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原深圳副市长唐杰:“深圳超越香港”就是个伪命题


来源:凤凰网财经

自动播放

2017年12月2日-3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原深圳副市长唐杰在“2017年凤凰网财经峰会”上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

凤凰网财经讯(作者刁艳艳)2017年,中国提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并将湾区规划发展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而坊间多有分析称,粤港澳大湾区将会成为世界第一大湾区,比肩目前的纽约湾区。

2017年12月2日-3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凤凰网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原深圳副市长唐杰在“2017年凤凰网财经峰会”上接受凤凰网财经专访,并指出,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湾区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

“比如我们说纽约湾区有多大,因不同的概念有不同的算法,纽约湾区可以只算到纽约到新泽西,是个小的一个范围,大概有1500万人。如果从纽约东部海岸上起波士顿,中间到纽约,下边到费城,再往下到巴尔的摩,再往下到华盛顿,这样一个地区涵盖了5000多万人,世界上不会有一个地区可以超过它。”

当凤凰网财经问到“怎么看深圳已经超过香港”时,唐杰表示“比较深圳超越香港,我觉得这就是个伪命题,它没意义。”唐杰认为在一个城市群角度下去说一个城市是没有意义的。“深港就是有着广泛深刻内在联系的,统一的大都市联合统计城市区。港深就是一个城市,1840年以前,港深就是一个县,县就在深圳的南头,1840年香港被割出去了,现在香港回家了,我们还是可以划行政边界,但是经济是一体化的。”

中国哪个城市做的最好,对深圳具有借鉴意义?唐杰指出,上海已经很努力了,深圳要学习上海,要以上海的胸怀来带动周边,这是港深今后的任务,这也是广东未来的希望所在,能够推动城市之间打破行政界限,打破行政隶属,来推动全区域的经济发展,然后做好分工。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华南地区再一次改革开放的高潮

凤凰网财经:今天我们来聊一下深圳和粤港澳大湾区,大家对这两个话题非常感兴趣,而且您也是权威人士。您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它的亮点在哪里?

唐杰: 2013年底到2014年底,那时我在政府工作,深圳政府做年度工作报告的时候考虑到,深圳陆地面积2000平方公里,要在一个更大范围内规划,那么实际上就要和其他的城市协同合作,要跨行政区化来研究城市的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真正的意义就是打破中国传统的以单个城市论英雄,以单个城市比GDP的概念,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个层面。从世界角度看,每一个城市的范围都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地扩张。现在说纽约有多大,纽约市长管着纽约市750平方公里,800万人。但是我们一般说纽约多大?就是3千万人,有的说5千万人。那么真正我们说到纽约湾区的范围的时候他会说到5千万人,这就是打破行政阶级。

凤凰网财经:粤港澳大湾区看点在于它是打破城市边界,向着城市群方向发展。那您认为深圳能从中获得什么?它能给深圳带来哪些机会?

唐杰:严格的说,它不仅仅是对深圳有什么意义,它首先对香港有什么意义,然后对深圳有什么意义,然后对珠江三角洲有什么意义,然后对整个广东有什么意义。

其实最受益的应该是广东不是深圳。当打造这样一个城市群的时候,我们可以发现广东最落后的地区是哪?粤北、粤东、粤西。粤北是山区,考虑粤北山区生态保护的话,粤东、粤西作为沿海开放地区,它怎么能落后呢?假如这样一个湾区的建设,湾区就是大规模利用海港,粤东、粤西都有优良海港,所以粤东、粤西就能够发展,那么广东的经济发展格局会发展再造重组。现在广东85%的GDP集中在珠江三角洲,要疏散,要向粤东去,向粤西去。粤东、粤西就再也不会是落后地区。所以这样一个概念,大湾区的概念肯定不是深圳获什么益,是广东,是中国南方,是整个华南地区再一次改革开放的高潮。

我们现在可以想象,广东省40年来发展珠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占广东的面积三分之一多一点,现在还可以看到粤东、粤西是落后地区,未来沿海大开放是一个新格局。过去改革开放40年就是沿海开放,但是广东的沿海是落后的,广东的沿江是发达的。我们为什么说要利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开始广东新一轮改革开放,那么就是广东的沿海地区要通过湾区建设得到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是“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重大战略节点

凤凰网财经:粤港澳大湾区目前是世界第四大湾区,您认为它会成为世界第一大湾区吗?

唐杰: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概念,湾区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比如我们说纽约湾区有多大,因不同的概念它有不同的算法,纽约湾区可以只算到纽约到新泽西,是个小范围,大概是1500万人。假如我们要看纽约湾区,范围从纽约东部海岸上起波士顿,中间到纽约,下边到费城,再往下到巴尔的摩,再往下到华盛顿,这样一个地区涵盖了5000多万人,世界上不会有一个地区可以超过它。我们在可见的时候不会超过它。那么假如我们要想超过小的纽约湾区,到目前为止,粤港澳人口已远远超过,经济规模已经相当,但经济发展水平仍有巨大的差距。

当我们如何看待一个城市群的时候,那么你的视野有多宽就决定你和谁比,拿着整个粤港澳去和纽约市去比,你现在就超过它了。但是纽约可不是一个小纽约的概念,它是影响整个美国。如果在这样的一个比较,你是很难找到的。

凤凰网财经:还是需要时间的是吧?

唐杰:要很长时间,这样大家就可以想象,我刚才说的五个美国东北部的大都市,它的名称就在那儿,是给它下边涉及到有几个洲,美国的精华所在都在东北部。我觉得你提这个很好的问题不在于超过谁,在于你和谁去比较。其实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视野,就是做一个城市群建设要有一个比较。为什么我说这是广东新的改革开放,他实际上就要这样看待。它不是珠江三角洲这几个城市,它是整个华南地区。

我们现在设想从粤西可以进入西南地区。我们可以看到粤东可以和海西经济区相连,经过江西和华东经济区相连,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一个构造,在这样一个构造下才可以讨论是不是第一。其实我们在这个沿海下,从潮汕走到粤西茂名,海岸线有900公里,是个很小的范围。假如我们去和北部湾相连,去和福建相连,这才构成我们新一轮改革开放。

这样一个改革开放,其实要和习主席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相连。今后这样一个地区它一定要从什么角度来规划?不能够站在广东自个儿的一亩三分地来规划,它要代表中国走出去,它是一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战略节点,没有这样的视野就不会有粤港澳湾区的建设。我们现在把粤港澳湾区看作是深圳,看作是香港,正确的看法它应该是“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重大战略节点,要为这样一个一百年的目标来服务。

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战略,它不是某一个省,某一个市,它是国家。为什么习近平主席在香港讲这个问题,李克强总理在香港讲这个问题,实际上它首先是个香港的,那么支持香港在“一带一路”当中要发挥的作用,这是最重要的战略节点,我们需要考虑这样一个节点。当然我们现在想象我们和华东沿海相连,一直走到北部湾区的时候,这样巨大的一个湾区构造是个什么样的构造,我们才可能去想象我们和纽约湾区做比较,这是一个巨大的概念。在这样一个巨大的概念下我们可能就会超越东京湾区。

比较“深圳超越香港”就是个伪命题

凤凰网财经:您说到这个“一带一路”项目,就是目前和“一带一路”有关的在这个湾区方面能够落地的一些项目,您能不能具体说一下。

唐杰:“一带一路”是包括两个内容,一个是我们走出去,我们走出去在海上丝绸之路和沿线国家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和重大贸易合作,那么重大基础建设和重大贸易合作涉及到融资问题,涉及到我们和若干国家的经济、贸易、投资、合作,这样的合作要有节点支撑。这个节点支撑显然到目前为止应该是在粤港澳湾区作为一个重大节点,它需要一个巨大的经济实力支撑。

凤凰网财经:2010年以来深圳的年均GDP增长率接近10%,不过,由于旅游消费的下降等因素,香港过去7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却只有大约3%。有媒体解读称,香港已经落后于深圳了,您对这个是怎么看待的,是不是香港的经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而深圳就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唐杰:不是。我觉得这都是以行政边界化,我们现在说纽约,我们其实说到纽约是三个纽约,一个纽约是纽约市长的纽约,就是纽约的行政边界,第二个纽约是纽约经济统计的边界,包括三个城市,它实际上涵盖新泽西核心的经济命脉。第三个就是纽约更大范围的影响。

所以当我们去说一个城市的时候,它是没意义的,在一个城市群角度下他没意义,因为我们说的纽约都不知道是哪个纽约。深港就是一个有着广泛深刻内在联系的,统一的大都市联合统计城市区。港深有道理,因为港深它就是一个城市,1840年以前,港深就是一个县,县就在深圳的南头,1840年香港被割出去了,现在香港回家了,经济是一体化的,我们还是可以划行政边界,但是经济是一体化的。所以比较深圳超越香港,我觉得这就是个伪命题,它没意义。

凤凰网财经:那您认为,深圳以后会比肩世界上哪一个城市呢?

唐杰:我认为深港合作,以莞惠为腹地。如果包括有腹地这样一个概念,它直接对应的,现在可比的概念就是美国洛杉矶,它已经超越洛杉矶的规模。如果只论深圳来说,深圳比旧金山或西雅图大的多,都无法想象。在美国我们不可以比较一个城有多少人,西雅图有多少人,洛杉矶有多少人,旧金山有多少人,没多少人。你去了西雅图,市长说我只管60万人。但是作为一个大西雅图地区,500万人。旧金山其实也是这样,说到旧金山湾区的时候,它涵盖了大概有将近30个城市,中国人以为那就是旧金山市,然而并不是。

深港合起来应该以上海为目标

凤凰网财经:您对深圳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建议吗?

唐杰:深圳的发展需要一个更大的胸怀。我觉得深圳是从工业区走来的。我要说一个通俗的概念,深圳是蛇口和上步两个工业区东西对进,产生了这样一个城市,深圳要放弃工业区的思维,深圳要成为一个中心大都市,中心大都市就要辐射周边,带动周边,要发挥这样一个都市的功能。中国哪个都市做的最好?深圳要学习谁?深圳要学习上海。

目前做的比较好的是上海,深港合起来应该以上海为目标,学习上海带动整个华东地区的成长,这是目前中国在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也是未来最有活力的地区。而且这个地区的城市化持续了上千年,广东这样的城市化,持续了改革开放40年。它还很年轻,还很幼稚,还很短暂,而且它主要是少数趁势在划地为牢搞GDP。

上海已经很努力了,要跟上海学习,要以上海的胸怀来带动周边,我觉得这是港深今后的任务,这也是广东未来的希望所在,能够推动城市之间打破行政界限,打破行政隶属,来推动全域的经济发展,然后做好分工。我们有些城市是什么都想做,没有一件事不想做的,汽车发展的好我要搞汽车,钢铁发展的好我要搞钢铁,只要有前景我都要抢过来。

那你不想别人比你的条件可能更好,当你抢一个港口的时候,你说港口条件好,可能别人港口更好,你用行政资源抢过来,别人就没法发展。我认为,粤东粤西的港口条件非常好,但我们现在占全省的比例多少呢?很低很低,无非就是某些城市去抢港口。

雄安发展有三点重构国土格局等

凤凰网财经:习近平主席将雄安新区定位于“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战略高度,您怎么看雄安新区未来的发展?

唐杰:雄安发展就说三句话。第一,它是中国国土改造的一个重大方向。如果我们不改变国土规划国土,不重新勾划国土,那么在华北地区就两个城市冒起来,大树底下连草都不长,所以必须推动京津冀国土重构。第二,雄安的发展实际上承接着另外一个使命,大家可能没想过,春秋战国时候,没有北京,更没有天津,燕赵大地当时很发达,那是中华民族发祥地之一。但是有了北京,有了天津的崛起,燕赵大地产业水平变低,经济发展就落后,为什么?大量的资源被这两个城市吸走了。要恢复一个山清水秀的河北,就必须要打破现在北京和天津这种依靠城市规模不断集中资源的过程。所以这样一个过程下,雄安只是一个点,但是雄安代表了什么?代表了从古到今,从今天到未来的趋势,它要重构国土格局,打破到目前为止一家独大、一家半独大的格局。

其实这个东西我觉得不用看别的,看上海就行了,看上海周边,看上海周边有南京,有杭州,有宁波,有苏州,我们看在这片地域里只有一个天津,一个北京,这是个很落后的构造。所以在这个点上雄安作为一个方向,作为一个新都市区,作为一个国土规划,代表中国工业化初步完成,走向创新时代的城市发展。

为什么说是千年大计?我觉得,前看千年和向后看千年,中国都不能够容忍听任北京和天津不断地扩张,导致周边地区城市化的落后,城市化落后,其实我们在河北看到的,就老百姓最通俗的说,你把资源拿走了,那我就是创造污染给你,就这样一个过程。因为把大量产业能够转移出去,北京和天津才能走向更高端。

现在很多人说深圳制造业跑了,如果没有深圳制造业跑了,深圳能做创新吗?这个道理也是同样。因为你按照层次不同和创新水平不同,创新活动越少的越容易转移出去,那它就到了周边中小城市,这不就是集中做创新。如果一个城市什么都想要,这样的城市就做不了创新,它就落后了。大都市一定是要这样,不能一切资源都归你,最后有一天一定要停止。

凤凰网财经:今天谈了这么多城市和地区,上海、深圳,还有雄安,还有北京,假如说,您对一个大学毕业生提一些建议的话,您感觉哪儿比较适合?

唐杰:我觉得这是人的一个选择。优秀大学生分两类:第一类,这种优秀可以做不断地创新,我可以有很强的竞争力,然后我在创新性公司里一直做到很高层;另外一种优秀,很享受生活,很有文化。那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一种生活模式呢?生活模式是可以选择的,有些老师很愚蠢,觉得学生不能赚钱,这个学生没出息,这是错的。我们有很多生活方式,它不需要赚钱,但它很享受生活,它很有诗意的生活,它可以把孩子教育的很好,为什么非要去赚很多钱,很辛苦?假如是这样的话,很多城市,可以供很多有不同生活想法的人去生活。

凤凰网财经:如果是看前景的话,比较推荐哪个城市?

唐杰:假如你说我是个高度竞争型的,我有足够强的竞争能力,那你就去深圳。不是说我没这个能力,我鄙视这种生活,我希望能够享受青山绿水,那我可以去珠海,我享受慢生活,我去成都,我为什么非要是这样呢?中国人天天是“快快快”,恨不得再快,实际上生活不是这样的。

[责任编辑:吴青桃]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决策与市场 2017凤凰网财经峰会:对话原深圳市副市长唐杰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12/02/wf2_4746509_160626.jpg
吉吉哉棋牌  决战椰城
海南那些事儿微信号

商讯

第四届海口市大学生市场营销大赛火热开赛
凤凰海南名优企业产品网上博览会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