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万宁返乡大学生卓齐辉探索自然农法,带动村民养蟹致富 拯救生态和记忆中的美味


来源:海南日报

5月6日傍晚6时许,万宁市东部沿海,天色依旧明亮,小海上空湛蓝如洗,周边星罗棋布的池塘,数百只鸟儿在其间欢快地飞舞、滑翔。“那是贼鸥,它们栖息在红树林里,喜欢偷食池塘里的鱼虾!&rdquo

万宁返乡大学生卓齐辉探索自然农法生态养殖和乐蟹。本报记者李佳飞摄

 

5月6日傍晚6时许,万宁市东部沿海,天色依旧明亮,小海上空湛蓝如洗,周边星罗棋布的池塘,数百只鸟儿在其间欢快地飞舞、滑翔。

“那是贼鸥,它们栖息在红树林里,喜欢偷食池塘里的鱼虾!”皮肤黝黑的卓齐辉行走在池塘边的沙土地上,他一边忙着清塘、放脚趾甲般大小的和乐蟹苗,一边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视频来分享在朋友圈。他身后的排水沟渠里,人工种植的红树已经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恢复湿地系统,与实现人工培育养殖,其实并不相冲突,相反,要出产好品质的和乐蟹,一定要保护好生态环境。”卓齐辉说,作为海南四大名菜之一,家乡的和乐蟹是许多人记忆中的美味,但由于种种原因,野生的和乐蟹已濒临灭绝,为此,他和小伙伴们6年前义无反顾放弃城市数十万元年薪的工作回到家乡,开始了保护和乐蟹的公益之旅,并由此踏上了创业的征途。

如今,这群热爱家乡的年轻人,不仅成功探索出和乐蟹的人工培育方法,带动当地农民养蟹致富,而且每年投入数百万元用于科研和环保公益事业,努力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起因:不可辜负的美景与美食

小海位于万宁市东部沿海区域,由太阳河、龙首河、龙尾河等八江淡水与海水交汇而成的内海,因其广阔无边,被当地人称之为小海(与大海相对应),是维系周边数万人生产与生计的“聚宝盆”。除了和乐蟹,后安鲻鱼、港北对虾等,也是小海给予人类慷慨的馈赠。

1987年,卓齐辉就出生于小海边上的万城镇乌场村。“儿时记忆中,小海有丰富的海鲜出产,和乐蟹更是难忘的美味。”卓齐辉说,在过去远洋捕捞尚不发达的年代,小海每年出产1000吨以上的渔产,基本上养活了半数的万宁人。

然而,待到他读大学的时候,由于太阳河改道、周边虾塘泛滥等原因导致小海水质退化,加上人为过度捕捞,和乐蟹“一蟹难求”的境况已见诸报端。为此,他深感痛心,于是找到同在北京读书的高中同学罗孝俊等商议,决定为家乡、为和乐蟹做点什么。

2009年,卓齐辉、罗孝俊、辜迅翔、伍腾龙和符喜来5名大学生一起回到万宁,开始就小海的生态环境及和乐蟹的种群境况展开了为期近3个月的集中调研。

没想到,调研结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悲观。“结果显示,85个诱捕点仅捕获1只野生和乐蟹,说明种群稀少,已濒临灭绝!”卓齐辉说。此后,他们便成立了和乐蟹保育中心,最初的想法就是一定要让和乐蟹这一物种保存下来。

创业:爱它,就为它定制一片池塘

在漫长的培育实践中,卓齐辉和他的队友发现,野生和乐蟹的生存,与其原生栖息地小海的生态变迁息息相关。于是,他们决定选取小海周边的两个池塘进行改造,模拟野生和乐蟹生存环境,并以此逐步改善小海水质。

那是2012年,当时5人已经毕业,卓齐辉还在国外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所以,当他决定辞职回乡“养螃蟹”的时候,家里人都十分不理解,村民也议论纷纷。但他没有退却,坚持要把这件事做下去。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原本只想做和乐蟹保护公益的卓齐辉发现,没有大量资金的支持,公益根本没法维持。在缺乏外界支持的情况下他们决定养殖商品蟹。2013年3月,他们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虽已涉足商业,但是卓齐辉心里明白,农业和其他产业不一样,受生物的生长繁育规律和自然条件的制约,具有强烈的季节性和地域性,生产周期较长,一时半会是见不到成效的,所以,需要他们沉下心去做。

他们坚持不施加人工药物,他们的饲养方式是培育池塘里整个生物链的结构。“我们就是相当于池塘的生态结构策划者,我们放多少鱼、多少藻类、多少螃蟹,都在考虑池塘内能量的平衡,实现一个平衡生态的循环。这种养殖方式保护水质,使螃蟹不会生病,还能增量,质量很高。”卓齐辉介绍,现在他们养殖和乐蟹的池塘里,水质达到了二类水的标准,比小海中的水还要干净。

探索:推广自然农法保护生态

数年如一日,每天夜半,卓齐辉都习惯到池塘边逛逛,手电筒的光圈打在露水杂草上,一道一道,那是这片土地送给他的光环。

卓齐辉的手臂上有一道道新旧伤痕,那是他的螃蟹留给他的纪念。这群让他又爱又怜的小家伙们,会趁他不注意时,突然凶猛地袭击;但他在看到螃蟹脱壳成长时,依然会激动不已。

“于自然中生存,理应心存敬畏。我们希望以小海为例,探索生态敏感地区产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提倡环境友好型生产,给其他生态敏感地区的环境复育以启示。”卓齐辉说。

如今,他们有池塘约600亩,到每年下半年,周边村民也会跟着一起养蟹,辐射带动面积近3000亩。每当有农户讨教“取经”,他都能随手抓起碗口大的螃蟹指点,向蟹农们传授科学养殖方法。

他们提倡原始自然农法,禁止滥用药物,悉心培育红树,重造池塘生态环境;他们注意塘中螃蟹的密度,以免螃蟹之间“互相残杀”;他还在塘边拦上黑色塑料膜,以免潮汐、台风之际,螃蟹“离家出走”……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东南亚水产企业和研究机构以及志愿者的支持下,卓齐辉的公司还与海南大学共同成立了“和乐蟹产学研基地和实习基地”,为海南大学、海南师范大学、宁波大学等多个高校的师生提供实验科研环境。本报记者李佳飞通讯员卓琳植

[责任编辑:吴青桃]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十八金钗文化艺术团招募新成员!

商旅

海南那些事儿微信号
凤凰海南重要直播专题展示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