音阶,音域窄,音色低沉,音量小。正是由于这些局限性,让不少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看好黎族音乐与乐器。

黄照安却不这么认为,他开始尝试改良、创新传统乐器,他将目光第一个对准了鼻箫。经过反复琢磨,他将原有的三个音孔增加到六个,他发现六孔鼻萧的音色听起来竟完全可以与西洋乐器的长笛媲美。

多年的演奏实践,不仅为黄照安带来了创新乐器的大量灵感,更积淀了不少珍贵的制作经验。

“你看这个用来制作独木鼓的大圆木,我雇了8个年轻人花了29天才从山上运下来,为了晾干水分放到现在已经整整15年了,直到最近才可以开始制作乐器,而那又将是一段漫长而枯燥的过程。”黄照安坦言,一把乐器从选料、拼接、放样到最后完成,一般要经历几十道工序,每道工序都需要耐心地反复调整、打磨。精益求精的态度,也让黄照安成了远近闻名的匠人。“很多歌舞团、民间歌手都特地跑来找我订做乐器,甚至还吸引了来自日本、美国的外国友人。”黄照安说。

4

自掏腰包组织乐队培训,传承队伍日渐庞大

“乐器摆在家中都是死物,只有让它们登上舞台,才能活起来。”在黄照安看来,将黎族传统乐器从民间挖掘出来的目的,正是为了让它们重新回到民间。1999年,黄照安在保亭响水镇组织了一个26人的演出队伍,自己掏钱买米买菜,免费组织村民学习演奏黎族乐器。

2008年5月,他培训了一支黎族器乐演奏队走进呀诺达景区,引起轰动,人气颇高的这一节目也保留至今。

黄照安还成立了自己的黎族竹木器乐传习所,为全县各乡镇黎族竹木器乐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固定的教受场所。“现在收了100多个徒弟,最小的23岁,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

虽然如今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学习黎族乐器的队伍中来,可黄照安依旧有几个小小的心愿没有实现。“我想出版一本黎族竹木器乐的教材供孩子们学习,希望能将这些年收集积累的黎族乐器知识与资料整理成一本书,并录制一张收录黎族乐器演奏的专辑,这样好给后人留个资料。”黄照安说,他目前正打算找弟弟借几万块钱,自己再想办法筹措点,希望能尽快先将教材出版完成,好让这些黎族传统乐器继续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吴青桃]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旅

凤凰网海南频道招聘采编人员
凤凰海南重要直播专题展示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